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加入书签

李倩雪的担忧不无道理,之前鹿金贷和程氏集团已经有过意向性洽谈了。两家合作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否则也不会进行到【全龙宴】这个步骤,现在说项目停止就停止,那有点说不过去。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此时程诺问李倩雪道:“你觉得现在的情况下,我们怎么做最恰当呢?”

“啊,这种事情我怎么能做的了主呢?不过,要我说么,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一个庄千里就停止这么大的合作啊!”

“呵呵,鹿金贷的这个项目看上去体量庞大,盈利逻辑也完全可信,市场风险也在可控范围内。可是,倩雪,不要忘了,我们程氏集团的根本产业在于玻璃制造业,金融业并不是我们的切身利益。而对于鹿金贷来说,情况却截然相反,金融才是他们的主要利益板块,能否撬动我们程氏集团的资金加入到他们的计划中来,是决定这个项目生死的关键环节。所以,对于程氏集团来说,为一个可有可无的利益板块去冒险是不值得的。所以,我们慎重一点考虑是完全有必要的。这和庄千里个人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你明白了么?”

“昂,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可是如果这样一来的话,鹿金贷那边肯定会发函质问的,我们怎么回复好呢?”

“完全没必要找借口。我们这个项目好像还没有进行过风险评估是吧?倩雪,你回头弄一个《项目风险评估委托书》,把项目评估这个事情委托给庄千里来做,那鹿金贷就完全不会来质问我们了!”程诺原来早有腹案了。

“啊,诺诺。这好像不太符合规矩啊,庄千里所在的【华世国富证券投资咨询公司】并没有做项目评估的资格啊!何况,这么大的项目,那评估的费用可不低!”李倩雪完全跟不上程诺的奇思妙想,不由惊问道。

“错了,我们不是委托给【华世国富证券投资咨询公司】,而是委托给庄千里。至于评估资质,这东西都是没有硬性规定的,没有那个法律,规定评估方必须拥有什么资质的。反正只要委托的是第三方,那么在法理上就没什么毛病。而费用吗,庄千里帮我们顶住鹿金贷的压力的话,他有权利得到这笔费用的。”程诺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有点运筹帷幄的风范,和她平时表现出来的风格不太协调。

“那庄千里要是不接受我们的委托怎么办?要知道,这个人可是有拒绝我们的先例的。”李倩雪又提出一种可能。

程诺眨了眨眼道:“所以,明天上午你要和我一起去见一下庄千里,我会说服庄千里接受这份委托的!”

程诺在这里精心布局,架不住有内鬼通风报信。出了程诺的办公室,李倩雪转头就把程诺刚才的布局和真实想法通报给了雷九鼎。

“北宫先生,现在因为这个庄千里,我们太被动了!此人的存在甚至影响到了我们的全盘计划。而且据监视组回报,良江左果然也和庄千里接触了!”

“不不不,庄千里和良江左都不是关键人物,真正的关键人物是这个程诺!”北宫良做出了这样的评价。

“程诺?我看她只是顺势而为,况且她的布局算不上精妙吧?”雷九鼎有点不解。

“你之所以看不透其中的玄机,就是因为你还差一点战略眼光。你要站的高一点才能发现程诺的高明之处,别看这个女人年纪轻轻,可一点也不简单啊!”

“北宫先生,您的意思是?”

“你只看到了庄千里几次坏破坏我们的计划,只看到了我们控制良江左的策略屡次失败,却没有看见在这场较量当中的真正执子者。不论是庄千里还是良江左,他们顶多算一粒比较有用的棋子而已,真正的对弈者并不是他们。而程诺程小姐就是一个很好的奕者。”

“您的意思是程诺这么做的背后还另有深意?”

“程诺这么做,很明显是在告诉你,他已经察觉了你和李倩雪的联系。同时也借李倩雪的口,清楚明白地告诉我们,只有摆平这个庄千里,我们才有可能继续合作下去,否则就是空谈。”

“李倩雪本来也是一枚闲子,她发现就发现呗,对我们的计划没有任何影响啊!”

“雷九鼎,你是身在局中不知局势啊。庄千里这么关键的人,你我都清楚他的重要性和不好惹。可是,程诺是怎么知道的呢?换句话说,程诺是怎么看破庄千里在局中的位置呢?又是什么时候看明白的呢?”

“我明白了,一定是在全龙宴上看破的。可是我们在全龙宴上全是隐喻啊,她一个世俗界的女子,恐怕根本就听不懂我们和庄千里在说什么吧?”

“不要忘记程诺背后的程氏集团。这种大家族出身的人,多少总会有对修行界有一定了解的。我本来打算坐山观虎斗,把庄千里这个煞星的注意力引到程氏集团上,这样当庄千里和程氏集团发生矛盾的时候,我们不仅少了一个敌人,而且同时,程氏集团就成为我们的一个更为可靠的盟友。可没想到的是程诺转眼之间就堵上了这条路,而且还很简单地把皮球踢回到我们这边来。可怕的洞察力、精妙的布局!”

雷九鼎和程诺接触的时间也算不短了,甚至曾经打过对程诺色利双收的主意。平时看程诺不显山不露水,动辄是“我爸爸说过”的乖宝宝模样,没想到在北宫良的眼里,她竟然如此深谋远虑。

相信眼睛还是相信脑子?雷九鼎有点迷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