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加入书签

调查表明:世界上99%的误会,都起源于无聊的脑补!——题记

雷九鼎非常恼火,他是真的有些冤枉。时而除了麻烦,谁也不愿意,可北宫良就是逮着他骂起来没完,还不断翻旧账!

在帝都投资圈混了这么就,暴力地处理了多少麻烦,一向是没出什么差错,毫无后患。

谁知道怎么就遇到了庄千里这个克星,几次行动都碰的头破血流。

以前没出事的时候,北宫良也没有说打打杀杀有问题,现在出事了,黑锅就给他一个人背。北宫良这么干,雷九鼎别提多憋屈了。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他雷九鼎在北宫良面前就是一条虫子,只能由着人骂!

捏了捏攥得更紧了的拳头,雷九鼎彻底低头不搭茬了!

北宫良当然明白问题的根源根本不在雷九鼎这里,否则也不会被大本营派到华夏帝都来做一把手了。

之所以这么劈头盖脸地骂雷九鼎,只是在本能逃避他自己的责任:绑架失败后,是他否定了雷九鼎继续强硬的暴力计划,转而一力主张用全龙宴这个机会,来一个不战而屈人之兵。

在他的计划里,庄千里只要参加全龙宴,他不论是用利益收买还是用实力恫吓,都可以轻松搞定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庄术士。

结果,北宫良这一手彻底玩砸了。庄千里既不受利益诱惑,而武力威胁也没有建功。甚至庄千里在不经意之间透露出的信息和实力,反而把他们震慑到了,这就是属于典型的装逼不成反被艹!

到现在,北宫良的主张也彻底败覆了,就只能返回来狠狠地指责雷九鼎。不仅要怪罪雷九鼎,还要翻他的旧账,怪他一开始的举措不当。不做如此,北宫良这个上级的威严何在?

不同于雷九鼎和北宫良的狗咬狗,大石弘还在那里纠结庄千里最后撂下的话呢:“北宫先生,对这个庄千里,难道就没有任何有效信息吗?这个人针对我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会不会有什么目的?我是北宫先生上周才从国内调到华夏分部来的啊?这个人怎么可能对我的身世,了解的如此详尽?”

大石弘的疑问,让北宫良放弃对雷九鼎对的穷追猛打。

双手掐了掐太阳穴,北宫良道:“这个人的可怕之处,还不在于对你个人的调查,而是对我们的阴阳师的了解。他对阴阳师力量本质的理解,甚至要超过我。我们以前,只是拿飞龙肉用来加速中高阶式神的成长,却从来没有想到,矛吻海龙和飞龙肉的配合,还另有妙用。”

大石弘似乎对阴阳师的力量并不了解,道:“可这有什么意义呢?我也尝试吃了一下他发明的【天卷地】,可并没有发现什么玄妙之处啊!”

“那是因为你不是阴阳师,你没有阴阳师的力量,当然不能体会这种配合的奇妙之处。如果没有阴阳师的力量,普通人吃下【飞刀脍龙】的话,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加速死亡。不过,这可以算是最昂贵的自杀方式了。但【矛吻海龙】+【飞刀脍龙】的搭配,却可以颠倒时光加速的力量。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飞刀脍龙】的效果是加速人体衰老的话,那么【天卷地】的效果就是减缓人体衰老。而且最妙的是,这个搭配,普通人都可以使用。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将彻底改变国内修行界的格局,阴阳师和武士结盟对抗忍者的局面将一去不返了!”

北宫良本来还是愁眉苦脸的,现在自己越说越快,反而似乎被自己描述的某种愿景感化了。一脸雾水的大石弘追问道:“可这有什么意义呢?难道我们要开发一种减缓衰老的美容产品么?可是成本也太高了吧……”

北宫良有点不想和大石弘说话了,真是太蠢了:“大石君,延缓衰老就等于延长生命啊。你要知道,在以前,即便阴阳师拥有能操纵式神的力量,还要联合武士,才能在国内和那些忍者们分庭抗礼?想一想,即便我这个阴阳寮的守辰丁出面,还必须用利益交换才能保下你不被忍者抹杀?因为我们的阴阳师寿命不足。

“越是高级的式神,成长需要漫长的时光。但阴阳师的生命太短暂,等到式神强大起来的时候,阴阳师衰朽的身体已经甩袖,就不足以驾驭强大起来的式神。因此,不得不把式神的契约转移给新的阴阳师。让新一代的阴阳师重新培养!

”可如果有了减缓衰老的配方呢?如果阴阳师可以延缓衰老、延长寿命,那么每个阴阳师都会有更多的时间,来培养强大的式神。只要这个方法行之有效,国内阴阳师联合武士,共同对抗忍者的修行界格局就要发生变化了!那些卑劣而胆小的忍者,最终将屈服在伟大的阴阳师脚下!”

不得不说,北宫良这个人还是真的有一定的远见卓识的。胖子发明了【天卷地】,只是用来给美女献殷勤,而北宫良已经想到未来日本修行界格局的变化。不得不说眼界和格局,终将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听着北宫良描述的这个美好的未来,大石弘也恍然大悟,道:“那就是说,每一个阴阳师都可以凭空提升一个层次的力量了?那么,也就是说,我最终可以恢复柳生的姓氏?继承剑圣的传承?”

北宫良:“不光是这样,你还可以把当初歧视你、迫害你、追杀你的那些忍者们踩在脚下了!”

大石弘:“我只想继承柳生家的荣誉,至于追杀我的忍者,我……”

北宫良:“怎么?你难道还幻想着你是出身服部家族的私生子?你还幻想着你的那一双天生瞳术的眼睛?醒醒吧,可惜你的瞳术已经被服部家族收回去了!”

这一声厉声反问,让大石弘这个壮汉差点崩溃。此时,大石弘竟然在北宫良这个瘦弱的中年人面前,面色苍白地颤栗起来:“不,我是柳生家族的传人,我是剑圣容光的继承者,服部家族的血是我的耻辱!”

北宫良抬脚就把大石弘踹倒了:“懦夫,你应该向你的敌人示以残忍,而不是向你的恩人示以懦弱!记住,即便你继承了剑圣传承,你也永远是阴阳师的剑,记住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你应该为阴阳师而战!”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北宫良和大石弘的对话。有人进来报告道:“北宫先生,那位庄先生疾走下山后,有一辆车接应,目前已经向市内返回了。我们已经按照命令,对其实施最高等级的监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