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加入书签

庄千里一向是一个乐呵呵的胖子,很少发怒。面对王丹越说越离谱的话,庄千里终于露出了怒容。

可是他为什么发怒呢?因为心虚啊。

都是成年人了,如果说庄千里真的没有对程诺抱过某种幻想,那纯粹是自欺欺人。

可在现在,被王丹当面毫不留情面地当面揭破小心思,而且还用这样的奚落的语气指出来,他的确有点招架不住。

所以,此刻怒气冲冲的庄千里,与其说他是凛然而怒,不如说他是恼羞成怒!

令庄千里想不到的是,他这么一发怒,王丹可就马上展颜而笑了。

不仅展颜而笑了,还反过来一把抓住庄千里的手到:“真的吗?你真的从来也没有对程诺动过心么?”王丹说完,又把紧抓着庄千里的手,举到下巴的附近。在配上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像极了是对着庄千里祈求。

胖子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不知不觉中又上了王丹的当。

其实想想也是,王丹是多么聪明的人啊,怎么可能会在推理中露出这么多破绽呢?无非是故意拿话堵着庄千里,直到庄千里亲口说出那句话。王丹只是希望庄千里亲口承认:“对程诺不仅以前没有这么想过,将来也不会有什么想法的!”

看着眼前这个聪明狡黠,而又捉摸不透的美女,胖子真的有点失神了,怔了一会!

胖子并没有直接接王丹的话茬,反而是使劲把手从王丹的手里拽出来。道:“虽然我没有你聪明,也没有你这么机敏百出,但你不要忘了,我还有另一个身份【相面大师】。只要是和我有较深接触的人,我都有给他们看过相。程诺也不例外,她不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更不会因为这么一件小意外而弄脏自己的手。相反,雷九鼎这个人的面相则凶相毕露,非常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虽有心机,却手段残忍。所以,现在可以肯定了:事情的一切起因,都在于良江左。我帮助良江左处理掉他的女鬼索命的时候,就已经介入了雷九鼎的计划,后来雷九鼎试探不成,马上就采用绑架的办法来对付我。只不过我福大命大,意外脱险,所以最终他们才选择了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庄千里故意没理王丹的提问,王丹多么聪明,也不再纠缠,只是继续道:“不止这么简单的。这不符合他们的作风,我觉得你遇到的绑架案中一定还有什么蹊跷,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绑架失败后就服软,他们完全可以再绑架一次,或者直接派杀手的!”

“莫非是【鬼门十三针】的威力太大?”庄千里在王丹的提示下,终于想到了自己的【鬼门十三针】身上。

“什么【鬼门十三针】?”王丹从来也没有听过其中的细节,所以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庄千里向她稍作解释。

王丹想了想道:“是了,一定是这样,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而且,正如你前边说的:化解这种仇恨,并不是请客吃饭能达到的。所以,程诺出现在你和雷九鼎的和解宴席上,也绝不是适逢其会!”

“好了,别说她了。我相信程诺最多是涉及到了鹿金贷控制良江左的计划,而对于白历洁死亡和我的绑架事件,绝对与她无关的!”

王丹还想说什么,但是看见胖子这次真的生气了,就一句话也不说,打火启动车子回市里了。

直到回到公司的时候,庄千里还是对王丹余气未消——这个女人在程诺身上纠结起来没完没了。

所以,他让王丹自己去停车,他一个人先一步回公司。

说实话,胖子这么干不仅小气,而且有点不近人情,毕竟人家一个女孩子刚从龙潭虎穴里把你接应回来,转头就翻脸不认人。

只能说:男人啊!呵!

这个时候大约刚三点多,庄千里在电梯口居然碰见了一个老熟人:张心云。

胖子刚打算上去打招呼,没想到张心云比他还快,一脸欣喜地迎过来道:“小庄啊,这是参加‘全龙宴’回来了吧?感觉怎么样?”

一句话问的胖子有点懵,张心云虽然是老客户,但庄千里绝对没有告诉过她自己去参加全龙宴的事啊!她怎么知道了?还问感觉怎么样。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