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偷换主旨(2 / 2)

加入书签

广场上,上百人的呼吸几乎全部屏住,静地可以听到身边人的心跳。

响扬了下眉。

洛科没有犹豫,直接把那幅画拿了过来。

画面上,是梵高的自画像,鲜艳的线条,大胆的配色,不写实,也不突出意向,却给人最大程度的视觉冲击。

《割耳朵后的自画像》。

度假村宣告解救。

洛科松了口气。第一幅画自己还是赌了一把,他有六分之五的机会解救一片城区,可以赌一赌。

广场的人们松了口气,可大家还是不知道那副画代表哪里,也不知道该向哪里逃生,所以场面依然是僵局。

“你也该拿出点本事了吧?”洛科说,“你可以尝试误导我。”

人们听到这种话,又开始骚动。

“这孩子,怎么还主动挑衅?”

“这是拿人命在玩啊!”

不过洛科自然有自己的考虑,他想反正维持眼下的僵局也没用,自己抽走不抽走死亡之画对他来说都无所谓,本来这就只是一场游戏,他大可以全程保持一副轻松的表情,看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干着急。

所以洛科提议,让对方使出实力,把面前的局变成一次逻辑游戏,故意做出一些表情来让双方推断,这样一来,响有了目的性,也许会暴露出一些破绽。

“好啊,你的目的我明白,想打开局面没错吧?不过即便如此,你也赢不了的,我的知识储备比你要丰富的多。”

“这可不像你会说的话啊。”洛科敏锐地抓住了对方的变化,响虽然高傲,可他从不会很直接地吹嘘自己,这种话通常会从不太有成就的家伙嘴里说出,然而只会给人一种廉价感。

响开始塑造这样一种廉价感,以降低洛科的心防,却被洛科一秒钟戳穿了。

洛科警惕地问:“你的表演已经开始了吗?”

“你的心防果然很重。”

“还不是被你练的。”洛科无奈。

“进入正题吧。”响笑着说。

“你的眼睛很有压迫感,平时都是你在给对方施加压力,现在我们的位置反了过来,我没有办法给你施加压力,可以终于不用接受你的压力了。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洛科说。

“哦?所以你打算怎样呢?”

“我现在要抽这张画,”洛科把手放在场上的第二幅画上,“你的表情呢?”

“你的问题真直接,要我故意做一个表情给你推断吗?”

“我说过了,既然我们两方都没办法给对方以压力,那就没有玩什么心理学的必要了。你只需要给出迷题,我来解,就足够了。”

“好一个偷换主旨。”响不由赞叹洛科的谈判能力,“那就按你的节奏来。”

“很好。”洛科收回手,再将它伸过去,停在刚刚的那副画上。他重来了一遍刚才的过程,好让响来做表情。游戏一下子变得十分做作,像综艺节目完全按照台本去演。

响盯着洛科,轻轻颤动了一下眼睑下的一块皮肤。

那动作极其细微,比常安宁那天所演出来的表情变化细微很多。

洛科看在眼里,暗叹响对自己表情的控制。普通人的肌肉移动无法控制到那么微小,这样的波动大概只有不经意的反应才能达到。

可响很明显是做出来的。

广场上的人们不再吵闹,也不在抱怨,经过响对洛科想法的解说,他们开始明白,眼前这个少年和恐怖分子正在进行相当顶端的较量,他在为了这座城区绞尽脑汁地与罪恶决斗,没有人有资格对这样的英雄指手画脚。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