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加入书签

众人心中都是一片唏嘘,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云沧海竟不是在百年前葬身天玄大陆,而是三年前才真正离世。妖皇大劫已过百年,他们却直到今日,方才真正看清这场劫难背后的一幕幕。他们以前所坚信和自以为通晓的真相和是非,也已在他们的心海之中天翻地覆。

“一直以为和云老弟已是天人相隔,没想到,他竟是三年前才……唉。”慕飞烟一声悠长的叹息,一时之间悲喜交加。为云沧海这百年而悲,又为他有了这么一个后人而喜。他相信,能在临终前见到自己的亲生孙儿,将一直拼死守护的东西托付给他,再亲眼目睹着他的卓然不凡,他离世时,一定是含着安心和微笑的。

妖皇殿中,那一道道看向云沧海遗体的目光充斥着浓浓的感叹、折服、敬重,还有深深的愧疚……这百年在人云亦云下竟将他当做“罪人”的愧疚。

云家的众长老都早已是泪盈.满眶,那些年轻的云家弟子更是攥紧拳头,直直的看着云沧海……那目光同在仰望神明。他们出生之时,云家已是衰落,妖皇城中永远充斥着各种对云家的非议,在面对其他守护家族时,他们从来都觉得自己低人一等,而此刻,他们此强烈的骄傲着自己是云家之子。

淮郡王胸口起伏,他还算平静的道:“原来此,那还真的是上天安排。不过,本王还有一事不明……而且是极重要的一事。”他眼睛一眯,道:“你是何从天玄大陆来到幻妖界的!”

“天玄大陆与幻妖界相隔遥远,纵然是顶级帝君,也无法跨越腹黑妖夫:后院起火了最新章节。而当年天玄大陆侵入我幻妖界所用的隐秘空间通道早已被我们封锁,周围还有三大势力日夜守护,若再敢来犯,必被我们第一时间察觉。而你既然是从天玄大陆到来,却是神不知鬼不觉!若不是你自己承认,我们甚至无人知晓你是来自天玄大陆!难不成,天玄大陆竟又开辟了其他的什么空间通道?或者什么可以跨越次元的宝器?若真是此……”

“天玄大陆的那些恶人岂不是可能随时悄然潜入,那我幻妖界,岂不是随便可能再度遭遇百年前的天降危机!”

淮王的话,让不少人呼吸一滞,纷纷看向云澈。云澈看了淮王一眼,面不改色道:“淮王殿下,你杞人忧天了。若是天玄大陆那边真的有悄然潜入这里的方法,那么以他们对轮回境的觊觎,这百年早已行动多次,又怎么会不惜大费周章向这边传音,要以我爷爷的命来交换轮回镜。”

云澈徐徐的道:“三年前,我知晓了自己的身世,又身怀爷爷的托付之物,自然是无比渴望回到幻妖界,既为认祖归宗,更为完成爷爷临死重托。所以这三年来我拼尽全力寻找到来这幻妖界的方法。果然苍天不负,我在机缘巧合之下,找到了一件可以穿梭至此的宝器,从而在三个月前,归来幻妖界。”

云澈自然不可能把他被太古玄舟带到这里的事实说出,但他所描述的倒也并不是胡诌,因为他口中的“宝器”,指的就是太古玄舟。淮王一皱眉,刚要开口,云澈却紧接着继续说道:“至于这宝器是什么,现在是我云澈的私有之物,淮王应该不会无礼到连这个都要追问吧?”

淮王即将问出口的话被云澈给堵了回去,他没有再说话,眉头暗中收紧,眼眸深处更是晃动着刺骨的杀意。小妖后看了淮王一眼,目光转向云澈,手臂抬起,灰色的衣袖下,一截雪白的少女玉臂伸出:“云澈,先将妖皇玺交还给本后吧。”

淮王脸色一阵抽搐,却是完全无可奈何,他深知小妖后一旦得到妖皇玺,他要达成自己的目的,难度便会提升数十倍,搞不好还要自食恶果,但此番妖后大典之中,他却无法阻止。而同时,妖皇玺的出现,也让小妖后心境注定激荡,手持妖皇玺,她才是真真正正的幻妖之帝,她的实力,还有处境,都将随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以,云澈亮出妖皇玺,却没有呈上,反而收起。这让一向静若寒潭的小妖后都已是无法自抑,此刻主动面向云澈。

面对小妖后的亲口素要,云澈却是没有向前,更没有拿出妖皇玺的动作,而是站在原地,面色平静无比的道:“我拒绝。”

云澈的回答出乎所有人预料,小妖后纤眉微微一翘,大殿众人也都是面露惊诧,面面相觑。

“这……”云家众长老都是一阵傻眼,云轻鸿动了动眉头,却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云澈。

内心焦躁憋屈了很久的仲王终于是抓住了一个攻击云澈的契机,向前一步,大声道:“云澈!你好大的胆子!妖皇玺是我幻妖王族之物,对我幻妖王族至关重要!你难道想私吞不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