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下厨(1 / 2)

加入书签

四人小队穿过几近二十米高的隧道,朝里面走。

酒店里还有电。

这是洛科万没有想到的。

似乎这里面的电力都是酒店自己的发电机驱动,人虽然散光了,发电机还在坚守岗位。

大厅里亮着灯。

十根巨柱五五排列支撑着宽阔的大厅,以往还有几个人走动,现在只显得空旷。

墙壁上每隔五六步会有一副画,最近的是达维特的《拿破仑穿越阿尔卑斯山》。年轻的拿破仑英姿勃发,衣袍飘在空中,胯下的烈马飞起两只前蹄,向着前方永无休止的征服。

再有诸如约翰·埃·密莱的《盲女》,盲女膝上的手风琴是她表达自己最直接的方式,眼睛明亮的妹妹在她身旁眺望远方,那里有两道彩虹。

虽然都是仿品,可每一幅都仿制精细,也都是在世界上享有盛名的作品。

大厅里始终保持着干净,地砖黑白交替,像一幅巨大的国际象棋棋盘,而建造在其上的十根柱子也被分成黑白两个阵营,仿佛在对弈。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里已经没有吃的了。

餐厅里冷碗冷筷,厨师当然已经离开,没有人会在这种情况下制作料理。

“大家稍等一下,我可以下厨。”常安宁温柔地笑着,走向后厨。

“我来帮忙。”洛科也跟了过去。

这与对方是常安宁无关,除了老妈之外,洛科从来不会干等在餐桌前等别人的招待。这也是在和老爹在法国那些年积攒下来的习惯。

常安宁动作很轻快,半袖的校服她一直穿在身上,也很利落。

她在煎锅和冷藏柜之间来回走动,偶尔的转身会像跳舞一样让及膝裙转动起来。

常安宁太美了,每个动作都是美的。

在洛科的炽子感应里,常安宁手边的锅子下散发着悠悠的微波,那些粒子在空气中轻柔地武动,行成一朵花开的形状,同时也打乱周围的粒子,整个空间变得犹如春雨降世。

当视觉与炽子感应重合,常安宁就成了春雨中的舞者,撩动裙摆,每一下都拨弄着洛科的心。

洛科心里痒痒的,在板上用一把刀切着洋葱。

刀刃划过紫色的洋葱外表,横着将它切成一个个半月形,再转过方向,切丁。

锅里煮着红烩。

这里的食材已经没有人看管了,他们可以随便选用,挑最优秀的部分。

常安宁手里,正将神户牛肉放在煎锅上慢煎,牛排的口感百分之九十都取决于肉质,这种肉即使煎到十成熟也不会老,是种珍贵的宝贝。

洛科陆续将切好后的洋葱和土豆送到常安宁手边,换来一句温柔的“谢谢”。他抿着嘴轻轻提起嘴角,点了点头。和常安宁在一起待着,简直都要把他整个人都升华了。那种泉水般的气质,十分深入人心。

谭祖生大概就是泔水般的气质了。

洛科回过身去。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他可以帮忙的了,于是他轻轻倚在黑色大理石制成的桌面上,双手在身后支撑着,默默看着常安宁忙碌的背影。

不得不说她现在也灰头土脸的了。那是昨晚她夜里跑出来在Orinoco商店乱翻沾上的碳质。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