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加入书签

“师兄,这人的修行好奇特,能直接炼化香山千年山川灵气。不过他为什么要选择帝都乾位的香山来搅风搅雨呢?幸好他修行奇特,虽然激荡了地气却也能两下相安,否则千年地气激发之下,此人要经脉尽毁吧?还有,令我奇怪的是,这次师兄你为何不出手相救呢?”那个中年道士对秋风老道问。

不过此人话中暴露出的信息量可不小,原来香山作为帝都的乾位,也算一种禁忌。凡是修行界众人,都要尽量避开此地。而同时,一般修行人是不能够直接在地气灵枢之上修行,否则地气全面激发之下,恐怕就会伤及经脉,反而落一个经脉尽毁的下场。

“此人的修行之奇特,还不止于此。更何况,你看他有一点经脉毁伤的迹象吗?虽然在地气灵枢修行,却能与香山千年灵气彼此相安;激发了香山千年灵气,却有不扰红尘之妙。你有没有觉得有点熟悉?”

“啊,师兄你是说,他是那派的传人?但是……”

“不要说出来,是与不是,看他在梅石处的表现就知道了。但不管是与不是,我们都不要惊扰与他吧!”

胖子并不知道这个秋风老道对他的修行,已经产生怀疑,而且还把他引诱到【梅石】前去验证某种猜测。他还以为自己有什么奇遇,被高人指点过来撞机缘呢!

梅石是找到了,上边的字也磕磕绊绊地认出个差不多,但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特异之处呢?

“重哥,你急急忙忙地拉我们过来,这一块破石头有什么好看的?”李娜有些不解。

“小姑娘,这可不是一块破石头。”答话的是一个中年妇人,大约不到50岁的样子。

这位阿姨一看就是文化人,带着金丝眼镜,穿着素雅而大方,手里拉着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

说实话,梅石在整个香山景区算是比较偏僻的了,看这位阿姨的架势,很明显是特意带这个小男孩来观摩梅石的。

“予儿,这香山本是自然盛景,唯独这块石头,承载了一段旧人故事。我今天带你来,就是带你来把这一段风华绝代,传承下去的。”这位阿姨在反驳了一句李娜关于“破石头”的诋毁后,就没有再搭理过众人,只是向那个小男孩娓娓道出一段红尘旧事。

她指着石头上的“壬戌三月二十有四日”道:“壬戌年就是西元1922年。这一年,京剧大师梅兰芳29岁,是年正月,他和杨小楼联袂主演的《霸王别姬》首次公演,获得巨大成功。这部由齐如山编写的剧本,后来成为梅派名剧,至今长演不衰。梅兰芳深明‘功夫在诗外’的道理,为了更好艺术上的精益求精,他想到了借用香山这一派千年灵秀来锤炼作品。这位艺术上的涉险者在登山时也不走别人踏出的道路,而是在无人攀登之处,发现掩映在绿荫之中的一方巨石,真是别样风光。站在巨石前,梅兰芳豪情迸发,在石面上写了巨形‘梅’字,又在左下方写了“兰芳”两个小字;诗人李释堪挥笔写下‘题记’。之后,剧作家齐如山请来工匠镌刻于上,以纪念此次值得自豪的游历。人称‘五君子刻石’,也叫‘梅石’。可以说梅先生一生的巨大成就,与他善于借用山川灵秀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而这块‘梅石’就是最好的见证者!所以,这块石头,可不是什么破石头!”

这位阿姨一边给那小男孩讲故事,还不忘在最后奚落一下众人没见识,以报刚才的“破石头”诋毁之仇。

在那阿姨讲梅兰芳故事的时候,庄千里还听得津津有味,等听到最后一句“这可不是什么破石头”,也差点没笑出来,强忍着笑朝小娜挤了挤眼睛,招来小娜的一个白眼杀。

仿佛天下的小孩子听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小孩儿也一样,听完这些还接着问一句:“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当然更有意思。不久,香山公园的主管熊希龄找到梅兰芳,戏言未经同意就在山上石头上刻字要罚款,不过不收钱,只请他给香山慈幼院筹募基金义演一场戏。梅兰芳爽快答应,择日便在香山饭店临时搭起的舞台演出一场《宇宙锋》,将全部收入捐献给了香山慈幼院。于是,这块’梅石‘竖立于千万红叶丛中,历经90年风雨,躲过“文革”中的浩劫,直到今天仍然安静地伫立在这里,静静地听着无关的人说它是一块’破石头‘!”

听到那阿姨又在讲故事的同时还捎带讥讽她,终于忍不了了,于是反唇相讥:“哎,阿姨。我承认我无知,可你总这么没完没了也不好吧?再说,这石头对于梅兰芳来说是一段故事,可对我而言它就是一块破石头而已,我这么说有错吗?”

胖子当然不能任她和人掐起来,连忙上前拉开小娜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个伙伴今天心情不好,您担待点!”

“什么?重哥,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我今天心情好极了,就说这是块破石头,破石头、破石头。”小娜显然是彻底炸了,一边伸着头狂喊,一边还跃跃欲试地想对着梅石踢几脚。

李娜平时可不是这样啊,庄千里这不明白这姑娘今天是怎么了,一点就炸。

小娜这里都快炸毛了,那美妇却好像没看到一样,根本不搭理小娜,反而是拉着小男孩一路远去。那阿姨一边走,一边还饱含深情地发了一番感慨:“天下草木,无情者居多。正如这世间,至性者绝少。若木石有情,应在深秋的荒凉里,奏一曲生命的挽歌!壮怀干枝裂风,扼腕鳞叶殷红!”

结尾还念出一首诗来:

江湖十月金风寒,遥瞰京华顿尘烟。

红叶委堕西风里,木石无情人亦然!

庄千里其实并不是一个敏锐的人,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觉得这个美妇有点奇怪,却一直没琢磨明白她奇怪在哪里。现在听着这首诗,他突然明白了过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