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信仰只是笑话(1 / 2)

加入书签

如果换了别人,这些飞快的家伙跳过来的时候甚至都看不清楚它们的踪迹,但目及却在一只一只的瞄准,只对致命而柔软的部位下手。

“我们……掩护她吧?”欧成呆呆地看着宛若在空中跳舞的目及的修长身影,用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徐舟。

“也只能掩护了,这种近战我们过去怕是直接被分尸的节奏。”徐舟先一步后退,回到屋顶,去摸枪械。

战斗还在持续,教堂这边,梅欣亭已经带领护卫队退回这个地方。

她回过头,示意大家把已经精神错乱的镇民们放下,查看他们的伤势。

林若恭组织自己的行族护卫队,在一旁点数。

镇民们从刚才召唤出河底的双律者之后,再次死伤过半,现在剩下的,只有不到四十人了。

尽管人数很少,但把这么多人从战场里撤出来,也是费了不少力气,他们没有车,只能用肩抗手拉脚踹,就这样,才把这些家伙从虎口之中拯救下来。

镇长也在被救助者之列,他双眼迷茫,看样子真的被马博兰斯教这个奇怪的教派洗脑得很深,他是镇长,自然是中毒最深的那一个。

其他人已经没有力气在跑了,大家都一脸沮丧地坐在教堂的地面上,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有的甚至神使鬼差地伸手,去把自己原本不大的伤口撕开。

“这些人,精神已经被严重污染了,即便救下来,请最好的心理医生,都不一定能把他们从洗脑中拉出来。”鳗族二期组长铃音站在台阶上分析。

镇长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语言,并连滚带爬地朝着教堂门口而去,想要再次回到那个地狱般的战场,而外面,轻型加特林的声音还在不断响起。

梅欣亭几步跨到镇长面前,低头冷眼看着这个身上脏兮兮的老头。

镇长浑浊的灰色眼珠抬头看着她,突然里面冒出一丝怒火,他站起来,伸手想要抓梅欣亭的领子,口中同时喊道:“你们这些异教徒!”

梅欣亭一条腿抬到头顶,用力劈下,动作十分利落地把这个男人击倒,她不可能让他碰到自己,甚至都不屑于用手去阻止他。

“欣亭,你要注意力度的轻重。”铃音站在她身后,语气没有什么波动地说。

梅欣亭转身,轻轻低头:“对不起。”

她的个子比长自己几岁的铃音还要高,而且能力不比她差,但护卫队里,前辈就是前辈,后辈在前辈面前,永远只能低姿态,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规矩。

铃音几步走到镇长面前,这个澳洲老头体格很大,虽然年纪大了,可还是像一头熊一样强悍,以至于梅欣亭的下劈都没能让他失去意识。

镇长此刻,虽然已经站不起来,但嘴里还在念念有词,他仍然在为自己坚持了这么久的信仰去辩解,但这个信仰只是一个笑话。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