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封锁与暴动(1 / 2)

加入书签

“你的意思是袭击联邦大道桥和袭击族学的,是同一批人?”

“我没有办法不这样想,一切都太巧,而且顺利成章。”常安宁说,“这也许是一次危机国家的重大事变,我们只是混乱中的一环。敌人势力很大,就如你们说过的,他们甚至已经控制了国防防空系统。”

目及有些吃惊,这些话她是和孟德尔说过,可这个话题可不应该是一个小姑娘感兴趣的。结果她不仅听了,还有了自己的思考。

“我们这里作为整个澳洲唯一的国外组织,也成了敌人的心头之患,对方肯定会担心,我们会不会对这件事加以干涉。为了排除这个不稳定因素,对方才进攻了我们。”常安宁继续说。

目及听的胆战心惊。常安宁的话提醒了她。她说的不错,完全正确,如果对方不来进攻族学,得知堪培拉遭受微元族人袭击的族学一定不会坐视不管,他们会派人去干涉,稳定情况。

之前族学就曾经这样干涉过澳洲的内政,派出族学的护卫队和旁听小组,去帮忙镇压一支起义军。那次对方的势力不大,很快就压下去了,却在澳洲人心里,留下了一个族学会帮他们忙的印象。

所以这次的敌人才会首先选择进攻族学。

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女孩,即便不知道族学的往事,仅凭一段新闻,就能推理出敌人的总动机,这让目及有些吃惊。

她很聪明,会站在高点看问题,看清大局,心里清楚如同明镜。

这也让目及的担心更多了一重,如果这次不是单纯针对族学的进攻,那战斗形式会变得更加复杂难以琢磨,对方这些双律者军队也绝对不是他们的全部兵力,他们要比族学看到的,要强大很多。

“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目及转身问孟德尔。

“所有人都躲进了八大馆之内,外面的一半被直接放弃了。”

“有没有伤亡?”

“我们唯一接到的求救电话就是你们几个了,其他人要么就是全都死光了,要么就是没有人受伤。”

目及眼睛稍微垂下去,松了口气,如果因为自己一时的失误造成了族学人员的伤亡,那真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自己。

洛科心跳很平稳,但没有醒来的意思,常安宁轻轻坐回他身边,低头看着他。

通过窗户,他们可以隐约看到外面翻滚着的双律者。目及站起身,朝族学教务部走去。

那里是他们的会议地点。

出门前,目及像是想到了什么,回头问常安宁:“同学,你愿意一起来参加族学的会议吗?我想你也许会有一些我们想不到的意见。”

目及这个人还是很理性的,她没有那么多诸如妒忌的多余情感,谁有能力帮的上她,她就会放下身段去恳求,尽管对方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常安宁轻轻摇摇头,说:“我打算在这里陪着洛科。”

孟德尔跳出来:“小姑娘,难得师祖这么欣赏你,你就去嘛,族学教务部的会议可不是人人都有机会见到的,也算见见世面,这个男生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有这么多医者和我这个专业医生看着,不会有事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