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危楼激战(2 / 2)

加入书签

他没想到这个动物居然有如此惊人的力量。

羽仙一下下敲击着内壁,很快,钢卵不再是椭圆形,而是在上面鼓起一个包,最后一击,羽仙撕破羊皮纸一样将钢壁生生戳破,伸出淌着鲜血的羽翼,从里面笔直冲出,有如幼凤破壳!

那场面宏大而震撼,稀奇的兽类,一般羽翼被鲜血染红,一半依然洁白,它挥动着它们稳稳落在困住自己的钢卵上,将蛇形身体盘踞在上面,看上去像一尊工艺精巧的艺术摆件。

它的眼神不再恐惧了。

面对这个矮男人,已经无需恐惧。

羽仙在雀添的身边时常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而面对这个敌人,它甚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战斗欲,它要验证自己究竟有多少力量!

李夕卜惊了,这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凭自己的实力,不该制服不了一只只会用蛮力的动物啊!

他不甘心地迅速将钢卵回收,钢卵上的铁质宛如流水般分流回到李夕卜的身体上,然后再次行成一次攻势,组成坚硬的锥子,向羽仙飞速穿刺过去。

羽仙灵巧地扭动着身躯闪避,它的身体本就十分灵活,那是它身上“蛇”的特点。不仅如此,它的羽翼尖端极其坚硬锋利,在这幅强大的羽翼下,羽仙腾空飞起,贴着楼面朝李夕卜攻杀过来。

李夕卜只感到面门上一股强风,接着一张狰狞的蛇脸就直接闪到自己面前,张着巨大的血口,里面密密麻麻的牙齿仿佛要凸出来一样横着朝自己的两个面颊夹咬。

他所有的铁都被自己化作了攻击手段打了出去,以至于现在没有任何合适的防御措施,好在他反应足够灵敏,迅速向后仰倒,再借助强大的腰力,用一只脚撑住了身体。

羽仙的巨口扑空,可它飞速的移动带来的风压还是将李夕卜整个人惯了出去,斜斜地撞上了楼顶突出的女儿墙。

他该感谢这个救命的设计,因为如果他被整个掀飞出去,外面就是万丈深渊。

即便怎样的驭粒师,在没办法微元身体的情况下从进百米高空坠落,都一样会摔得粉碎。

羽仙略过楼顶,冲出了楼面,挥动羽翼停在空中。它翅膀上的伤还在缓缓流血,但已经没有那么严重了。

“看来我真的小看你了。”

李夕卜慢慢站起来,他的额头上被撞破了个洞,血顺着脸颊滴落地面。

接着,那些打出去的铁质被缓缓收回,向里全部收进他的身体中。

在李夕卜衣服的破洞里可以看到,他体表行成了一层由铁质盘踞而成的铠甲,形状不规则,像扭曲的蚁巢——

正是洛科那天见到的状态。

羽仙尖叫一声,从空中俯冲直下,身形快到出现了残影,周边的空气,水雾,以及它自身掉落的羽毛都被瞬间冲开,整个身体野蛮而精准地朝李夕卜冲撞过去。

咣——

一声撞到钢铁的声音。

羽仙一下子就被迫停住了,李夕卜被大力冲撞之后,没有挪动半步。

那么高的速度,以及羽仙那么巨大的身体,带来的动能是极其巨大的,可李夕卜就是没有被撞开,他站在原地坚若磐石,稳如泰山。

仔细看去,李夕卜脚下的钢质从身体上延伸了下去,插进楼板里,它们在楼板之中呈蛛网状散开,结实地把主人和整座楼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整体。

你的冲撞力再怎么强大,可以撞倒一座三十六层高楼吗?

任谁都不可能。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