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加入书签

说实话,王丹是【华世国富证券投资咨询公司】的中高层领导,又是公司的元老。按道理说,王丹是庄千里的绝对上级。

但自打王丹对庄千里讲了那个白历洁的故事后,在胖子面前,王丹已经是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了。她不仅给庄千里当免费的司机,现在胖子一个微信,王丹就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听命。

在一定层面上讲,胖子现在已经逐渐成了气候,有了一种上位者的心态,越来越习惯于对别人的颐指气使。

而这种在意识层面的升华,庄千里自己都一点不觉得。甚至小娜这个旁观者和王丹这个当事人,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从一个籍籍无名的穷胖子,到现在的渐成气候,不得不说,【大术士系统】给庄千里带来了脱胎换骨的改变!

王丹一到,庄千里就挤眉弄眼地给她打眼色,还一边假装热情地对程诺道:“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

不等庄千里介绍,程诺就道:“王丹小姐,金融界的新秀,留学米国的金融学硕士,【华世国富证券投资咨询公司】的元老之一,我是早闻大名了!”

得,庄千里还打算给王丹编排个身份呢,看来程诺早就做功课了,对王丹了如指掌。胖子只好尴尬地笑笑道:“原来程小姐认识,好,认识就好啊。那个,其实我这人吧,并不是太懂生意上的事情,所以这个什么合作,全部交给王丹帮我看了。”

程诺道:“庄先生果然是高人,不染尘埃。不错,那关于【鲸鱼计划】这个项目的【风险评估】,我们就让我的助手倩雪和王丹女士来洽谈吧!”

程诺说话的样子柔柔弱弱,可话里边却传达出了好几层意思。

首先,程诺只承认庄千里和自己有平等的对话权力,而庄千里既然要委托王丹谈,那么她就叫李倩雪来谈。

其次,她好像在有意无意之间指出,王丹之于庄千里,正如倩雪之于她程诺,都是助手的地位。至于这样说王丹和庄千里的关系是不是恰当,会不会引起王丹的反感,这正是她想观察的。

还有就是,她也点出了庄千里“高人”的属性,意思是她已经明白庄千里在全龙宴的角色了。

这几层意思,王丹可能听出来了,胖子却傻了吧唧的,只是乐得躲开了一场智商碾压的侮辱,还在那里乐呵呵地和程诺说:“程小姐可不敢这么说,我哪里是什么高人啊。就是对一些传统文化略懂而已。”

“庄先生的谦虚已经到了深藏不露的地步了,再这么谦虚下去,可不是朋友之道啊!”

庄千里也觉得今天和程诺聊起来有点怪怪的,程诺这么一说,他才醒悟过来是自己客气太过了。“哎,其实也不是谦虚了。就是觉得大家可能对我有一些误会而已!我其实就是一个很单纯的人。”

“我爸爸特别喜欢诸葛亮的一句名言‘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庄千里,看你这个心态,几乎暗合了这种清静无为的心态,了不起。”

胖子尴尬地笑了笑:“千金大小姐,我已经不再谦虚了,可你也别老这么把我捧着啊,捧高了我容易摔着!”

庄千里叫程诺千金大小姐,在场的几人都各有反应。

在和王丹交流的李倩雪突然转头瞟了一眼胖子,她知道程诺这个“千金”的称谓,是只有她比较亲密的人才能知道的。胖子这么称呼程诺,之前肯定曾经打入过程诺的某种核心交际圈,后来虽然被她阴了一把,很明显,现在又重新回归了。这次回归,李倩雪可能就无法轻易撼动这个人,在程诺心中的地位了。

王丹则是由于李倩雪的变化,才察觉到庄千里的称呼有问题。她也看了一眼胖子,又看了一眼程诺,心中似有所悟。

程诺在听到“千金大小姐”这个称呼后,则是知道,她和庄千里之间的隔阂已经化开了。展颜笑道:“好吧,庄重。哈哈哈。其实我应该谢谢你,之前鹿金贷和程氏集团的接触,都是雷九鼎在洽谈。虽然我知道背后有霓虹国的资金来源,却不知道他们居然是阴阳寮的外围势力。你在全龙宴上直接揭了底,让程氏集团避免了一次决策失误。这个情谊,我和程氏集团都不会忘记的。”

阴阳寮只是庄千里在讲那个矛吻海龙的故事的时候涉及到的,即便是在那个故事里,也只是说阴阳寮代表了阴阳师的势力。现在听程诺这么说,很可能阴阳寮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庄千里从话里分析出了这些信息,也只能装作早有所知。

“只是适逢其会,我对北宫良和雷九鼎其实了解的并不多,如果能帮到你,那真是我的荣幸!”

“其实,我更关心的是你的来历!”程诺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向庄千里。

“我有什么来历啊。我的来历很清白啊,生在太行山的一个小山村,念了一个不入流的学校,混了一个不太牢靠的饭碗,学了一点四六不靠的术数。”庄千里知道,程诺问的肯定是自己的术士技能来历,可是这个问题庄千里根本不能回答。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