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1 / 2)

加入书签

杨风都没有看到,妯百阅的瞳孔在这个瞬间由原来的黑色,变成了淡淡的金色瞳孔。

只是出现金色瞳孔的时间很短很短!

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别说杨风没发现,就连一直盯着妯百阅的骨先生都没有发现。

被妯百阅死盯着的骨先生,在这个瞬间,只是感觉到有一种被妯百阅瞬间看穿的错觉!

是的,错觉!

骨先生心中就是这么认为的。

这肯定是错觉!

自己内心深处隐藏得最深的想法,怎么可能被人看穿呢?

不可能!

妯百阅没有继续询问,而是停了下来,转身看着窗外,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看来是老雇主请的勾魂殿了。杨风,他身上已经问不出更多的信息了。”

杨风点点头。

心念一动,周围的剑气疯狂的扑向骨先生!

虽然不是十八彩虹,但是这些剑气的攻击力丝毫不亚于之前的十八彩虹,甚至还犹有过之。

骨先生想要抵抗,却惊骇的发现这些剑气的攻击速度太快了!

当自己意识到想要抵抗还未做出反应的时候,这些剑气已经击穿了自己的五脏六腑。

连同气海,一并被击穿。

“啊啊!”

骨先生惨叫不断,然后倒在地上口吐鲜血:“我能够感觉到,你的修为不过气海境界,居然能够淬炼出剑意,而且还能够这么轻松的就击杀我?这怎么可能呢?”

“剑意神通,你是不会懂的!”杨风冷冷道:“你如果早两天出此策略,我杨风或许就真的会死在你的手里。只可惜你一开始想着不费吹灰之力就要灭了我和普渡门。后来发现雷利和黎万兴出现了,这才出此下策。”

顿了顿,杨风道:“赌运气,你输了。我杨风的运气一直很不错!”

说完,杨风心念一动,剑气更盛,直接把骨先生的身体都切成了碎片,最后化成了一片血雾!

死了!

杨风风度翩翩的走到妯百阅身前,恭声道:“百阅上师,你真是料事如神!又为我免除了一场灾难。”

妯百阅神色淡然:“最近的普渡门的确很不太平,这些也都是雕虫小技罢了。现在只需要让人把廖海兵给逮住了,说明一切事情,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杨风点头:“我刚刚已经让人盯着廖海兵了,此刻廖海兵还在酒店的房间里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力折腾美女。他完全没有意识到我们识破了骨先生的诡计。”

妯百阅道:“那么,你打算如何应付这五百多名江湖豪杰呢?”

杨风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凝望着妯百阅的眼睛:“你不是号称机关算尽三千步么,难道你猜测不出来我会怎么做吗?”

妯百阅微笑道:“如果我告诉你,我看不透你呢?”

杨风倒是有点吃惊了:“这……是实话?”

妯百阅道:“实话。”

杨风松了口气:“你可别骗我啊,其实我并不喜欢被人看穿的感觉!”

妯百阅隔着面纱,抿嘴笑道:“放心,我看不穿你。就算能看穿,我也不会去看。因为我也不喜欢看穿别人还要和别人共事的感觉。”

杨风这才彻底松了口气,然后道:“我的运气很不错,所以这些江湖豪杰的事情不能简单处理。无规矩不成方圆,我普渡门不能受别人的蹂躏,但是如果有人杀了我普渡门内的酒店工作人员,那么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不可轻饶!”

妯百阅微微笑了。

杨风也笑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同时笑了。

……

酒店里。

廖海兵的住房。

刚刚经历过男女之间大事的廖海兵此刻很潇洒的靠在沙发上,享受着一股霸气的感觉。而在沙发的另一侧,则躺着一个美女。这个美女是会昌市的大美女,这一次被廖海兵带过来的。

不过这个美女被廖海兵折腾得半死,身上还有一些血。洁白的肌肤上出现了多处血痕,这些都是廖海兵的双手给掐出来的,可见一斑。

美女满脸虚弱的靠在沙发上,身体都在瑟瑟发抖,看廖海兵的眼神都充满了畏惧。

这个男人太变态了!

美女还没见过这样的男人。本来这一次跟着廖海兵来这里,她就是被逼迫的,如果不是因为廖海兵绑了她的家人威胁她,小梅这才迫不得已上了廖海兵的贼船。

毕竟廖海兵是会昌市的大佬,除了屈从,小梅实在没有别的办法。

可是美女万万没有想到廖海兵如此变态,此后廖海兵那简直要命啊。

廖海滨叼着一根烟,很霸气的看着美女:“小梅,我刚刚的表现很霸气吧?”

小梅很害怕,一个劲的点头:“恩,很厉害!”

廖海兵夹着烟,霸气笑道:“知道就好,过几分钟我还要来一次。这一次你可一定要好好配合我!”

小梅听了浑身哆嗦的更厉害了。

廖海兵道:“今天老子很开心。因为老子要做成一件大事了。这诺大的仁湖都将变成一片焦土。哈哈哈,今天老子一定要好好的爽一把,爽到天上去!”

言罢,廖海兵掐灭了烧到过滤嘴的香烟,然后站起身,一边朝小梅走去一边脱衣服:“小梅,我缓过神来了,现在我们再来。哈哈哈,我们再来……”

“啊,不要!”小梅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也顾不上穿衣服直接就奔房间大门而去,想要离开房间逃跑。

廖海兵也不去追,只是冷冰冰的道:“想走是吧?你走啊。你走了,那就别怪我直接结果掉你的老母亲!”

小梅的脚步陡然停了下来,不得已转过头来盯着廖海兵:“廖先生,我求你了,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妈妈,我妈妈的身体本来就不好……”

廖海兵十分霸气的道:“想我好好对你妈妈,那么你得拿出你的诚意来才行啊。”

小梅很纠结,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神都没有了神韵,黯淡无光。

“哈哈哈,在我廖海兵面前也想着逃跑,你这是不给我廖海兵面子啊。”廖海兵慢悠悠的走到小梅身边,伸手拉住了小梅的手臂,放肆的大笑道:“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还是好好的留下来伺候我吧。”

说完,廖海兵一把将小梅拽入自己的怀中,然后横抱起小梅,把小梅重重的扔在沙发上:“哈哈哈,我的宝贝儿,我这就来了!”

说着廖海兵作势就要扑过去。

便是这个时候,房间的大门忽然被暴力砸飞。

“嘭!”

房门猛烈的砸击在廖海兵的正面,把廖海兵整个人都砸飞了。

“嘭咚”一声,廖海兵重重的砸在地上,一阵头目眩晕,过了好半晌,廖海兵才摇头晃脑的站起身。

只见沙发上多了一个男人。

男人就坐在小梅的身边。

此刻男人还给小梅过上了一件大浴巾。遮住了小梅身上要紧的部位,饶是如此,仍旧可以看出她有这一个美妙窈窕的身材。

而这个男人,则是很潇洒的坐在沙发上。

廖海兵顿时大怒,冷冷道:“你特么的谁啊?居然胆敢坏老子的好事,你不知不知道接下来你会死的很惨?“

坐在沙发上的人自然就是杨风了!

杨风翘着二郎腿,两手舒舒服服的放在沙发的扶手上:“我叫杨风。是这里的主人。”

廖海兵冷冷道:“杨风?我去你还真能装啊,别以为我不知道杨风早就受了重伤,这会儿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你当我是傻子吗?”

“哈哈哈,你要是杨风,我还是省南云家的家主云飞扬呢。哈哈哈……”廖海兵一个劲的哈哈大笑着。

杨风仍旧保持这样的坐姿,一双眼睛平静的看着廖海兵,从始至终一言不发。

这时候,门外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很快,一个个廖海兵熟悉的人物进入房间。

冯东,邵天虎,玄一真人,黑熊,李元昊,邵我行,邵青……

普渡门的一干高层一窝蜂的冲了进来。

看到房间里的情况后,大家都吃了一惊。最后他们的目光落在杨风身上,纷纷大喜。

“杨哥!”

“门主!”

“……”

这时候,廖海兵才意识到杨风的身份,当下转头凝望着杨风,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然后换上了惊悚的表情:“你,你真的是杨风?”

看着杨风身上神采奕奕,廖海兵越发的感到惊慌:“那,那骨先生呢?”

杨风冷冷道:“骨先生死了。这鸟人居然想要偷袭我,被我给杀了!”

轰隆~

廖海兵如遭重击,整个人轰然倒在地上。

杨风看了冯东等人一眼:“事情我都知道了,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廖海兵和勾魂殿的一个银牌杀手骨先生……”

杨风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冯东等人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邵天虎道:“我们也是为这事儿来的,没想到门主这么快就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此事情就简单了。”

冯东道:“杨哥,恭喜你了,这是你的福气,也是我们整个普渡门的福气。”

别人或许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但是杨风却是知道的。整个普渡门也就只有邵青和冯东知道杨风的伤势,也只有他们两个知道之前的确情况有多么的糟糕,甚至动过了解散普渡门的念头!

那个时间里,邵青和冯东两个人的精神压力都很大,几乎要崩溃了。

现在,终于时来运转。

杨风看着冯东,看着邵青,然后笑了:“来,冯东,邵青,你们过来,坐我边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