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锡山遗迹的惊天秘密!(1 / 2)

加入书签

“滴答~”

“滴答,滴答……”

鲜血不断往下掉,染红了药伊河脚下的地面。

药伊河的生命气息在快速流逝,谁都知道这是人之将死的表现。绕是药伊河运转所有的真气去治疗伤口,也不见伤口有半点缓解修复的趋势。

几番尝试后,药伊河陷入了绝望之中:“不,不,不可能……毒径人踪灭是何等可怕的毒功,只要是个人都不可能逃脱毒径人踪灭的毁灭,你明明被我的毒气沾染上了,为何没有死?为何?”

药伊河死死的瞪着杨风,他不甘心啊!

自己可是异能五级的高手,在使用了绝技的情况下,居然还没能击杀杨风!

杨风站着不动,五指仍旧保持出击时候的状态:“雕虫小技罢了,也敢妄言击杀我?你为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早就说过,你药伊河老了,这个时代不属于你了。可是你偏偏不听,还非要倚老卖老。这就是报应。”

药伊河气得直吐血:“少在老子面前提什么报应,我只是想不明白,你为何不怕我的毒径人踪灭?”

杨风微微含笑:“你想知道答案,也罢,我就告诉你答案!”

说完,杨风走到旁边一棵被毒径人踪灭毒得枯萎的小树身前,然后伸手一掌拍在小树上。

“轰轰轰~”

只见这棵枯萎的小树居然受到了无穷无尽的生机之力,在极短的时间内重新长出了新芽,最后长出了枝叶。

小生机术!

杨风如今对小生机术的掌握更加的纯熟强悍了!

药伊河看得呆住了:“这是枯木逢春雨?你的医术居然达到了这样的境界!!!”

杨风收手,冷冷道:“这只是我医术的十分之一罢了。你药伊河虽然活了两百年,但是一直苟且偷生的活着。你本以为我的出现是个意外。现在你终于明白了,我的出现根本不是意外,而是必然!”

药伊河被说中了心事,整个人目瞪口呆,脸色十分难看。

杨风继续道:“你原本以为,只要给你足够的时间,你就能够重振旗鼓,重新击败我,重振千湖药家的雄风。但是现在你见识到我的实力,是否感到很绝望?觉得这一切的梦想都不可能实现了?”

被杨风说中心事,药伊河一口鲜血喷出来。

是的,现在的药伊河就感觉到深深的绝望!

杨风的实力在自己之上,杨风的医术也在自己之上,更可怕的是杨风如今仅仅才二十岁,未来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而药伊河自己已经迟迟暮年,这么一比较,药伊河实在受不了打击,连连吐血!

真正残忍的事情,并非灭亡一个人的肉身。而是让这个人在精神上感觉到歇斯底里的绝望!

要是药伊河只是一个一般的对手,杨风才懒得和此人这么多废话呢。

正是因为药伊河身份特殊,杨风花费这么大的口舌,为的就是从根底上灭绝掉药伊河的希望。让他在绝望中死去。

杨风继续说道:“你刚刚不是说这毒径人踪灭是你修炼了上百年的至强毒功么,只要是个人都会被直接毒成粉末?这在我看来也不过就是个笑话罢了,五根手指头,五道青火剑气,便直接斩杀你的一切狗屁至毒功法。”

“噗~”

药伊河再也受不了这种打击,再度一口鲜血喷射出来。

杨风右手微微一挥,洞穿药伊河身外的五道彩虹剑气便慢慢的消散无形。药伊河整个人也缓缓的跪在地上,双手捂着心口,虽然努力的想要站起来,但还是失败了。

只见胸口的五个血洞越来越大,血口周围的青色火焰越烧越旺,烧得让药伊河感到深深的绝望。

“上一次他的真火剑气也不过是绿色的,可就是那绿色的真火剑气就让我的伤口一直无法复原。这一次他居然打出了青色的真火剑气,我明显的感觉到这股青火剑气远远抢过之前的绿色真火,给我造成的伤口,根本没有办法恢复!”药伊河感觉到身上的五个血口带着的五片青色火焰越发的强大,无论如何都无法扑灭。

“要死了!这一次真的要死了!我已经感觉到深深的无能为力了!”药伊河只觉自己的生命气息在快速的流逝消退,照这么下去,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

杨风傲然挺立,一步步走到药伊河身前,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药伊河:“药伊河,我杨风二十岁年纪,却灭了你药家取而代之,如今连你这个开山始祖也被我秒杀了,你服不服?”

药伊河咬牙切齿,怒目圆睁:“杨风,难道你我之间就一定要你死我活么?就不能够有其他的共存办法嘛?”

杨风冷冷道:“共存办法?你想怎样共存?”

药伊河道:“深山遗迹的事情你知道吧?这件事情就是我折腾操控的。现在好几个大势力都相信了我说的话,要给我面子,如果你今天放过我的话,我一定给你更大的利益。”

药伊河有点着急,毕竟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快速流逝,坚持不了多久了。如果在死亡之前杨风还不出手救他的话,他就真的死了。

杨风冷冷道:“你如何给我更大的利益?”

药伊河道:“杨风,我前半夜去偷看了你吸收灵陀罗树修炼功法的事情,你住的地方就在省北张氏少家主张冬青不远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是同一伙的吧?省北张氏应该邀请你过去打帮手了。”

杨风没有反对,直接道:“你说的没错。”

药伊河道:“你不会真的以为这一次前往深山遗迹的只有省北张氏一家吧?”

“哦?你是什么意思?”杨风眉头一皱,顿时感到十分好奇。

看来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啊。

药伊河继续道:“省北张氏只是其中一家罢了,我除了告诉省北张氏这个消息之外,我还把消息告诉了省南云家,以及化武门!”

杨风倒吸了一口冷气:“什么?你把消息也告诉了省南云家和化武门?”

这可真是把杨风吓了一跳。

一个省北张氏的少家主就已经让杨风感到十分头疼了,现在药伊河居然把消息同时告诉了化武门和省南云家。要是这两大势力也参合进来,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