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药玲珑的绝望(1 / 2)

加入书签

药玲珑出手很及时!

周少这一剑,虽然划破了黑白双煞脖子处的皮肤,但是还没有割破两个人的气管和食道。

如果药玲珑再晚一分一毫时间出手,黑白双煞就死定了!

黑白双煞都以为来到鬼门关了,过了好一会儿发现还能继续呼吸,这才尝试着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白皙修长的手,一把冰冷带血的剑。

当看清楚出手的人是药玲珑后,黑白双煞两个人都惊呆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救自己的命的人居然是他们的死对头药玲珑!

药玲珑出手,惊呆全场!

谁都没有想到,身为千湖药家大小姐的药玲珑会出手救援黑白双煞!

周少本能的感觉到几分畏惧!

药玲珑那可怕的魔女大名,他怎么会不知道?

以前周家没有覆灭的时候,他就对药玲珑感到深深的忌惮。

现在近距离的看着药玲珑,周少只觉自己的双手都在发抖。不过联想到自己身后有勾魂殿的杀手韩当做后盾后,周少的心态也就稳定了一些,用质问的口气道:“药玲珑,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家主也感觉到事态没有按照预定的轨迹发展,心中很不安,站出来开口道:“药玲珑,你别忘记了,杨风也是你们千湖药家的死敌。我们这么做其实是在帮助你们灭掉杨风。你从中作梗,你犯糊涂了吗?”

药玲珑夹着剑锋的手指微微一弹,只听“当啷”一声。

长剑顿时就被弹得粉碎了,化成了一堆碎片掉落在地上。

周少惊得连连后退,站在韩当身边这才感觉到一丝丝的安全感。

药玲珑笔挺站着,凝望着周家主:“千湖药家是千湖药家,药玲珑是药玲珑!不要把我们扯在一起!”

周家主惊呆了,他琢磨着这话,好像药玲珑和药家不是一条心……

药玲珑继续笔挺站立,一字一句的道:“我药玲珑做事,向来光明正大。见不得你们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毁了杨风!现在神已竞赛正在进行,你们谁也不能够影响杨风!否则就是和我药玲珑过不去!”

周家主一脸的疑惑。

周少更是感到焦虑无比。

他们之前和羽少盘算了事件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种种突发情况,并且都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但是他们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药玲珑会站出来横插一杆。

难道计划要搁浅了?要失败了?

周家父子心急如焚,一下子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

虽然他们知道勾魂殿的韩当实力深不可测,但是他们之前支付的酬金只是要求韩当击杀杨风以及杨风身边的人。

至于药玲珑,则不再事先商量的黑名单之中。

再说,就算周少有意杀死药玲珑,只怕韩当也不敢这么做吧。毕竟药玲珑是药家的大小姐,这里又是药家的地盘……如果韩当贸然动手的话,怕是也很难活着走出去。

父子俩顿时六神无主……

此刻,场外的无数观众,此刻都感到怪异。

药玲珑不是药家的大小姐么?

怎么不为药家的利益着想?

……

原本还在看台上看好戏的顾长老和药载天,看到药玲珑出手维护杨风后都惊呆了。

特别是药载天,几乎要一口鲜血喷射出来。

不假思索,药载天便猛然站起身,咆哮道:“药玲珑,你脑袋进水了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们药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还不快给我回来!”

药载天声音很大,口吻里带着浓厚的命令味道。

药玲珑却仍旧站在周家父子对面,一动不动。对于药载天的命令,似乎根本没有听见。

药载天更怒了:“药玲珑,我以药家家主的身份命令你,药玲珑你快给我回来,不要杵在哪儿丢人现眼!”

药玲珑一动不动,置若罔闻。

药载天知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极大的挑衅,更加暴跳如雷,嘶吼道:“药玲珑,你听没听见我说的话?”

“我没听见!”

药玲珑的身躯有些发抖,声音却格外的坚定。

药载天目光陡然一冷,一股股可怕的杀气爆发出来,席卷周围,声音里更是充满了浓浓的杀气:“好,好,既然你如此无视我千湖药家的族规,既然你如此不把我这个族长放在眼里,想必你眼中也没有我这个父亲了。也罢,那就休怪我对你翻脸无情了。”

说完,药载天大声询问旁边的顾长老:“顾长老,请问我千湖药家的弟子如果罔顾家族利益,给家族造成无法估量的重大损失,甚至是做出了背叛家族的行为,应当受到何等惩罚?”

顾长老默然,几度张口欲言,最后都收了回来。

毕竟,药玲珑可是千湖药家的大小姐啊。岂能按照一般的族规来接受惩罚?

药载天显然知道顾长老的顾虑,当下暴喝道:“顾长老,药玲珑早已不把她当成千湖药家的人了,也早就未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因此,这种人是我千湖药家的耻辱和败类,你不需要有顾虑,但说无妨!”

顾长老沉思片刻,最后道:“罔顾家族利益给家族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者,当处以三刀六洞之刑;背叛家族者,应当切断右手,钉在火铜柱上,被烈火烘烤致死!”

“好,好,很好!”药载天咆哮道:“这个孽障,就活该受这样的刑罚!顾长老,把这孽障拿下,待神医竞赛后,准备行刑!”

顾长老面色犹豫:“家主,三思啊……”

“我心意已决!你不要再劝了!”药载天一本正色道:“我是千湖药家的家主,凡事都要为千湖药家的利益着想。不能因为药玲珑是我的女儿,我就徇私枉法,罔顾族规!在场的所有药家子弟给我听着,我药载天是一个讲公平公正的家主,向来赏罚分明,绝对不会偏袒任何一个人!”

这番话说的在场的药家子弟很感动,很热血。

但是药玲珑却是再一次被打脸,整个人都好像掉进了冰窖里。

她的亲生父亲,居然拿自己的生死去装比,拿自己的生命去伪装他那一副假仁假义的虚伪面孔。

此刻的药玲珑,比先前更加的绝望,冰冷!

顾长老虚空踏步,来到药玲珑身前,微微道:“大小姐,我奉家主的命令,要擒拿你。还请你不要反抗,免得老朽动手!”

顾长老是药家长老,修为高深,自然压得住异能二级的药玲珑。

但是打心眼里,他并不想伤害药玲珑。

药玲珑失魂落魄的伸出双手:“顾长老,你把我铐起来吧。我不反抗。”

顾长老点点头,拿出特殊的铁链铐上药玲珑的双手,然后带着药玲珑缓缓离开。

自始至终,药玲珑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场上的观众则对着失魂落魄的药玲珑指指点点。

“药玲珑还是太莽撞了啊,居然罔顾家族的利益,帮着外人。真的是给药家丢人啊。”

“是啊,这种人和白眼狼没什么区别。一点忠孝廉耻都没有。活该被药载天处以极刑。如果我们家族出现了这样的叛徒,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做出和药载天一样的决定!”

“药载天到底是个开明的家主啊,药玲珑的行为太伤药载天的心了,我都为药载天感到心疼!”

“是啊,家门不幸,药载天生出这么一个女儿,真是够悲惨的。”

“……”

走过一片片的人群,听着人群中散发出来的种种批评自己的言论,药玲珑绝望的笑了。

嗤笑。

或许,自己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是一个悲剧吧。

前一刻,她站出来为杨风说话,其实还想向命运挣扎一下。那个时候的药玲珑痛恨父亲的偏心,她想要让杨风赢得竞赛,狠狠的打药载天父子的脸。好让这一对父子知道,在绝强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

但是此刻,她亲口听到父亲要处决自己。

她已经绝望了,向命运屈服了。一点反抗之心都没有了……

她只是感觉到恶心!

药载天父子不仅仅是偏心,而是恶心!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