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进入药伊河闭关之地(1 / 2)

加入书签

药家圣地的大门开设在药家后山的中间峡谷之中。

药家后山的造型略显奇特,由左右两座山接连组成,中间是一条狭长的大峡谷,大峡谷尽头就是药家圣地的大门出入口。

入口处是一个很大的广场,此刻广场上跪拜着上百人,很有节奏的对着大门口的方向磕头。

领头的人乃是药玲珑和药傲虎。

只听药玲珑嘴里默念着什么口诀心法。她手心的卷轴散发出一道光幕,光幕长达几丈有余,上面显示出一个沉睡老者的模样。

这老者的影像较为模糊,若隐若现,忽明忽暗,好像随时都会灭掉似的。

不过杨风惊讶的发现,随着药玲珑等人的磕头,以及她默念口诀……光幕上的影像越来越清晰,那个老者的精气神也越来越明晰。

“请药伊河老祖出关!”

“请药伊河老祖出关!”

“请药伊河老祖出关!”

“……”

上百名药家重要成员异口同声的呐喊着,从天亮呐喊到天黑,从未中断过……不少人的嗓子都沙哑了,但是这呼喊声却从未中断。

“轰轰轰~”

光幕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老者的光影越来越清晰,隐隐的,这老者的图像开始在动弹,隐约之间散发出很强盛的气息。

药玲珑见状大喜,心中说不出的激动:快了,老祖的图像在动了。这是老祖即将苏醒的征兆,一旦影子开始动弹,就意味着药伊河老祖即将苏醒出关。老祖还活着!

很快,药伊河的映像就变得清晰可见,眼睛都睁开了。

“刷!”

老者药伊河睁开眼睛的瞬间,场上每个人都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惊悚!

如芒在背!

冷汗涔涔!

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被监控了,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这双映像的眼睛看穿了似的。

药玲珑大喜,连声叫道:“在下本任家主药载天之女药玲珑,参见药伊河老祖!”

药伊河映像转过头盯着药玲珑,随后发出了声音:“你就是药玲珑?”

药玲珑只觉这声音来自遥远的九幽之下,带着煌煌之威,深不可测,当下也不敢大意,连声道:“不错,在下正是药玲珑!”

药伊河映像道:“说吧,千湖药家到底发生了怎样的灾难。要是我药家无生死大难,你就准备用你的精血来祭奠我苏醒的损失吧!”

“是,老祖,我这就把我们千湖药家的灾难详细的讲述一遍……”药玲珑一五一十的把千湖药家和杨风对决的详细经过讲述了一遍,最后道:“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现在我们千湖药家已经无人可以战,如果药伊河老祖再不出手的话,只怕我们千湖药家马上就要被杨风给灭了。还请老祖出手!”

药玲珑说的很详细,不过难免添油加醋一番,把千湖药家完全塑造成正义的一方,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卸在杨风身上了。

药伊河映像沉默了一会儿,语气却仍旧那么的风轻云淡,仿佛千湖药家的这点磨难,在他看来不算什么似的:“哦?连续小载舟都被杀了么。我可记得二十年前,他就已经是气海境界高手了呐,看来这个叫杨风的还真有两下子。”

药傲虎叩首,咬牙道:“还请老祖出关,为我们千湖药家灭了杨风,恢复我千湖药家的鼎盛辉煌。”

药伊河影像冷冷的瞥了药傲虎一眼:“你们真是一群饭桶,一个比一个没出息,这么多年来了,我给你们这么多恩泽,你们却连一个家族都守不好。简直枉为我药伊河的后代子孙,把我的老脸都丢尽了!”

药傲虎咬着牙,不断叩首:“还请老祖出关,为我们千湖药家报仇雪恨!”

药傲虎和药载舟的感情最深,虽然不是亲生父子,但却胜似亲生父子。药载舟的死,对药傲虎的打击尤其大。

药伊河很无奈:“我出关一次,等于断十年修行之功。尔等子孙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药家炼丹一脉,由谁在负责?”

药傲虎恭恭敬敬的道:“之前是由家师药载舟负责,现在家师被杀,禁地的大小事务,暂时由我带领。”

药伊河的映像开口道:“好,我一会私下传音给你,告诉你需要准备的东西。待你准备妥当后安置在特定的地方,我自会出关!”

药伊河话音刚落,光幕就直接收拢化成一道光束,然后没入了药傲虎的脑海之中。

药傲虎浑身大震,马上盘膝坐地,仿佛在吸收药伊河传递过来的信息。

过了好一会儿,药傲虎才恢复神色,缓缓站起身。

药玲珑马上兴奋的上前,问:“傲虎,药伊河老祖说什么了?”

药傲虎很兴奋,眼睛里闪烁着很疯狂的味道:“老祖说了,要一百名活人的鲜血做为祭奠,方才能够弥补他十年修行之功,待我准备好了,他就会出关了!”

一百名活人做祭奠,在药傲虎嘴里说出来,是那么的轻松。

好像,他根本就没在乎过这些人的死活!

药傲虎疯狂道:“到时候,药伊河老祖一出关,杨风必死无疑!玲珑,我现在就去禁地里面准备一百名活人,马上开始祭奠。你安抚好这些药家成员!一切大事,待老祖出关后弹指间即可搞定!”

药玲珑不知为何,忽然感到一阵忧郁,表情略显木讷,只是点了点头。

药傲虎快步走到禁地大门口,吩咐两侧守卫开门,然后大笑着冲进了禁地的大门。

药玲珑简单的吩咐了场上的药家成员几句话,也跟着进入了禁地。

只是她没有看到的是,就在药玲珑进入大门的后一刹那,另外一个人影也跟着进入了大门。只不过此人速度极快,快得如同一阵风。

两侧的守卫都没能看到人影。

这人自然就是杨风了。

“还好我来的及时,要是往来一步,只怕就只能被药伊河拍死了。但愿现在还有转机的希望。”杨风潜入禁地后,心中倍感庆幸。

不过马上他就被禁地内的景象给震撼了!

只见禁地内如同一个巨大的城堡,应有尽有。跟随着药玲珑的脚步,杨风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路径,最后来到了一处中央的大厅。

这大厅是一个巨大的角斗场形状,斗场中间设置了巨大的铁笼,铁笼中则关押着大几百上千个活人!

活人!

这些活人因为长期关押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多半都精神失常了。衣衫褴褛,连山中野兽都不如,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站在一块石头后面,杨风清晰的感觉到这些人的呐喊,嘶吼,悲鸣……

他们当中有一些人想要逃离这个铁笼,不断的冲撞铁笼壁,结果被撞的遍体鳞伤。

“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我要出去,我要回家!”

“我就是来这里采药的,怎么就得罪你们了?我家中还有老母亲还有小女儿,我不回去他们会死的。求求你们了,放我回去!”

“……”

无数人的哀鸣求救,却没能让药傲虎眨一下眉头。

一个个穿着医生制服的研究人员来到铁笼边上,宛如挑宠物一般的挑选这些人,但凡被选中的人,就会被守卫带走,带往实验室。

然后实验室里发出肝胆裂穿的惨叫声。有些直接变成了肢体碎片被装在容器里面带出来,血粼粼的一片。

而还有一些人则是被截取了部分肢体,被重新扔回到铁笼之中,如同死鱼一般的在地上发抖,挣扎,生不如死……

其中多半都是青壮年,其中有相当部分是少年儿童,还有一些没有断奶的婴儿躺在母亲的怀里。饶是母亲如何不肯,结果婴儿还是被守卫抱走,前往实验室。

杨风只是短短的看了片刻时间,就看到三名婴儿被守卫强行抱去实验室。其中一名未断奶的婴儿直接变成了尸体碎片,装在一个容器里面泡着药酒……

另外两名婴儿,其中有一名婴儿被削去了左臂和左脚。另外一名婴儿则是被削去了右臂和右脚。

这两名婴儿送回到两名母亲怀里的时候,只听那两名母亲抱着残缺的孩儿,嚎然大哭。

“我的孩儿啊!你才出生六个月,就要被人削去手脚,啊啊啊啊……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居然上天要这样惩罚我的孩子啊……”

“啊啊啊,玲儿……玲儿……”

两名母亲抱着残缺的婴儿,几度陷入了疯狂之中。

很快,那两名婴儿因为失血过多就死去了。两个母亲更是扑在地上哭得肝胆裂穿,伤心欲绝。

这一切的一切,杨风都看在眼里!

“玛德,什么狗屁药家的圣地,分明就是一个藏污纳垢之地。堂堂千湖药家,居然做出这等人神共愤的事情!这样的一个家族,居然还敢以医家自居?简直在玷污医家这两个字。不灭千湖药家,简直天理难容!”

杨风双手紧紧的捏着拳头,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那些人解救出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