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逃(1 / 2)

加入书签

羽仙挥动翅膀的频率在减缓,上面的血被雨水冲得稀稀的,顺着它的条状身体流向楼面,流向李夕卜的身上,

背后的穿刺伤口渗进了雨水,疼痛如同再次被刺穿。

不行了吗?羽仙的意识在模糊,眼前是雀峰那挺拔的绿。

突然,天空响起一声惊雷,将整个楼顶照得雪亮,李夕卜扭过头,突然意识到了不妙,他不敢拖着了,赶忙将手中的铁质进一步延伸。

孟桢没有下令活捉,所以直接处死它也无可厚非。

雷在云中游走,像条狡猾的毒舌,只等找准机会,发出迅猛的一击。

轰——

一道惊雷终于还是降临了这座高楼。

李夕卜浑身都是铁质,他和羽仙摞在一起,比大楼的避雷针还高。

一人一兽同时被闪电击中,躯体上发出来回浮动的闪光,这一击,瞬间将羽仙身体上的伤口烧焦,阴差阳错帮它止住了血。

李夕卜忍不住叫了出来,全身如同被一亿根银针同时刺穿,雷电游过他骨头上的铁,将他全身加到点燃的温度。微元族人会自动在战斗中使用能力修复自己,所以他们的抵抗能力很强。

同时李夕卜脚下的铁插入楼面中,和楼中盘踞的钢筋连接在一起,也导掉了大股电流。不然他早就化作飞灰了。

然而面对这样的高压电击,李夕卜还是无法承受,他的身体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坍塌。

在这种时候,李夕卜和羽仙脑中同时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洛科。

这个讨厌鬼。

李夕卜还记得当初在隧道被他电得浑身酥软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不过比起这次雷电,洛科的那点电击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也不知道这小子现在身在何处。

羽仙脑中不知为何的也浮现出了这个绿眼睛男生的样子,那家伙是主人选定的,自己的下一个主人。

然而那家伙却攻击了自己,攻击方式和此时的雷击相似。羽仙并不讨厌他,雀添像是自己的父亲,洛科则像个冒失的朋友,一口没用的破话,雀添从不这么多话……

如果还有机会见他,允许让他骑上来一起玩也许不错。

羽仙突然感觉自己多了些力量,它再次鼓起羽翼,朝天空飞去,李夕卜此刻很虚弱,手中的钢刺已经没有办法实时加固了,现在的他更像是一具没有意识的铁铸。

羽仙的力道在加大,李夕卜手中的钢刺在被拉长。

这只怪兽的力量足以撕破钢笼。

钢刺被越拉越细。钢有一定的延伸性,可这是有限的……

李夕卜也在慢慢恢复意识。

等他终于恢复清醒之后,只听见砰砰砰的几声巨响,钢刺被生生拉断了!

一只宏大的巨兽挣脱了控制,向空中飞去!

李夕卜赶快释放铁质,那些铁章鱼脚一般向天上追击,赶尽杀绝。

羽仙灵活地移动着身形,在空中它可以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能力,它的翅膀足够优秀。那些铁流在它耳侧相互碰撞着,不断改变方向追捕羽仙的身体,最后终于停止了追击,它们已经没有足够的量可以延伸下去了。

李夕卜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天上远去的背影,一动不动。

竖起来的铁质盘旋着飞在空中,像楼顶盛开的曼陀罗花。

“欧老师!我怀疑你在耍我。”洛科气冲冲地看着眼前悠闲地看漫画的老家伙,手中的灯泡变得忽明忽暗。

“胡说八道,我是你老师,会耍你?集中精神!灯都黑了。”欧老师眼都不抬。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