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硬接纳武儒三招(1 / 2)

加入书签

楚南天还要纳武儒亲自杀死他的亲生女儿?

杨风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过头来凝望着场上的楚南天和纳武儒。

只见纳武儒的神色显得很平静,似乎对于他来说,楚南天提出这个要求也不算什么太过分似得。

纳武儒微微沉默,没有马上开口。

楚南天继续道:“纳兄,我说过,楚家清誉不可辱。纳流苏和杨风是侮辱我楚家清誉的罪魁祸首。杨风有魏海清撑腰,姑且让他再苟活一个月。但是纳流苏不行,她必须马上死。只有这样,我楚楚家清誉方才可以保全。如此,我楚南天必将定力支持你角逐七宗常务会的名额。”

纳流苏抬起头,讷讷的看着纳武儒:“不,不要,父亲,不要同意他。”

纳流苏多么想父亲能够拒绝。

她多么希望纳武儒能够维护自己一次,哪怕自己长这么大,父亲维护自己一次!

只要一次,纳流苏也觉得足够了。

但是纳武儒接下来的话,让纳流苏感到深深的绝望。

只见纳武儒简单的考虑一下,便说出了自己的答案:“好,楚兄,我答应你!”

这话一出,纳流苏如遭雷击,整个人猛烈的坐在地上,然后萎了下去。

整个世界,在这个瞬间,变得冰冷如雪,毫无温度。

纳流苏的眼神都没有了焦距,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一语不发。

之前纳武儒打她耳光,虽然纳流苏也觉得冰冷绝望,但是她内心深处还是认可自己身上留着纳家的血脉,那么就应该为纳家做贡献!

至少,纳流苏那时候还是感激纳武儒给了自己生命。

生养之恩,总归还是有一点温度的。

但是此刻,纳流苏彻底的掉进了冰窖里。

她对这个世界,最后仅存的一点点希望,都破灭了。

纳武儒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纳流苏,冷冷道:“流苏,你是我纳家的千金,之前你和楚百胜联姻也好,还是现在你即将死去也好。都是在用你的方式回馈我们纳家。我们纳家会感念你给我们纳家做出的贡献!”

说着,纳武儒缓缓抬起右手,手掌心上凝聚着强盛的真气,作势就要巴掌拍下:“这一次,不是为父不保你。而是你实在做的太过分了!居然给楚家戴绿帽,不但玷污了我们纳家,也玷污了楚家的清誉。为了两大家族的清誉和合作,你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

“轰隆~”

纳武儒的手掌直接拍了下去。

可怕的真气发出尖锐的爆鸣声,惊天动地。

没有人怀疑,纳流苏会在这一掌之下被拍成肉泥。

甚至不少人都发出了尖叫,根本不敢看接下来的场景。

“铿!”

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

大力冲击,冲击波四处飞散。

过了片刻,大家纷纷转头看去。

但见一股透明色的剑气呈现一个半球体的形状倒扣在纳流苏身外。正是这一股剑气抵挡了纳武儒的手掌真气,救下了纳流苏。

大家随后把目光落在了出手的人身上——杨风。

“天啊,杨风居然出手挡住了纳武儒的掌力,好强的剑气防御。”

“居然挡下了纳武儒的掌力。我可是听说纳武儒早在十年前就达到了境气修为,实力之强,可谓惊天动地。杨风居然胆敢出手,好大的胆子啊。”

“杨风这个时候选择站出来对抗纳武儒,很不明智啊。只怕要死了。”

“是啊,对付纳武儒这样的可怕人物,下场肯定会很凄凉。”

“……”

纳武儒面色沉凝,缓缓转过头,凝望着杨风:“杨风,你这是做什么?”

杨风站在门口,右手微微伸出,操控着纳流苏身外的剑气:“虎毒尚且不食子,你居然为了自己的利益,连亲生女儿都下得了手。你连畜牲都不如!我自然是要保护纳流苏。”

“保护纳流苏?哈哈哈,你居然在我面前说要保护纳流苏?真是可笑啊!”纳武儒傲然道:“就凭你,也配谈保护纳流苏?你有这个资格吗?”

杨风道:“有没有资格,你可以试试看。”

纳武儒直接发飙了:“好大的口气!我要杀我自己的女儿,干你屁事。既然你非要把自己搭进来,那么我看也不必等到一个月后的江宁拳坛赛了,今天在这里我就结果掉你!”

说完,纳武儒手掌心的真气再度暴涨,作势就要继续轰向地上的纳流苏。

“等等!”

魏海清这时候道:“纳武儒,你毕竟是长辈,对杨风一个小辈出手未免不太公正。不如这样,我给你三招的机会,如果你三招之内能够杀死纳流苏,杨风绝不干涉。”

魏海清的话,很有分量。

纳武儒微微一怔。

随后魏海清冲杨风道:“杨风,你觉得这个办法可不可以?”

杨风道:“可以。”

魏海清冲纳武儒道:“纳武儒,你觉得呢?”

纳武儒看了楚南天一眼,楚南天微微点头,显然是默许了。

在楚南天看来,纳武儒的修为虽然不如自己,但也差距不是特别大。以纳武儒的手段,如果全力出手的话,杨风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

更何况三招?

纳武儒点头:“好,既然魏门主开口了,三招就三招。若三招之内我还杀不死纳流苏,我便不再杀纳流苏了。”

魏海清松了口气:“我会做一个公正的裁判。你们开始吧。”

这时候童百艳传音给魏海清:“门主,纳武儒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啊,一招之威都足够击杀杨风多次了,何须三招?你这样,真的能够为杨风排忧解难吗?”

魏海清回道:“你说的这些,我又何尝不知道呢。但是我现在也只能够为杨风做这么多了。”

童百艳微微不悦:“都是这个杨风多管闲事啊,你说自己好不容易全身而退,还折回来管这个纳流苏干什么。这不是自己去送死么。”

魏海清却很赞赏:“艳子,你这样说就短视了,难得看到你这么短视的时候。正是因为杨风是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才配得上成为我魏海清的盟友。如果我魏海清的盟友是个自私自利的人,那么我还真是看错人了。”

童百艳仔细想想,似乎是这么个道理,当下也不再数落杨风的不是了。转而传音道:“可是杨风哪里抵挡得了纳武儒三招啊?万一死了怎么办?”

魏海清微微道:“只要有我魏海清在,杨风就死不了。”

童百艳惊讶的看着魏海清,传音道:“难道你打算……”

魏海清传音道:“不错,我魏海清是个崇尚实力的人,什么狗屁清誉,在你拥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什么清誉都是笑话。如果杨风真的遇险了,我肯定要出手救下的,至于别人是否说我言而无信,我魏海清何必在意呢?”

童百艳再一次对这个门主刮目相看,然后露出欣慰的笑容。

“呼~”

纳武儒深吸一口气,准备出手。

楚南天传音给纳武儒:“纳兄,一会儿你务必下重手,不能折了我们两家的气势。”

纳武儒点头,回道:“楚兄放心,我明白!绝不会留手!”

随后,纳武儒的手掌心缓缓抬起,周围的空气都倒流汇聚在纳武儒的手掌心,形成一股球形的高浓度的真气。

威势惊人!

隐隐的爆发出策马奔腾的嘶吼声。

杨风站在门口,凝望着纳武儒手掌心的球形真气,目光沉凝:“这股真气居然发出策马奔腾的嘶吼,看来这就是能量密度达到马级的可怕真气吧!果然是可怕!”

杨风也不示弱,右手微微举起,掌心出现一道透明色的剑气,缓缓的悬浮着。

纳武儒的手掌猛然对着纳流苏的头顶拍下。

在同一时间,杨风手里的剑气也脱手飞出。

“剑气大分光,我给出!”

剑气在一路上,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八分十六,十六分三十二……

越分越多,最后化成一个半球形,猛然的覆盖在纳流苏身外。

而在这同一时间,纳武儒的真气圆球恰好轰击在剑气大分光的剑气罩上。

“轰隆~”

强大的真气球不断的扑杀剑气罩,爆发出群马奔腾的威能!

但是剑气罩始终稳固如山,虽然被轰击得变了形状,但是始终没有办法攻破剑气罩。

数轮强大的攻击过后,真气球消散了。

剑气罩,稳固如山。

全场惊呆了!

杨风居然挡住了纳武儒的第一招攻击!

每个人都感觉不可思议。

纳武儒,那可是一等一的高手啊,第一次出招,居然被杨风硬生生的挡下来了。

每个人都惊呆了。

魏海清,童百艳。

宁采,楚百胜,纳武云,纳武儒,楚南天……

都惊呆了。

杨风淡淡道:“你还有两次出手的机会,希望你珍惜每一次机会。”

纳武儒心中震惊,刚刚出手,已经用了三成的实力,就算是高能气的高手也抵抗不住啊,没想到杨风那么轻松就抵抗下来了。

杨风,也太可怕了点吧?

纳武儒不动声色,冷哼道:“算你还有两下子,刚刚算我大意了,让你捡了个便宜。下一次,你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给我出!”

纳武儒冷哼一声,右手心陡然出现一个排球大小的巨大球形高浓度真气,对着纳流苏再一次茫茫的拍下。

这一次,纳武儒出手速度很快,几乎没有任何的前兆,完全不给杨风出手的时间。

如果是其他人面对出手如此之快,只怕就来不及保护纳流苏了。

但是杨风练成了剑意,剑意的速度何等之快?

“糟糕,这一次他出手的真气球比刚刚大了好几倍,我刚才打出的剑气罩会被击破。”杨风没有任何犹豫,出手就是二十七道蓝色彩虹。

二十七道蓝彩虹瞬间出现在纳流苏的周身,把纳流苏死死的保护在其中。

如今的杨风,早已今非昔比。

蓝彩虹的威力自然也远非之前的蓝彩虹可以比拟。

只见那真气球高度凝聚,顷刻间就击碎了十几个蓝彩虹,一路势如破竹,锐不可当。最终一连击碎了所有的蓝彩虹,轰击在透明色的剑气罩上!

“轰隆~”

本就威力大减的真气球,遇到剑气罩的阻挡后,最终双双消散,最后化于无形。

二十七蓝彩虹没有了,剑气罩没有了。

真气球也没有了。

剩下的,只有周围人无数的震惊。

……

“什么?纳武儒第二次的攻击,居然还是被杨风给阻挡下来了!杨风也太可怕了啊。”

“好可怕的杨风,居然挡下了纳武儒的第二招攻击!杨风才二十岁啊!”

“纳武儒是江宁成名已久的一等一高手了!居然两次攻击纳流苏都被杨风给挡下了,太不可思议了!”

“杨风的强大,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想象。我原本以为杨风就是个吃软饭的呢,没想到他这么强。”

“接下来,纳武儒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了!真不知道纳武儒能不能成功穿破杨风的防御击杀纳流苏啊。”

“嗯,我也很期待,但是感觉杨风应该是守不住的,毕竟纳武儒是成名已久的高手,拥有压箱底的手段肯定很多。”

……

纳武儒再也不能够淡定了,刚刚打出这么强大的攻击,居然还是被杨风给抵挡下来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