第266章 是嫌你儿子命长吗?(1 / 2)

加入书签

君无夜正斜卧在木榻上看书,瞧着凌云凡进门,眸光微微一亮,放下手中的竹简,缓缓起身。

凌云凡眼观鼻,鼻观心地走了进去,将手中托盘放在了木榻前边的茶几上。

“殿下,你该施针了!”

“恩。”君无夜应了一声。

知道君无夜免了她的试毒环节,凌云凡也不耽搁时间,直接将银针在酒精灯上消了毒,便起身要施针。却在看到君无夜的时候狠狠愣住,蹙起了眉头。

君无夜仰头望着凌云凡,“有什么不妥吗?”

凌云凡干干地咳嗽了两声,“那个……殿下不用褪衣服的,这一次施针只在胸.前的五个穴位,不在背部,所以你将衣衫解开便可。”

“恩!”

君无夜应了一声,便将褪到了腰间的衣衫又重新穿了起来,将衣衫的两端领子往两侧拽了拽。

凌云凡上前半跪在了君无夜的身前,用指头测量距离,指尖拿捏准了穴位的位置,方将手中第一根银针刺了下去。然后拿起了第二根银针。

轻柔指尖的接触,犹如被什么细细地挠着,从胸|前到脊背一阵细细碎碎的麻木,然后……貌似还有点撩拨到了他的心坎上。

君无夜身前标准的八块麦色肌肉其中又三块微微动了动,扬起了下颚。

这一细微的变化细心如凌云凡,自是观察得到,手下微微怔了怔,便毫不迟疑地刺下了第二根银针。紧接着,拿起第三根银针。

“殿下!”凌云凡仰头,微微开口。

君无夜梗着脖子也不知在想什么,似乎没听到。

“天王殿下!”凌云凡又唤了一声。

君无夜猛然回头,便对上凌云凡一双黝黑明亮,清澈又如泉涌一般的眸子,眸光有些错愕,声音也是沉沉沙哑的。

“恩?”

“殿下,麻烦将你的衣服再拽开一些,这根银针要刺在你的渊腋穴上!”

“哦,恩!”

君无夜连忙将左手边的衣服拽开了一些,凌云凡刺下第三根银针。接着,拿起第四根。

君无夜微微垂眸,瞧着她晶莹白皙的面颊,犹如蝶翼一般修长又宽敞的睫毛,高挺的琼鼻,樱红莹润的嘴唇……一路往下,犹如琵琶一般棱角深凹有致的锁骨……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眸之中不由得又燃烧起一股熊熊火焰来。连忙将高傲的头颅又梗到了一边,再不敢看她一眼。

但仍是抵不住鼻间传来的,属于她的淡淡芬芳芳香和她指尖细润的撩拨触碰,喉咙狠狠地吞咽了一下。

凌云凡刺下第五根银针,紧接着便拿起了第六根。

那根犹如灵蛇一般轻巧的指尖再次探来,犹如火燎一般再抵到他的肌肤。君无夜再也控制不住,伸出手便要去拽凌云凡的手腕,却不想,她已经将最后一根银针刺在了相应的穴位上,敏捷起身,一脸戒备地望着他。

“殿下,这次施针只用五根银针。你歇息片刻不要乱动,一刻钟之后我便进来取。”

说着,便往门外走。

走到门口又道,“今日程序繁琐,需要您在这里呆上十二个时辰,每隔两个时辰我便会进来给你施一次针,每一次施针的位置都不同。关系重大,容不得半点疏忽,还请殿下竭尽全力配合,有些不该有的杂念还是尽量克制一下才好。如果实在忍不住,臣女倒是可以给殿下找个陪侍的丫头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