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你一直都是猎物(1 / 2)

加入书签

在韧性高的波来铁里均匀散布着比玻璃还硬的雪明炭铁,同时赋予了这把刀非常锋利的刀锋,以及非常坚韧而不会折断的刀身。

青年突然挥刀,朝响袭来,刀刃划过风,将樱花瓣一分为二,孩子惊慌失措地举起薙刀,胡乱挡在面前,然而他和青年的差距实在太大,体力也好,技巧也好,总之,青年一刀就斩断了孩子的喉咙。

洛科作为旁观者,也有些不忍心看下去,那是响的回忆吗?那样的伤,不会致命吗?

然而响被切开的喉咙之中并没有喷出血液,而是将一股粉色的物质喷洒出来,飘在空中,然后片片散开,竟然也是樱花。

孩子的身体仿佛不再是一个人体,而是一个只由花瓣填充的娃娃,正在迅速瘪下去。

花飞满天,青年收起了刀。

转头,让洛科看清了他的脸。

这个青年……也是响。

青年响杀掉了少年响。

洛科突然明白,自己眼中的根本不是一段确实存在过的记忆,而只是某种象征,一种在响的生命里存在过的感情。

他杀掉了过去的自己。

少年响的身体变成了一张空空的皮囊,软踏踏地倒在地上,同时,场景再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冲绳三味线,坡屋顶,樱花,转眼间消失。

周围变得黑暗,古钟敲响,青年缓缓转身,挎着两把刀往回走。

前面是道场巨大的白色边缘,周围是巨大的磐石,云雾缭绕之中,看不到远处的景色。

这里大概是某座山的顶端,山尖如同刀砍斧劈,在尖尖的部分削出一个平台,上面没有再精修,而是只在这样一片平坦的岩石上直接用巨大的白石地砖覆盖。

响走上去,双手快速舞刀。缭绕的云雾仿佛白色轻纱,被两把刀连续割开,斩碎,响的动作自然利落,每次出击都只是迅速干脆的一刀,青色的“甚平”在他的动作中扑动,发出海浪的声音。

那是一种名为居合的剑术,追求瞬间拔刀制敌,精准而凌厉,就像刚刚他斩断少年时自己喉咙的那一刀。

居合二字象征对峙双方,而居合道最讲求的就是一击必杀。

不知多少个日月,响都这样一刀一刀地割破白雾,披星戴月而归。

现在他已经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他完全否认了自己,亲手将那个不够强大的少年斩杀。

洛科他懂,他也一直生活在自我否定之中,从未与以前的自己和解。

道场再次出现了其他人。

理所当然的,那个人依然是响。这个响已经与现在无异,他的眼神变得具有侵略性。他来到练习的青年自己面前,并不与他冲突。

双刀飞舞,云雾越来越浓。

响只是站在旁边。

渐渐的,青年响的双臂变得沉重,刀锋变得模糊,他有些诧异,在他眼中,四周根本空无一人。

响已经进化成了鬼魅一样的存在。

几秒钟之后,青年响突然软倒在地,那把黑白色大马士革钢刃深深插进白色的道场地面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