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族学的直升机(1 / 2)

加入书签

洛科感动是真的,不过也正常,毕竟自己消失了这么多天,哪个做父母的会不担心。

这都不是他关心的。

他比较关心的还是另一条。

“族人学生开学在即,族学提醒大家注意安全,不准打架斗殴,扰乱秩序,希望大家在新学年可以以良好的风貌入学。

——族学办公室”

洛科惊喜万分,赶快按照这条短信的号码回拨回去——

“喂?我是尺琉。”一个略低的女声响起。

“尺——老——师——”洛科几乎要哭出来,那个第一天就体罚他的女老师此刻就像天使般美好,他带着哭腔喊:“我是洛科——”

“是你?怎么啦。”

几个小时后,族学根据洛科的手机,找到了他的精确位置。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鸟不拉屎说的就是这个鬼地方。

尺琉一身紧身皮衣,穿的像个电影里的女反,一头长发在直升机机翼的吹动下随风飞扬。

加上吊桥效应的影响,那简直是洛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画面。

洛科坐在直升机柔软的座位上,全身几乎要散架。这是一架喷气发动机,靠喷管高速喷出的气流直接产生反作用推力前行。

它比一般的直升机速度要快很多,也是族学里的公署交通工具。

尺琉坐在洛科的对面,嘴角撅起,一脸略愤怒的表情看着他。

“你在这么个地方干嘛呢?谁把你丢在这的?”

“我暑假和叔叔一起旅游,走散了。”洛科满嘴跑火车。孟桢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叔字辈。

“没有人找过你吗?”

“没,可能把我忘了。”

“看来你在哪都那么讨人厌啊。”

尺琉转过头,看向直升机窗外。

飞鸟被直升机超越,仿佛倒行。

京安市。

这只怪兽身上的伤口触目惊心,常安宁看着它,心里有些揪起。

常安宁家小楼的后院没有人打扫,草木丛生。带这个家伙过来后,常安宁把它安顿在一座小库房旁边,用葡萄藤遮起来。

它的翅膀被整个刺穿,身上有无数个血洞,上面还插着很多根铁刺。那些刺扎得很深,几入骨髓。

这些洞都往外流着污浊的血液。

“天呐,你是被人类追杀了吗?”常安宁心疼的看着它,她此刻已经脑补出一出人类捕杀珍惜动物的戏码。

羽仙在低低的呻吟。它已经连抬起翅膀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来帮你包扎。”常安宁手忙脚乱地用手抓住那些钢刺,用力往外拔,可这些钢刺扎得实在太深,在末端还有弯勾勾在骨头上面,常安宁根本无法下手。

羽仙已经连感受疼痛的精力都没有了,它的意识已经逐渐消失。这反倒成了有利条件,让常安宁可以随意动手。

常安宁把钢刺左右挫动了一下,感受了下它在里面的构造,然后用力往侧面掰扯,像从屋顶摘衣架一样,把一根钢刺摘了出来。

羽仙的肌肉很紧。

要拔出那跟刺需要不小的力气,常安宁用力往后利用自己的重力才将它拔了出来。

那上面还勾连着不小的一块肉,鲜血泉涌般流了出来。

“啊!”常安宁见状惊叫了一声,然后惊恐地捂住了嘴巴。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