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这就是绝杀(2 / 2)

加入书签

“好歹毒的心思!!!”

“就说你心术不正,没想到你竟藏着这等心思!”

“想砍我家大师兄的手臂,先问问我手中的剑答不答应!”

“哼,这哪里是和我们圣澜家过不去,这简直就是有意挑衅!”

“既然云公子一心和我们圣澜家过不去,就休怪我等不客气了!”

……

圣澜家的弟子顿时奓毛,一个个跟斗鸡似得全都跳了出来。

但他们所说之言,凌云凡却恍若未闻。

她依旧瞧着圣澜云狂的脸,眸光已然淡然。平静间带着一抹闲情雅致,好似欣赏着自己不怎么喜欢的风景。

“怎么?方才才说,这天下间我要什么,你都寻回来给我,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便舍不得了?”

圣澜云狂愣了一下,脸上为难的神情更甚,“不是,云凡,你听我说……”

圣澜云狂后边的话还没有说完,凌云凡便骤然转身,跃身而起,回到了五楼,神情明显比方才凛冽了许多,“今日这彼岸镯我凌云凡瞧上了,圣澜云狂,你既然不给,我便用自己的方式去取。”

众人正琢磨着凌云凡所说的“方式”是什么,便听她的声音响彻整个云台楼,再次传来,“天下之人,无论谁,只要能帮我取得那镯子,我便赏金万两,我御龙山庄白云镇灵石终身免费供应予他。”

黄金一万两,而且还可以终身免费享受御龙山庄白云镇灵石?

这可是个不小的诱惑!

现场顿时一片沸腾,议论纷纷之中,不少人隐隐嗅到了这背后更深层次的深意。

既然能够终身享受御龙山庄白云镇灵石,是不是意味着,顺带能享受到御龙山庄的照拂?

背靠大树好乘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汲汲营营想尽了办法想依附御龙山庄做靠山,都不能如愿。不想,今日竟又来了这样一个机会。

可这圣澜家……也不是好惹的啊!

这不,立刻便有人提意见了,“云公子好盘算,让天下人帮你拿镯子,你一人享受渔翁之利。却不想,这圣澜大公子武功高强,在场少有人是他的对手。再说……即便顺利拿到镯子,日后也是与圣澜家为敌,这份后果,可不是谁都能承担得起的。”

凌云凡的眸光依旧寒冽,扬声道,“圣澜云狂受伤了!”

在魔域禁地封印之中受的伤,哪儿有那么容易痊愈?

接着又补充道,“谁若帮我拿到镯子,便是我云凡的朋友,与他为敌,便是与我云凡、与御龙山庄为敌。”

她的话音落,现场一片寂静。

玉龙曜峰和玉龙山庄的人始终不发一言,便是默认了凌云凡所言。

果然,讨好了眼前这位少年,便是攀上了御龙山庄,如此大好的机会,怎容它错过?

霎时,便有不少人跳了出来,纷纷落在了一楼的主持台上,将圣澜云狂围在了中间,各个手持长剑。

“圣澜大公子,今日是御龙山庄的拍卖会,原本以和为贵,但方才云公子所言你也应该听到了。留下彼岸镯,保你安然无虞。”

“对,交出彼岸镯!”

“是圣澜大公子你自己动手,还是我等亲自动手?”

交出彼岸镯便是让圣澜云狂交出自己的左臂。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天下人与之为敌!!

当日镇南王围攻凌云府、玄真大会与众人为敌,她所承受的轻蔑、嘲讽、逼迫和谩骂,与此刻圣澜云狂所承受的,不过泰山与鸿毛之比,但也要让他尝尝是何滋味。

想着,凌云凡便强压下心头的所有情绪,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轻呡着。不想,对面忽然传来圣澜家弟子的声音,“玉龙老家主,这么多人大闹云台楼,难道你就不出面管管吗?御龙山庄和云台楼的规矩呢?难道是单单为我圣澜家立的吗?”

圣澜剑雄便是因为屡次在云台楼动手,所以被玉龙曜峰请出了拍卖场。如今无颜面继续留在御龙山庄,已经提前回了天圣。

眼下这些人动静如此之大,无论如何都是要按照云台楼的规矩处置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医凰后:盖世小王妃》,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