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欺骗把戏(1 / 2)

加入书签

“你这是干嘛呢?”孟桢探着头凑了过来。

洛科把这里的规则详细地给孟桢讲了一遍,年轻人笑了笑,说:“谢谢你,节省了我的口舌。”

孟桢撸起袖子,挤开洛科,自己坐在凳子上,伸手拿起那副牌,说:“让我来试一把可以吗?”

“当然。”年轻人微笑着伸出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孟桢随意地将牌整理了一遍,像洛科一样背对年轻人摆放,把死神牌放在了最右边的位置。然后轻呼了一口气,说:“请开始吧。”

“你看上去是个随意的人,但是越是随意的人越容易暴露出微表情,所以也许我攻克你不会有太大难度。”

“原来如此。”听到这种损他的话,孟桢似乎并不生气。不过也该如此,在洛科心里,孟桢就是个无论怎样都不太有什么情绪波动的人,一直是一副轻轻松松的状态。当然,输赢也无所谓,孟桢只是想体验一下与心理学家对话。

同时洛科注意到,虽然年轻人在与孟桢交谈,但他的手并没有闲着,而是悄悄地伸到了最左一张纸牌背后,但马上又自然地移开了。

孟桢显然也注意到了,不过没有在意,继续看向对方。

对方直接把那张牌抽走了,嘴里说着:“看来这张牌存在与否对你来说全无所谓,既不会欣喜,也不会恐惧,也就是说这张牌距离死神牌的位置还很远。”

说着,他居然从左至右,把剩下三张白板全都抽掉了。

瞬杀。

洛科和常安宁同时捂住了额头,这个家伙实在太好猜了。

“哦?我输了。”孟桢稍显诧异,他也被这个家伙吓到了。不过说实话连孟桢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是被猜透了还是对方运气好,因为即使他用最右边一张牌来试探自己,自己大概也不会露出什么浮夸的表情。

又或许事情并没有对方口中解释出的那么简单,在孟桢和小葵进入他视野的瞬间,他们两人的心理特征可能就已经进入了对方的分析范围,之后的一切都是心里诱导也说不定。

“实际上这位先生并不是个单纯的人,他只是有些超脱般的淡然,我感到了一些压力,于是以聊天作为切入,尝试使用偷袭的方式,看来效果还可以。”年轻人解释道。

孟桢倒不纠结,大方地提了一台丹阳榨汁机。

这台榨汁机的价格只有两千块,店里随便一件衣服都够买两台了。

这家伙是从来不失误的吗?洛科暗暗佩服,万一玩脱一次不就亏得血本无归?

“安宁同学,你不来试试吗?”孟桢一只手插兜,微仰着头问常安宁。

“那。”常安宁也坐了下来。看上去她还是蛮期待的。

“这个游戏是比较常见的一种心理学游戏,我在爸爸的一场酒会上也见过有人玩类似的小花招。”

“看来您是位家世显赫的大小姐?”

常安宁微笑着歪了歪头,以一种很成熟的反应回应了他。

“不过大家都是人,心理大概也是大同小异咯。”对方语气轻快地聊着,并伸手把几张牌推到了常安宁面前。

常安宁也十分警惕,便抬眼看对方边倒牌,最终将死神放在了最右边。

洛科突然明白了什么。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