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魏海清的霸气(1 / 2)

加入书签

仁湖,酒店一楼大厅。

廖海兵等人还在等待,等了足足一个多小时,都没看到冯东。

大家都有些焦躁不安了。

廖海兵直接大喝道:“我看冯东多半是忽悠我们了,刚刚说的多好听啊,说什么去去就来。可是现在都过去一个多小时了,人都不见了。像这样的花招,我们已经受够了。我看大家还是跟着我一起走吧!”

说完,廖海兵带着小弟们,提着所有的东西就转身走向酒店大门口。

果不其然,有了廖海兵的带头,其他的大佬们也纷纷趋之若鹜。

“廖海兵说的有道理,我也要马上离开这里。冯东这个鸟人根本就没有任何信誉可言,三番五次把我们耍的团团转。他真当我们是猴子啊!”

“卧槽,我也受不了了。搞不好这一切都是杨风在背后指使。副门主这么垃圾,我看身为门主的杨风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指使个屁,我看杨风多半是死了。原本还想和普渡门结交一下人脉关系,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了,普渡门就一垃圾,根本没有结交的必要。以后如果普渡门求着上门要结交我,我特么绝对不会给普渡门机会的!”

“走吧走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

五十多个大佬,跟着廖海兵的脚步,纷纷朝大门口走去,眼看就要全部离开。

这时候大厅里面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你们觉得你们这样走了,杨风不会找你们秋后算账吗?”

声音不大,但是很强大的威压,让场上的每个人都感到一阵阴森森的可怕。

大家纷纷转头,只见在酒店大厅角落位置的一个休息沙发上,坐着魏海清。

刚刚说话的人,也就是魏海清了。

当着众人的面,魏海清阻力夹着一根烟,缓缓的抽着:“中海省大拳师吴子凡,南拳门副门主司徒清水,都被杨风给杀了。难道你们认为你们的实力还比这两位大师更厉害吗?”

魏海清的话在场上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这话如果由冯东说出来,未必有这么强的震慑效果。但是由第三方说出来,震慑效果就非常吓人了。

就好像一个人总是说自己很好,别人未必会觉得怎么样。但是如果有别人总是说某人好,那么这话的信任度就会大大的增加。

廖海兵也感觉到这说话的人有点不一样,当下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魏海清,冷冷道:“你是哪颗葱?居然帮着杨风说话?莫非你是杨风手下的人?”

魏海清看都没看廖海兵,继续道:“如果你们觉得自己的实力和刚才我说的两位大拳师尚且有较大的差距的话,那么就请你们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当然你们当中或许有人觉得——就算我实力一般的,但是我的后台很硬朗。那么我要说的是,杨风当着云江南的面杀了云少!你们的后台,硬得过省南云家吗?”

大佬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个人都感觉口干舌燥。

魏海清继续道:“如果你们觉得你们的后台和省南云家尚且有很大差距,那么就不要小看了杨风。更不要说一些对杨风不敬的话。否则杨风疯狂起来,可是连云少都敢杀的,杀你们几个小角色,又算得了什么呢?”

廖海兵听得一身冷汗:“你是谁?”

魏海清淡淡夹了口烟:“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告诉你们保命的办法!”

廖海兵不爽的道:“你说的倒轻松,我们来这里都整整三天了,杨风一直避而不见。这不是在拿我们当猴耍吗?”

魏海清淡然道:“你太高看你自己了,在杨风面前,你居然还敢自比猴子?还挺自信的啊!”

“你!!”廖海兵猛的咆哮一声:“你居然胆敢侮辱我,你可知道我是谁?”

魏海清道:“我知道,会昌市的一条狗而已!”

“你他玛德说谁是狗呢?”廖海兵咆哮着,身上的珍奇暴涨,弥漫在整个大厅之中,让不少人都感到呼吸困难,十分的压抑!

魏海清旁边的艳子看不下去了:“你本来就是一条恶狗。自己不敢独自离去,便撺掇周围的人一起起哄离开。其实你心里对杨风充满了恐惧。你一个人根本不敢忤逆杨风。但是你觉得这是你会昌市在众多江湖豪杰面前露脸的大好机会,于是你就不断的秀存在感,故意营造出一种你很厉害胆敢站出来反抗杨风,很厉害的样子。说到底你就是在蒙骗大家,让大家高看你一眼,为你以后的发展铺垫人脉。我说的没错吧?”

被说穿了心事,魏海清浑身一震,连忙否认:“放屁!我廖海兵是个性情中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不过就是看不惯普渡门这种做事的态度而已。你居然把我说的如此险恶,你到底何居心啊?”

魏海清道:“好,你说你性情中人,那么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一个人离开普渡门!如果你敢离开这里的话,我就相信你刚刚说的话。否则你就是个骗子!惹是生非的骗子,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骗子!”

廖海兵怒极。

艳子这时候道:“你还没听明白吗?现在你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独自离开普渡门,承担杨风的怒火,要么你就留在这里认怂!对待怂包,我从来就只有一个字——杀!”

廖海兵顿时大怒:“妈了个巴子的,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在挤兑我!你们以为我廖海兵真就那么好耍吗?今天我廖海兵要是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我就不姓廖!”

说完,廖海兵身上真气腾腾,化成一道道的可怕的劲气,疯狂的扑向远处的魏海清。

气势如虎,吞灭江河。

百步距离,一瞬而至!

廖海兵站在原地,紧紧的看着前方奔腾的真气:“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两个小蝼蚁也配对我廖海兵说三道四,尼玛活该被我打死啊!”

廖海兵仿佛看见了魏海清和艳子被真气直接碾压致死的情景。

廖海兵甚至想好了为胜利欢呼的动作。

可就这个时候——

一个响亮的巴掌忽然掴在了廖海兵的脸上!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廖海兵直接躺在地上口吐鲜血,身体一阵阵的抽搐,好像随时都会死掉似的。

刚刚那奔腾而去的强大真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不见了。

更可怕的是,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廖海兵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廖海兵:“傻比!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种low比的样子,也配和我们门主说话吗?”

廖海兵直接被打蒙了,脑袋一片空白,耳朵里只觉一阵“嗡嗡嗡”的嗡鸣声,让廖海兵暂时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过了好一会儿,廖海兵才稍微缓过神来,吃力的从地上挣扎着站起身,怒瞪着艳子:“你是谁?刚刚是你动的手?你居然敢打我?你以为我廖海兵就这么好欺负……”

“啪!”

廖海兵话音刚落,再次被艳子直接一巴掌拍在地上。

口吐鲜血,奄奄一息,身体出现了本能的颤动。

“咔嚓!”

艳子抬起穿着高跟鞋的右脚,猛的踩在廖海兵的手掌上。高跟鞋的鞋跟击穿了廖海兵的手掌,把手掌死死的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啊啊啊,好疼啊!别,别,别,求求你别打我了。我服了!我认怂!”廖海兵哪里还敢说话啊。

艳子连续两个巴掌把自己拍在地上,完全无视了自己一切的抵抗和真气,直接碾压式的把廖海兵暴打了!

廖海兵深知,自己已经是刚刚突破异能五级,可谓十分的牛叉了。但是到头来,居然连艳子的一个巴掌都挡不住。

可见这个艳子的修为何其可怕啊!

更可怕的是,艳子不过是那个坐着的男子身边的护卫。

艳子都这么可怕了,那么这个坐着抽烟的男人该有多么的可怕啊见?

艳子见廖海兵认怂了,说话的态度这才稍微好转一点:“你对我认怂没用,好好的去给我们门主道歉吧!“

说完,艳子收起右脚,高跟鞋的鞋跟带出了一点点的血肉,看着很吓人。

“啊!”

廖海兵又复惨叫一声,然后吃力的抬起头看着艳子,战战兢兢的问道:“请问,你们门主是谁?”

周围的人也都纷纷停下了脚步,转头盯着坐在角落头的魏海清。

大家都想知道这个男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毕竟,男子手下的艳子展现出如此强悍的实力,让场上每个人都十分震惊。

艳子傲然的眼神扫过全场每一个人,最后道:“十字门,魏海清!“

简单的六个字,仿佛在场上炸开了锅。

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冷气!

“什么?这个男子就是十字门的门主魏海清?”

“天啊,十字门在中海省的实力极其强大。除了省三巨头外,十字门就是中海省的第四极,绝对仅次于省三巨头的最强门派。除了十字门,中海省再没有哪个门派能够威胁到省三巨头!”

“更可怕的是十字门乃是魏海清一手创立,立派至今不过短短二十年,居然就成为了仅次于省三巨头的第四极。这样的魏海清太过强大了!这一次没想到魏海清都来了普渡门!”

“可不是么,我可是听说魏海清创立十字门的时候,遭遇到全省各大势力的疯狂对抗阻拦,比现在的普渡门的情况还要恶劣的多。但是魏海清硬是带着十字门从群狼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最终成就了十字门如今的地位!”

“没错,上次十字门大摆筵席的时候,省三巨头都派出核心人物参加了,可见十字门现在的声威实力何其强大。”

“魏海清居然来到了普渡门,真是天大的新闻啊!”

“……”

众人议论纷纷。

廖海兵更是感觉听到了什么恐怖的消息,顿时连滚带爬来到魏海清身边,跪在地上不断磕头:“魏门主,对不起。我廖海兵刚刚真是有眼无珠,妄自尊大,活该作死!还请大人不记小人过,还请你不要和我计较。

魏海清夹了口烟,神情淡然:“如果在我的地盘上,你这么放肆。我早就让你把你剁成肉泥扔到河里去喂鱼了。不过这里是普渡门,我也不好喧宾夺主。你磕头认错,这件事情就了了吧!”

“多谢魏门主不杀之恩,多谢魏门主海涵!多谢魏门主!”廖海兵不断磕头。

刚刚还很霸气的廖海兵,一转眼就变成了一个可怜虫。

他磕头的力量很大,没过一会儿额头上都磕出鲜血来了。

魏海清一直没有喊停,而是慢悠悠的点燃一根烟,一口一口的抽着。他的眼神就这么冷漠的看着地上不断磕头的廖海兵。

一直到抽完一整根烟,魏海清才掐灭烟头,淡淡道:“好了,你可以滚一边去了!”

廖海兵规规矩矩的滚到一边,然后乖乖的站在人群里,战战兢兢的低着头,再也不敢看魏海清的眼睛。

其他人纷纷上前抱拳行礼打招呼:“魏门主!我久仰您的大名!”

“魏门主,我崇拜您很久了,今日有幸见到魏门主,真是我的荣幸啊!”

“魏门主,我叫小涵,是您的忠实粉丝,今天见到魏门主真是太高兴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