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审问(1 / 2)

加入书签

“那些家伙呢?”洛科问,“那些和你一起住在隧道里的人。”

“那些家伙?”雀添盯着李夕卜的眼睛。

“他们是我的伙伴,都是无家可归的人。我这里欢迎这些孩子。”

“多少人?”

“不算我,十七个。”

“不止吧。”洛科不自然地咳嗽了一下,插进来说,“最近大街上出现了特别多的飞车混混,应该都是你的人吧,大叔。”

“我没有撒谎。”李夕卜依然面无表情,连看都没有看洛科一眼。

“你们的支出呢?从哪里来?”雀添问。

“那条街下是京安市最乱的区域,你应该知道吧,雀司?”他平静地看着雀添。

这个雀添是知道的,著名的“三不管”地带,当然,那是普通人类警方与政府的事,司部是不可能参与管理的。

雀添问:“你是收保护费的?”

“这只是一个说法,”李夕卜依然风平浪静,“你也可以说,我在接受他们的施舍,总之最后的结果就是,我的伙伴们一直镇守那里,从未出现过一起暴力伤亡事件。我则从来没有出手用驭粒能力对付过普通人。”

雀添笑了:“你究竟有没有收保护费,有没有涉黑,和司部都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我更愿意叫你们——侠客团。”

“好名字。”

“你之前是干嘛的?”孟桢问。

“做些小生意,赔了。”李夕卜的眼神突然有一丝躲闪。雀添一直在盯着对方,仿佛一台X光机要透视进对方的心里。

“我想知道你之后为什么选那个地方生活。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在系统内谋事,再小的职位都会给极其丰厚的待遇。”雀添说,“这样吧,你来司部就职,我来安排。”

李夕卜摇摇头,把头转向别处。

雀添不再继续邀请,他看得出李夕卜完全没有那个意向。于是站起来:“如此,我没什么好问的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堂堂司部天字司长,就这样放走我们?”李夕卜半笑地说。

“也正是因为我的身份。”雀添依旧微笑着,“我知道你们的存在,这对你们来说,就是最大的软禁。”

一股巨大的压力从这个青年的身上散发出来,洛科有些窒息。

“开玩笑的。”雀添继续嘴角上扬,“你们没问题了。”

说着把两人送到了门口。

“雀司。”李夕卜突然开口。

“嗯?”

李夕卜背过身走了几步,才说出了一句话。他说的声音很小,很模糊,以至于雀添根本没有听清楚。

正当雀添想要继续发问时,李夕卜已经直接离开了。

雀添盯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睛。

洛科是听在耳朵里的,只为大叔捏一把汗,学校的师生等级制度让他对管理层有种莫名的恐惧,在他眼中,此时的大叔就像是叛逆的班中不良少年在正面刚老师。

两人朝不同方向离开了。

“你就这样放走他们了?”孟桢问。

“想要知道一个画家在画什么,我们总得解放他的双手。”雀添回答。

“阿一,你那边怎么样?”一众少年骑在摩托车上,为首的那个单手打着电话。

“没有找到。”常漱一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我们继续。”

“嗯。”

挂掉电话,常漱一带着头灯少年阿七继续朝着前路奔走,坐在后座上的阿七则走马观花般检查着路上来往的行人。

他们两人的目标是那个运动衣白脸男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