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加入书签

说话的是北宫良。

大石弘本来是背着北宫良来找庄千里的,而北宫良则是准备等庄千里从后台出来后,再和他打个招呼。结果左等右等,庄千里就是不出来,大石弘这才寻找进来。而一进来就正好碰到被庄千里嘴炮折服了的大石弘。

说实话,北宫良是不愿意大石弘和庄千里接触的。上次在全龙宴上,北宫良本来就是安排大石弘硬碰硬地试一下庄千里的真实实力的,结果庄千里几句话就破了大石弘的心理防线,搞得计划破产。

北宫良起是很清楚大石弘的问题所在,但是他宁愿这种缺点的存在。对于北宫良来说,有缺点的大石弘才是一个有用的大石弘。

如果大石弘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剑的话,那么他身上的缺点就是最安全的剑柄。北宫良就是牢牢抓住了大石弘的这个缺点,才能把大石弘发挥到最大价值。现在庄千里几句话,几乎就要把大石弘的心理缺陷补上了。这对于北宫良来说是不可接受的。所以才在最后关头喊了这么一句。

不得不说,北宫良的这句话还是很有诱惑力的:“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酷!”

这种猛一听还酷酷的态度,比庄千里的鸡汤嘴炮更有吸引力,特别是对于霓虹国这种有武士道传承的人来说,北宫良的说法更有说服力。

可问题是个中苦甜只有当事人知道,没有被仇恨和绝望折磨过的人,永远不知道其中的滋味。

大石弘太知道仇恨的滋味了,庄千里虽然端出来的是一碗烂大街的心灵鸡汤,可正好能解决大石弘的所有问题;北宫良的告诫斩钉截铁,可同时也让大石弘饱尝苦难。

是听庄千里这个“疑似”大师的话,放下仇恨重新寻找生命的真谛?还是继续饮下仇恨的苦酒来鞭策自己,希望有一天用仇人的血来给自己的生命以洗礼?

一左一右的牵拉,简直要把大石弘的灵魂撕裂了!

刚才一直静止不动的大石弘,突然怒吼了一声:啊!!!

然后,大石弘跳了起来。拔出腰中佩戴的武士刀,横刀一引,面部狰狞地模样好像要把他的全身之力使尽,用力地向窗外劈去。

刀刃所及,只是一片虚空,然而暴走的大石弘却仿佛,是要劈开什么东西似的。

只见,随着怒吼,刀刃上飞出了一道肉眼可见的剑气,直接轰击到墙壁上,这道剑气把窗户轰成碎渣。

大石弘像一只野兽一样,手里攥着刀就从劈开的窗户里跳了出去!

这仿佛置身在玄幻电影里的场景把庄千里看得呆住了!目光追着大石弘的身影看过去,只见大石弘就像一只灵活的猿猴一样,一跳就两三米高、四五米远,没有跳三五下就出了院子。再一看好像是奔着山下的方向跑去了!

北宫良看到这一幕,愈发愤怒了,对着庄千里喊了一声:“这里不欢迎你!”

然后就急急忙忙地朝着大石弘跑出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不过,庄千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个北宫良在临出去之前,还隐蔽地打量了旁边的王丹一眼,这一眼中似乎流露着一种诧异之色!

这个被大石弘一刀劈坏了的房间里,一共有4个人:庄千里、王丹、小娜、大石弘。

北宫良进来后,首先看的就是大石弘;其次,就是怒视庄千里;而还有就是朝王丹看了一眼。

北宫良看大石弘,很明显是注意到大石弘的异常状态了。庄胖子的嘴炮功力,他是见过的,故此非常害怕大石弘被庄千里折服;看庄千里,是因为胖子搞风搞雨的能力太强了,今天把修福之邸搞成这番模样,太可恨了;可被公联看王丹是为什么呢?

一瞬间想了这么多,庄千里并没有头绪。

大石弘真正的实力太令人惊讶了!剑气激发皮髓窗户,这种只在武侠小说里出现的画面,竟然真真正正地出现在现实里。谁也一下反应不过来!

庄千里甩甩头,让思维努力从这种惊讶里脱离出来。

转头又看见明显被吓坏了的王丹、小娜二人!

其实小娜还算好一点,因为她毕竟和庄千里学习国【九息服气】,对神秘世界多少也算了解了一点。王丹可就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见识,这会儿是真的被突然暴走的大石弘吓到了!

这个一脸晦气样的大石弘,突然之间爆发出来的非人力量,也委实客观!

尤其是破窗时的那声突如其来的巨响,直接把王丹的腿都吓软了。庄千里赶紧把站都站不稳的二女扶好,找了一个沙发把二人放下。不过二女还是有点害怕,一人拽了庄千里的一只胳膊在那里平复心情!

如果要放在平时,庄千里对这种左拥右抱的场景还可能想入非非一会。现在,他自己也吓得够呛啊!

虽然早就通过相面知道了大石弘可能是武士和忍者,甚至还在全龙宴上亲眼目睹了大石弘神乎其技的刀法,但一直没有一个力量上的直观观察,因此并没有对大石弘十分注意。

直到刚才,那道肉眼可见的剑气类的技能,直接颠覆了庄千里对神秘力量的认知!

再回想一下之前,他庄千里还好像几次主动挑衅这个暴力分子!现在想想,不禁一阵后怕:自己这就是在死亡的边缘试探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