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这就是绝杀(1 / 2)

加入书签

“大师兄,既然云公子如此盛情,我们也不好拒绝,你便摘下来让他试试。”有圣澜家弟子阴阳怪气道。

“有些人就是不见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知道什么是疼。”

“人家非要削尖了脑袋打自己的脸,你又能如何?”

“哈哈哈……”

现场各种声音此起彼伏,尤其圣澜家弟子得意的声音更甚。

圣澜云狂瞧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彼岸镯,抬头,朝着凌云凡所在的位置瞧去,目光复杂。

四周众人说了什么,其实极少能入他的心,此时此刻,他最在意的,是凌云凡说了什么。

她说:我便是故意挑衅你家圣澜大师兄了,那又如何?

我便是仗了,那又如何?

渐渐地,他的嘴角杨开了一朵欣慰的笑花。

不知从何时起,他们之间再无和颜悦色可言。她见他,总是如同见到豺狼虎豹,恨不得立即趋之、杀之。

难得他和她同时看上一件东西,若是她想要,给她又有何妨?

想着,他的右手便落在左手手腕的彼岸镯上,想将其摘下来。却不想,无论如何都摘不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圣澜云狂瞧了一眼一旁的玉龙曜峰。

玉龙曜峰似乎疑惑着什么,撞到圣澜云狂投来的目光,才恍然回神。

“圣澜大公子,这镯子一旦戴上,便是摘不下来的,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镯子的主人身死。”

什么?

转而圣澜云狂的目光又落在凌云凡的身上,一脸的歉疚。

“哈哈哈,摘不下来了?某些人,这可不是我家大师兄不给你这个面子,是你确实没这个机会了!”

“噗,送脸都没机会,好像很惨的样子。”

“什么叫做绝杀,这就是绝杀!”

……

明显的挑衅!!

在圣澜家弟子一声比一声高的得意嘲讽之中,凌云凡的目光越来越寒,四周的气息冰冷凛冽,压迫得吓人。就连童天意也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想说什么,但抬头瞧见凌云凡的脸,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圣澜云狂站在一楼的主持台上,朝着凌云凡所在的方向走了两步,忽然用传音入密,唯有凌云凡一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道,“云凡,我知你也中意这只镯子,但天意使然,如今我也是没有办法。你若真心喜欢,回头我送你个更好的。天下至宝,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设法寻来送你。”

他说完,便一脸期待的等着凌云凡的回应。

凌云凡静默着,无声。

半晌之后,她忽然起身,跃身而起,飘然落在了圣澜云狂的对面。

“无论我想要什么,你当真都能寻来送予我?”

圣澜云狂微愣了一下,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凌云凡瞧,“当真!”

凌云凡垂睑,落在圣澜云狂左手手腕的彼岸镯上,“我只要这只镯子。”

圣澜云狂有些为难道,“但这镯子是认主的,戴上便摘不下来了。”

“将你的手臂砍断不就能摘下来了?”

什么???

在场之人顿时一阵唏嘘。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