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加入书签

莫问耸耸肩,不再理会那个白富美,既然别人不愿意说,他也没有兴趣知道。

虽然他感觉身边的女行事有些古怪,但那又关他什么事情。

车一路向前,缓缓的行驶着。

“你去白山市干什么?”

许久,那白富美似乎有些无聊,自己找个话题道十三爷的嫡福晋。

“去长白山旅游。”莫问睨了白富美一眼,淡淡的道。

“你也去长白山……”

白富美眼闪过一抹惊讶,但似乎有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于是赶忙道:“车上很多外地人都是前去长白山旅游的。”

莫问疑惑的望了白富美一眼,她解释个什么?她去不去长白山关他屁事。

午,大巴车驶入白山市客运西站,乘客们依次下车。

莫问伸了一个懒腰,望着眼前陌生的城市,嘴角微微勾了勾。世界之大,他去过的地方却是很少,有时间一定到处走走,游遍世界各国。

他刚下车,白富美也领着四个保镖下了车,一路上行事匆匆,似乎早有安排,两辆车早就停在客运站外面,把他们接走了。

莫问摊开地图,确认了一下长白山的地理位置,然后就近找了一个前往长白山景区的旅游团,有当地的熟人带路,自然会少走很多弯路。

旅游团第二天早晨才出发,莫问当天在白山市找了一个旅店住下,第二天终于跟着团队上了路。

长白山的景区有不少。游客几天几夜都逛不完,但相对于偌大的长白山山脉来说。景区包含的范围只能说是冰山一角,长白山山脉深处,大多都是罕有人烟的区域。

旅游团一行二十几人,男女老少都有,莫问跟着团队,并不跟人说话,始终拉在队伍的最后面,旅游团的人有时候几乎忘了有他这个人的存在。

“哎。那些人是干什么的?怎么背后竹篓在大山里穿梭,难道他们都是长白山里面的原始居民?”

一名年轻的女游客站在半山腰的悬浮桥上面,似乎发现了什么,突然指着下方一片树林道。

那是长白山的原始丛林区域,寻常游客基本不会走到哪里去,顶多在人工修建的景区里面逛逛。

女游客的话,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一个个都往下方的丛林望去。只见下方的确有四五个人,穿着古朴,背着竹篓,敏捷的在密林穿行,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众人视线,掩盖在了原始森林。

那些古怪的人。对于生活在外界的游客来说,自然一下就提起了兴趣,很多人纷纷第一时间拿出手机与相机拍照,生怕慢了就拍不到那些原始人。

“那是长白山的采药团,他们有一些是生活在长白山山脉周围的村民。采药为生,与外界沟通很少。还有一些属于外界进入长白山的采药团。他们通常装备齐全,能找到一些珍稀的药材。”

导游小姐笑着解释道,采药团属于很普遍的事情,他们经常在长白山里面出没,寻找一些很珍惜的药材,他们通常对野生药材很了解,穿梭于深山,一旦找到了罕见的药材,能卖一个不错的价钱。

一些很珍贵的珍奇,往往能价值千金,所以吸引了很多人前往长白山寻药。

不过深山老林里面寻找药材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很容易遇上危险,不说山里面的野兽与毒虫,很多珍贵的药材都是生长在悬崖峭壁上面,或者很隐秘的地方。

为了寻找那些药材,采药团的人经常发生从悬崖上摔下去的事情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除此之外,荒郊野外,没有法律制约,还有一些故意潜伏在长白山的匪徒,专门打劫那些采药团的人,做的就是不劳而获的买卖,不少采药团都栽在了劫匪手。

虽然采药团往往能一夜暴富,但采药团乃是一个很危险的行业,经常有采药团的人在深山里失踪,永远都没有再出现过。甚至发生过整个采药团的人都蒸发这种事情。

经过导游的解释,游客们暗暗咂舌,果然应了那句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采药团就是一个典型的例。

莫问望着逐渐消失在深山的人,眸光一闪,挑了挑眉头,悄悄的跟了上去。众人都没有发现,旅游团队里,突然少了一个人。

莫问从一块崖壁上跳入下面的丛林,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丛林,往那个采药团追去。

因为他发现,那个采药团的人并不是寻常人,而都是有着修为的古武者,他们的来历与导游所说的采药团肯定有所不同,跟着他们,或许能发现一点什么。

他跑到长白山寻药,对当地的环境不熟,等于两眼一抹黑,想顺利找到银牙草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跟上那些常年在深山里采药的人,自然能找到很多盛产药材的区域。

“三师兄,青风谷的那些黄精应该成熟了,我们过不过去采了?”

前面的一行五人的小队伍,一个相貌秀清的少年问身边一名略大的青年人道。

“青风谷的那些黄精虽然不错,但年份都没有五十年以上的,现在采了用处也不大,还是留着以后再采吧。”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