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你们不懂杨哥的痛(1 / 2)

加入书签

说出云江南三个字的时候,邵青本能的感到浑身一震:“云江南?他没死吗?”

云江南的可怕,邵青亲眼见识过。

邵青更清楚,如果不是凭借七星剑,杨风三两下就会被云江南秒杀。现在杨风受到了七星剑的极度反噬,导致身体干瘪,血肉萎缩,几乎没有任何战斗力了。

如果云江南还没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邵青想想就觉得可怕。

杨风道:“如果他这么容易死的话,就不是云江南了。”

嘶!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邵青惊悚的深吸了口气,然后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居然没死?!!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杨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一边朝云江南靠近,一边开口道:“虽然云江南没死,但是他受到了重创这是事实,我也不知道云江南现在的伤势到底到了什么地步。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杨风走路的样子很吃力,每走一步都紧咬着牙关,额头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

邵青小心翼翼的看着杨风,然后想要上前搀扶。

杨风微微摇头:“我自己还能走。”

邵青略感失望,但是很快就察觉到杨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一股倔强,也就在这个瞬间,邵青忽然明白了杨风的这股倔强。

随后,邵青再也没有上前去搀扶杨风,而是默默的跟在杨风身后,缓缓走向前方的云江南。

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只见云江南面朝黄土背朝天,如死鱼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但是邵青看到云江南的这个背影的瞬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惊悚感觉。

……

玄一真人传音给冯东等人:“司徒清水已经被真火给烧死了,就剩下一个重伤的云江南。我们要不要过去帮忙?”

邵天虎传音道:“不必了!门主吩咐过我们在这里放哨,防止任何人靠近。现在门主的事情还没完成,我们最好不要擅离职守。”

冯东附和道:“没错,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放哨,防止任何人靠近,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哪怕我们疏落了任何一个人,这都会成为我们普渡门的灾难。所以,请大家打起十足的精神!千万不要玩忽职守,辜负了杨哥对我们的嘱托。”

冯东这话说的很严肃,场上的每个人听了都感到很大的压力。

再也没有一个人提出不同的意见,大家全神贯注,紧紧的注视着周围的情况。

这时候,黑熊狐疑道:“诶,冯东,我发现门主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

冯东微微道:“嗯,我也发现了,杨哥的形体外貌都发生了变化,不过这里夜色太浓厚了,加上我们相隔的距离有点远,看的不是很清楚。”

邵天虎道:“我也看出来,门主的外貌都发生了变化。好像苍老了很多岁。具体我也看不清楚。等事情了结了,我们再去看看门主就知道了。”

黑熊道:“司徒清水已经死了,接下来就剩下一个云江南了。希望门主能够对付掉这个云江南。否则我们普渡门的麻烦就大了。”

冯东道:“嗯,这时候我们绝对不能够节外生枝。”

场上每个人的心情都格外紧张,死死的盯着云江南的身体。

虽然大家都知道云江南身受重伤,但是每个人都被刚刚云江南的强大实力给震慑住了。

……

话说杨风走到云江南身前,发现云江南的确晕了过去。

邵青蹲下身,把云江南翻了个身,探查鼻息后冲杨风摇头:“呼吸虽然很微弱,但是还算正常,还有气儿。应该是重伤了。”

杨风也松了口气:“如此就好。”

邵青浑身松弛了口气:“那么,现在怎么办?弄死他吗?”

杨风骤起眉头:“云江南的身份太特殊了,省南云家家主云飞扬的亲弟弟,要是死在我手上。只怕省南云家会彻底陷入疯狂。到时候我普渡门也就危险了。”

邵青猛然一截手道:“云飞扬的亲儿子都被你杀了,再杀一个亲弟弟又能如何?”

杨风沉声道:“这个性质不一样。云少是云飞扬的亲儿子没错,但是云少在云家的身份地位都比较一般。据我所知,在整个省南云家内比云少天分成就更高的少年还有不少。所以云少死了,对云飞扬来说只是情感上的一种缺失。并未撼动省南云家的利益格局。但是如果云江南死了,那问题就大了。整个省南云家都会陷入疯狂之中。”

邵青道:“你是说,死一个云少,我们尚且还有和省南云家调和矛盾的可能?如果云江南死了,就彻底无法化解了。”

杨风道:“没错,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杀死云江南。把他羁押了再说吧。”

邵青眉头紧皱:“羁押云江南?这太危险了吧?我们并没有能力羁押云江南啊。万一他醒过来,我们可就没有任何办法能够限制住云江南了。”

杨风沉声道:“你说的这个也是个问题。”

邵青道:“要不要我们直接废掉他气海算了?”

杨风道:“不可,如果废掉他的气海,他就彻底变成废人了。对于省南云家来说,一个废掉气海的人,和死人没有区别。我要让云江南变成我手里牵制省南云家的一张底牌。”

邵青也不争辩了,直接道:“既然这样,那杨哥你直接说吧,如何羁押云江南?”

杨风道:“他伤的很重,要醒过来至少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这时间里,把他放在我的住处就好了。至于如何控制云江南,我会想办法!”

说完,杨风转身就走:“另外,从现在开始,不要让冯东他们任何人靠近我。我不想见任何人!”

“还有一件事情,将若离他们还在我的住处,我不想见他们。把她们也支开,我不想见她们。近期,除了你,我谁都不想见。”

杨风的话缓缓传开……

……

仁湖重新恢复了平静,但是中海四市乃至整个中海省二十二个市的江湖却掀起了巨大的浪潮。

杨风这两个字,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中海省的江湖。

大家都在议论杨风这个人。

“据说杨风这个人战平了黎万兴!还杀了省南云家的云少!”

“何止如此啊,连中海省的顶级大拳师吴子凡都死在杨风的手里了!那可是吴子凡大师啊。”

“更可怕的是杨风杀了南拳门的副门主司徒清水!南拳门的副门主啊,都死在杨风手上了啊!”

“你们知道什么,杨风连省南云家家主云飞扬的亲弟弟云江南都羁押了。云江南啊,那可是整个中海省顶级的大佬,居然被杨风给羁押了。杨风还真是厉害啊。”

“杨风到底是何许人物啊?为何我们以前就没听说过呢?”

“杨风以前是干什么的我也没听说过,反正最近杨风的名声崛起的很快,他所做的事情也太可怕了!”

“疯狂,简直就是个疯子!”

“我看杨杨风这是在找死啊,连番对这些全省的大佬动手,绝比是作死的节奏……”

……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