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关键(1 / 2)

加入书签

众人一番讨论,江予月听完之后,将所有的意见归纳了一番,这才对贺潮风道。

“殿下,臣妾有种直觉,这地牢中关押的异族人绝对不简单,记得殿下以前跟臣妾说过,每到进京述职之时,这南疆的山坡族就会有异动?”

贺潮风点了点头,他寒声道:“这山坡族就是李漆匠要的蛊,在李漆匠的兵锋下,他们不得不随着李漆匠而动,否则,就是亡种灭族。”

江予月若有所思的点头,接过贺潮风的话茬道:“此前我也这般认为,但后来有件事却改变了我的看法,这山坡族是李漆匠养的蛊,但这只蛊一定有不为人知的把柄落在李漆匠手中。

“呃,你是说?”

江予月点了点头,又道:“殿下猜得没错,臣妾认为地牢中的异族人可能就是关键。”

贺潮风摸了摸自己的鼻梁,思忖了一番这才道:“李漆匠这人看上去蛮狠而刚愎自用,但他实则是个心细如发的毒辣小人,他的伪装成功的骗过了父皇、皇后,甚至还有本宫的皇长兄,若非如此,他如何能将南疆紧握在手里这么多年,并成了大吴的心腹之患。”

贺北插嘴道:“要属下看啊,想那么多没用,不如直接将地牢中的人都救出来,回头一问不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贺潮风冷眼看了贺北一眼,贺北心中一阵发憷,似乎又说错话了……

“看不出来,你还有点用处。”贺潮风朝贺北努了努嘴,江予月听着这主仆二人绊嘴,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贺北说的没错,与其在这猜测,不如想办法将人给救出来,届时一问便一清二楚。”

难得听到江予月的夸赞,贺北不由自主的挠头。

顿了顿,江予月又道:“这人是要救,可该怎么救就需要好好合计一下,否则不但救不出人反而打草惊蛇。”

贺潮风也陷入了苦思,若是自己本部能调来南疆,这李漆匠又有何惧,眼下这般,他还真有一股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憋屈。

江予月突然说道:“城北。”

贺潮风有些不解,疑惑道:“城北?”

江予月点头。

这城北之人,皆是能人异士,且都对李漆匠或多或少有些敌意,他们都是李漆匠来南疆以后带来的兵,前太子来了一趟后,他们便成了活着的死人……

哪怕是残了,他们依旧心有不甘,他们为国而战,最终却落得如此安排。

起初,他们恨的是吴国,多年下来之后,他们发现这是李漆匠一手所为,于是,仇恨暗生。

江予月将城北的事情跟贺潮风简单的说了说后,贺潮风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如果用的好的话,自己在余坤城中多出了一支奇兵。

可是……李漆匠那只老狐狸会不知道?

贺潮风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江予月闻言蹙眉,这的确是个问题,自己想的太过简单了些。

看来,得想办法寻回夏园才行。

……

南疆的天气还真是多变。这日,天气低沉,仿佛踏马而来的军队,黑压压的的一片让人心生惧意。

应着天气的原因,夫妻二人难得有了机会好好在一起半日。

“黑云压城城欲摧。这南疆的天气又变了。”

贺潮风将桌上刚沏好的茶小心的放到了江予月手里,眼里时掩饰不住的宠溺。

“书上评价道:‘天无三日晴,人无三分银。’不是没有道理。”

江予月虽然看不见,但是更加敏锐的五官还是察觉到了今日的不同,直破到人心的压抑的感还有扑面而来是水汽,可以遇见这将是一场大雨。

“如今南疆干旱多日,这雨倒也来得及时。”

“是啊,希望这是一场祥雨。”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女生耽美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