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暗枪(1 / 2)

加入书签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洛科给常安宁打电话,对方一个男人把电话接了,说:“常安宁去洗澡了。”

自己得爆炸成什么样。

不过这样一来,也说明常安宁确实是对自己很挂心,她不是圣人,只是个高中女生,洛科和其他女生接触,还是会让她不安。

于是她顾不及整理行装,订了机票,自己一个人跑到人生地不熟的澳洲,沿途靠问路和谷歌地图,才找到这个世外的学校。

得知洛科和其他女生跳舞,对方还是万里挑一的时候,常安宁女孩心思再次作祟,她心一横,直接挑了一身无袖又性感的黑色衣裙,来和这个万里挑一一决胜负。

当然,洛科最后也只会牵起她的手,乘腾蛇离开,这一点她从来没有怀疑过。

洛科无法想象,她一个十七岁的小女生,在广袤的澳洲,哪里都不认识,是怎么找到这个在地图上没有标识的族学的。

虽然澳洲也说英语,但在问路的时候,对方如果说的是某种已经变形了的俚语,常安宁一样会理解困难。

一路更是危机四伏,长毛粗犷的司机;半年见不到女人的农场主——那些农场主的胳膊比她腿的两倍还要粗;以及那些好斗的,活跃在草原上的袋鼠。她再怎么聪明,也只不过是个柔弱需要保护的女孩而已。

就这样一个人长途跋涉,最后居然还能优雅地出现在舞会上,聚光灯的阴影都无法掩盖她所散发出的光芒,即便带了面罩,依然会有男生成群结队地向她搭讪。

最后她站在洛科面前一曲舞罢,灵活妖娆,清香扑鼻,用一分钟便再次摄走了他的魂。

她从来都是那个站在高点的女神,只是现在有了挂在心上的东西,她很喜欢他,所以一旦要失去,就一定会放弃一切冲过来把他找回。

好在常安宁不是无理取闹的类型,明白一切的原委之后,她也不会去深究洛科什么。

时间仿佛再次回到那天在常安宁家后院的时候,他们乘坐着羽仙,羽翼缓慢挥舞,他们飞过了族学上空。

常安宁自然地搂住洛科的腰,把脸颊轻轻贴在上面。

这时洛科心里泛起一种感觉,那就是,他们两个人在依偎着共渡大海。

族学,舞会,所有艳丽的公主,都只是背景而已,只有他们是始终在一起的两人,将所有风景一一经过。

羽仙飞起很高,这次不必再担心怕被谁发现了,只管尽情的飞就可以。

常安宁脸上露出自然的笑容,这次比上次的飞行要刺激地多,飞在高空,接近云,接近草原最甘冽的风。

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一场空前浩劫正处于酝酿阶段。

这时候,洛科的炽子感应突然出现了波动,羽仙突然身子一斜,身体变得十分虚弱,喘不过来气。

洛科也发现了它的异常,赶快问:“羽仙,你是怎么了?”

羽仙喘着粗气,羽翼的挥舞变得不再那么从容。

它被攻击了。

它的鳞片下渗出血液,那里有一个弹孔。

多那腾蛇的鳞片十分坚硬,能伤到它的,绝不是普通的猎枪,子弹向空中飞,会被重力抵消掉部分动能,何况羽仙的位置还很高。

那起码是一把高精狙。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