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再见纳流苏(1 / 2)

加入书签

魏海清身穿一身青色的衣服,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阵阵的青光,耀眼夺目,让人不寒而栗。

“老七,别着急,我看看。”魏海清蹲下身,伸手捏住了黑衣人的双手,仔细的查看过后沉声道:“好密集的裂缝,如果不是用高能气及时制止这股裂缝的扩张,只怕你的双手此刻已经废掉了!”

老七连声道:“门主,我的双手还有得救吗?”

魏海清道:“当然,杨风的真气还只是散气,刚刚的攻击也只是用散气发动的。虽然可以击伤你,但是对你的伤害程度是有限的。我用虚谷气为你治愈。”

老七十分激动,连忙道:“那快请门主为我治疗。”

魏海清点点头:“好,你坐下来,双手不要动。接下来无论我对你做什么,你都不要抗拒我的真气。否则你的双手可就废掉了!”

老七凝重的点头:“门主放心,你做什么我都不反抗。”

魏海清不再说话,而是运转虚谷气进入老七体内,进而弥漫在老七的双手上。

只见极为玄妙的真气弥漫在双手的无数裂缝中,这些裂缝开始不断地融合,修复。短短几十秒的时间,大部分的细小裂缝都已经修复了。只剩下几十条较大的裂缝还在流血。

“恩?这些裂缝居然首尾相连,息息相关。杨风的这个绝技还真是玄妙啊!”魏海清似乎遇到了一点问题。

老七担心的问:“门主,难道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老七很担心自己的双手无法修复。

魏海清一脸淡定:“无妨,这些小问题还难不倒我。虽然我无法完全勘破杨风这门绝技的奥妙,但是我只要加大虚谷气的量,就可以把这些裂缝完全的抹去!”

说完,魏海清微微用力,身上的虚谷气再一次爆发,很快就压制了周围的裂缝。无数的裂缝开始愈合,几个呼吸的时间,老七的双手就恢复如初。

上面的无数裂缝,都被抹去了。

魏海清收手,深吸了口气:“老七,你试试看,双手是否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老七尝试着活动双手,还施展了五指天本刺,发现一切完好如此,没有任何不适应。

老七这才松了口气,惊喜交加:“门主,我没事。一切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多谢门主出手为我化解伤势!”

魏海清微笑道:“你能够恢复,我也放心了。再说了,你这一次出手也是受我的指派,我若是不为你治愈伤势,哪有这样的道理!”

老七道:“门主的猜测是对的,杨风这个人的确十分的强悍!明明只有散气的修为,居然能够三两下就击败我李丰。我李丰可是刚刚踏入了高能气啊!居然输了,实在是给十字门丢人现眼!”

魏海清道:“这不怪你,看来艳子的眼光没看错。杨风这个人的确不得了。散气的修为就能够击败你这个刚刚踏入高能气的强者。足够惊天动地了!”

李丰羞愧的低下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魏海清道:“而且我还看的出来,杨风对付你,根本就没有用尽全力。如果他用尽全力的话,只怕你会败得更快。”

听魏海清这么说,魏海清只觉自己更加的羞愧了:“门主,我……我……我真是太没用了。”

魏海清双手负背,凝望着天空的黑色苍穹:“不是你太没用,而是杨风太强了!”

李丰道:“门主,我有一件事情想不通。既然杨风连老十都杀了,分明就是不把我们十字门这个盟友放在眼里。我们十字门在中海市好歹也是比肩三巨头的存在,岂能容纳一个杨风小儿这么藐视?为何不直接杀了他?”

魏海清陷入了沉思之中。

显然,这个问题魏海清也沉思了很久,纠结了很久。

半晌后,魏海清道:“罢了,就按照艳子说的去做吧。艳子说的没错,现在的江宁,除了我们十字门之外,也就只剩下普渡门有直面省三巨头的胆略,其他的门派皆是贪生怕死之徒,不足为盟。今日一战,足见杨风的天才实力了。在给杨风一些时间,只怕他会很快成长起来。如此盟友,值得结交。”

李丰道:“那老十的死,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吗?”

魏海清沉声道:“我给过你们机会了。今天不就是你嚷嚷着要去给老十报仇的么?如果你今晚杀了杨风,那么我也不多说什么。但是现在结果你也看到了,你根本杀不死杨风。那么,老十的死就这样作罢吧。”

李丰很不甘心,双手紧紧捏着拳头。他很憎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杀了杨风:“我知道是我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可是我心里就是不甘心啊。”

魏海清沉声道:“既然知道自己技不如人,那就不要再纠结这个事情了。”

李丰还是不甘心的道:“门主,这个馊主意肯定是童百艳出的吧?”

言语之间,李丰还带着对童百艳深深的不满。

魏海清没有否认,直接道:“没错,当初我听闻黄竹被杨风杀死后,也愤怒的要去灭了杨风。倒是艳子及时提醒我,让你去为黄竹报仇,也是艳子出的主意。”

李丰道:“门主,黄竹可是我们结拜过的兄弟啊。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杨风手上啊。”

魏海清冷冷道:“我说过,老十的死是由于他低估了李东卡的实力,这个联合行动是老十自己的个人行动,当然也是老十过分的相信雄兵营的情报和实力了。其二也是因为老十自己狂妄自大了。居然三番五次的藐视实力远在他之上的杨风。甚至当杨风主动出手相救的时候,这厮居然说出了丢弃杨风让杨风成为牺牲品,自己独自逃跑的话。这些话,的确不该说。”

李丰心有不甘,低头道:“门主,之前你前往中海市和杨风结盟的时候,我们大家都是反对的,门主力排众议拍板。那时候杨风远在中海市,和江宁相隔甚远,没有什么往来,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现在杨风来到江宁了,在江宁到处惹是生非。对我们十字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要知道既然我们和杨风是盟友,那么杨风得罪的那么多死敌,也就变成了我们十字门的死敌。我们不能放任杨风在外面这般乱来啊。要么,解除盟友。”

魏海清沉声道:“你们都短视了,在这件事情上,你们的眼光都不如艳子看的长远。我结盟杨风自然有这么做的道理,再过几个月,一切就明朗了。”

说完,魏海清转身离开:“老七,你早点回去吧,这一趟幸苦你了。我还要去一趟乌山药园,就先走了。”

说完,魏海清就消失不见了。

剩下李丰,凝望着魏海清消失的方向:“门主,你未免太高看杨风了吧?杨风纵然是天资聪慧,资质惊人。但是他在我们十字门面前终究渺小得如同蝼蚁一般,我们十字门现在自身的处境都不太好。我们需要更强大的盟友才是啊。比如虎狼会,结盟虎狼会,才是我们众兄弟的一致意见啊。”

虎狼会,在江宁,那是仅次于十字门的存在。

十字门当中很多高层都是赞同和虎狼会结盟,但是遭到艳子和魏海清的强烈反对,这件事情一直搁置下来。导致十字门内的争论一直很大。

李丰,自然是坚持和虎狼会结盟的一方,甚至还主动去虎狼会进行过好几次的游说戳和,但是一直被童百艳以及魏海清反对,这才一直没成功。

“诶,门主,你那么雄才伟略的一个人,为何在这件事情上犯糊涂了啊。区区一个杨风怎么能够和强大的虎狼会相媲美?”李丰带着满脸的失望,一步步的离开了这片废弃的工厂。

……

九阳山庄。

曾海让人当场修缮房屋,搭建临时的木制房间,另外搭建露天的灶台,就地生火做饭。

饭菜上桌,只是几个简单的小菜。

但是萧如烟吃的很开心,期间还和杨风有说有笑,一直畅谈到深夜凌晨时分,萧如烟才起身离开。

萧如烟走的时候很干脆,只留下一句:“杨风,虽然今天的你比我更强。但是他日,我还是希望能够和你堂堂正正的打一场。不亲手击败我,我是不会甘心的。”

凝望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背影,杨风微微笑道:“好,如果有机会,我也想亲眼见识一下扎纸匠的神通手段。”

萧如烟面色含笑:“一言为定。”

杨风道:“一言为定。”

很快,萧如烟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杨风站在院子里,凝望着天空的苍穹。

邵青这时候来到杨风身旁,连声道:“江宁这个地方,真是天才辈出,强者遍地啊。一个扎纸匠居然如此天分。还有后面出现的那个黑影,更是惊天动地之威。想想都让人感到害怕。”

冯东也上前来:“是啊,江宁的水,实在是太深了。这里,才是蛟龙的腾挪之地。”

杨风喃喃道:“那个黑影,就是魏海清了。至于那个黑衣人,应该是类似黄竹这样的存在。魏海清这是来试探我了。”

曾海道:“杨哥,魏海清这番试探,到底是何用意?”

杨风道:“东来山发生的一切,最终还是泄露出去了。魏海清得知我亲手杀了黄竹,自然雷霆大怒。按道理他应该直接上门兴师问罪才是。但是却派一个黑衣人来试探我的实力。看来魏海清是想知道我杨风到底有多大的价值吧。”

冯东顿时明了:“原来如此,如果魏海清发现杨哥的实力平平,那么就直接借黑衣人的手杀了杨哥。如此一了百了,不动声色就为黄竹报仇了。但现在黑衣人被杨哥击败了,魏海清觉得杨哥这个盟友还有很大的价值,打算就此结果掉黄竹之死这件事情,继续维持和杨哥的盟友关系。”

杨风点点头:“不错,魏海清还真是个老狐狸啊。居然用一个高能气的高手来为黄竹报仇,同时还来试探我。”

曾海道:“魏海清真是太阴险了,杨哥接下来我们和魏海清的相处,要更加谨慎了。我总感觉魏海清和我们普渡门结盟,是一件祸事。”

冯东和邵青也骤起眉头,显然也觉得魏海清太过可怕了。

杨风却微微含笑:“无妨,我倒觉得这样的魏海清有点可爱呢。正因为魏海清是个老狐狸,才会想尽办法来试探我,如此我才有机会活下来。要是魏海清是个冲动的莽夫,只怕黄竹死后,魏海清直接就和我拼命了。”

冯东和邵青对望一眼,仔细想想,发现杨风考虑问题的角度总是很特别,如此一想,的确有那么几分道理。

杨风挥挥手:“我们现在初入江宁,还未打开局面,可以说现在是我们最艰难的时刻。等我们熬过这段最艰难的时间,未来必定是光明的。”

说完,杨风转身朝那个临时搭建的木房子里走去:“好了,我闭关去了。你们各自找事情做。”

进入木屋,房门紧闭,房间里的一切都恢复了安静。

冯东道:“好了,我们也赶紧抓紧时间修行吧。我们和杨哥的实力差距真是越来越大了,接下来,一定要更加努力修行才行!”

邵青很认同的点点头。

……

中海市,仁湖普渡门。

这里的大小事情基本上交给了邵天虎和李元昊负责日常事务。

而仁湖的所有财政问题,仍旧由白姐把持着。

如今慕紫嫣已经康复离开了仁湖,整个仁湖也萧条了很多,比杨风在的时候宁静了很多。

这日,白姐在办公室内批改日常的财务条文,李元昊带着江若离推门而入。

“白姐。”

“白姐。”

李元昊两个人对白姐都十分敬重。除了白姐主管普渡门的所有财务事情外,也是因为白姐对工作尽职尽责,对手下的人也都十分照顾,批改财务条文的时候从不亏待手下。

白姐放下手里的文件,微微道:“你们来了啊,这么晚有什么事情吗?”

李元昊道:“我刚刚和冯东副门主通话了,杨哥在江宁一切安好。”

白姐松了口气,脸上的愁容明显的缓解了很多。

李元昊道:“而且,副门主还说杨哥准备在江宁开辟新局面。未来的不久,或许我们普渡门会成为江宁的一股巨头……或许我们的总部会迁移到江宁也不一定呢。到时候,我们就再也不需要和杨哥分离了。”

白姐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但同时又微微皱起眉头:“风哥有志在江宁开辟新局面固然是好,但是江宁不比中海市。江宁是中海省的省会,鱼龙混扎,人才辈出,江湖之水不知道多深。开辟局面的过程,肯定充满了危险和死亡。”

白姐喜忧参半,一方面很希望能够入驻江宁,但是另一方面,白姐又不想看到太多流血的事件。普渡门能够走到现在,一路上不知道流了多少鲜血,不知道做出了多少牺牲。

接下来,杨风立志转战江宁,整个普渡门需要面对的危机和生死,不知道有多么的恐怖。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