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打得就是你(1 / 2)

加入书签

曾海和欧阳晋都吓了一跳。

纳流苏可是赤金庄的副总啊,负责赤金庄的日常事务。地位崇高……

杨风居然要人家作陪,这不是……找死嘛?

不过曾海和欧阳晋也不否认,纳流苏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绝世美女,那种风情万种的味道,那种容纳百川的知性和刚烈,超过了不知道多少美女。

是个男人,就没有不想泡纳流苏的。

但是也要认清形势啊。

纳流苏是想泡就能泡的吗?

曾海本来想提醒一下杨风的,但是想了想又放弃了这个想法。人家杨风不但是自己的大哥,既然大哥都要这个纳流苏坐陪,他曾海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面对纳流苏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杨风都能够闻到她身上传来淡淡的清香味儿。

杨风很绅士的笑道:“我把纳经理当成是朋友,所以想和朋友多聊几句,多喝几杯而已。如果纳经理业务繁忙,那我也只好另外随便叫个美女好了。”

杨风这话说的振振有词,满含魅力。

曾海和欧阳晋暗暗佩服,虽然杨风表面上看上去不动声色的,但是对付女人还是很有一套的。

纳流苏微微含笑,眉目朦胧:“不过我可要把话说清楚了,我事情比较多,可能没有太多时间陪着你。但是只要一有时间,我就会来这里。”

杨风点点头:“好。”

纳流苏给杯中倒满红酒,然后起身离开:“先失陪一会儿。”

纳流苏很快离开了十二号卡座,带着一个美女手下去其他的卡座敬酒打招呼。

纳流苏的地位很高,每到一个卡座,大家都很热情,甚至很多贵客都有点受宠若惊的起身敬礼。

杨风靠在沙发上,轻轻的晃动着杯中的红酒,眼神跟随着纳流苏的脚步,看着她那美丽的身影。同时也跟随着纳流苏的路线,一个个的观察其他卡座上的客人。

很快,曾海的老相好小慧和另外一个美女就过来了。

小慧穿着一身金色的紧身长礼服,衬托出凹凸有致的身材,精致的脸蛋上透露出一股妩媚的味道。

刚来到沙发上就一把坐在了曾海的腿上,和曾海来了一个很大的拥抱,声音更是带着让人骨头都酥麻的味道:“海哥,你可是好久没来看我了呢。人家都想死你了。”

曾海拥抱着小慧的身体,双手不停的卡油,大笑道:“急什么,我今天这不是来看你了嘛。”

欧阳晋的美女也很热情的坐在曾海身边,又是敬酒又是拥抱。

欧阳晋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叫做优优的美女的确身材完美,气质出众。难怪能够选入赤金庄这种地方。

不过由于杨风在边上,欧阳晋还是有点放不开手脚。

曾海道:“小慧,优优,坐在右边的是我大哥杨风。”

小慧和优优很懂事,马上给自己满上一杯,主动敬杨风。

“大哥好,小慧敬你。”

“大哥好,优优敬你。”

杨风也不好推辞,轻轻的抿了一口。

小慧含笑道:“大哥,你怎么没有选美女陪你喝酒呢?”

曾海道:“小慧,你有所不知。我大哥相中的美女可不一般。她可是你们的副总纳流苏呢。”

小慧和优优马上大吃一惊。

小慧凝问道:“那,纳总同意了吗?”

曾海大气道:“当然同意了啊。也不看看我大哥是谁啊。”

小慧目光里充满了震惊,她是这里的老人了,自然知道纳流苏是什么身份。纳流苏很少会陪一个客人,哪怕是黑卡的会员,纳流苏也很少放下身段作陪。这个杨风年纪轻轻居然能够让纳流苏亲自作陪,看来来头特别大。

小慧和优优都知道今天这一桌客人能量很大,接下来要更加小心翼翼的伺候才行了。

她们都很清楚,能够进入赤金庄的客人,都是颇有能量的。而能够进入白金卡会员私密竞价会的客人,那更是手眼通天,绝对不能够得罪的。

像他们这种,如果得罪了某个客人,下场是非常凄凉的!

虽然她们有赤金庄罩着,一般情况下客人不会对她们作出太无礼的行为。但是如果她们因为说错了话做错了事得罪了客人,很多客人动辄拳打脚踢,甚至要取人性命!

如果她们有错在先,赤金庄一般都不管。

因此来这里兼职上班的美女,都如履薄冰!伴随着很大的风险。

当然,她们的回馈报酬也是很惊人的。

配一个客人喝喝酒,一个晚上下来的报酬都是以万来计算。厉害的还有十万计算。

风险和收益都是成正比的,因此仍旧很多美女愿意选择来这里淘金。

曾海看着小慧和优优震惊的眼神,很是得意:“刚刚你们都听说了吧,赌场里有一个六十亿的赌局。”

小慧道:“听说了!据说是两个男人对赌,每个人下注了三十亿的筹码。”

优优道:“真是顶级富豪啊,出手就是三十亿。”

曾海道:“你们知道最后赢下赌局的人是谁吗?”

小慧优优同时问:“谁啊?”

曾海指着杨风,傲气道:“就是我大哥杨风!”

“嘶~”

小慧和优优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赢下六十亿赌局的顶级富翁,原来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青年。

两人对杨风更加的敬畏了。

优优道:“接下来有将近一个小时的表演节目,然后才开始竞价会。我们不如来玩个游戏吧。”

欧阳晋也闲着无聊:“好啊。”

优优含笑道:“杨风大哥,你也来玩呗。”

杨风点点头:“好。”

大家一边玩游戏一边喝酒,输得最多的人自然就是小慧和优优了。

伴随着大厅响起的优雅的音乐,大家又喝了不少酒,气氛自然也就融洽了许多。

曾海显得很兴奋:“杨哥,我给你重点介绍一下我的小慧。”

曾海有些酒精上头,继续道:“我来赤金庄的次数也算很多了,我以前每次来都会点不同的美女。但是我发现她们都是逢场作戏,都是蹦着我的钱来的,嘴里面一句真话也听不到,满嘴胡话。我讨厌这种虚伪的感觉。但是小慧不同!”

杨风一边玩游戏,一边静静的听着曾海说话。

这种场所,有点类似娱乐场子,不过是升级版罢了。

以前杨风跟着老不死的走南闯北的时候,这种场所去的太多了。杨风见过的女人也是五花八门,各式各样,也算是过来人了。

曾海道:“小慧是个很仗义的人,爱憎分明,不愿意套路任何一个客人。我多次提出想要包养她,都被她拒绝了。我还像她的经理打听过,小慧的业绩很差。就因为不会取悦人,经常得罪客人,动辄被人拳打脚踢。但是这并未改变小慧的坚持。”

杨风只是安静的听着。

曾海道:“有一次,有个客人出价十万,要小慧陪他出去睡觉。结果被小慧拒绝,然后小慧就遭到了暴打。那个时候,我就在不远处看着。小慧也看到我了,却始终没有向我求助。最后五脏六腑都被那个畜生给打伤了,是我送小慧去医院的。”

杨风点点头:“恩,在这种场子里,像小慧这样的女人已经很少见了。”

欧阳晋道:“是啊,在这种地方混的美女,有几个能够坚守节操呢?”

曾海道:“所以每次来我都自愿多给小慧一些小费,但是小慧都只要自己那一份本来应得的小费,多余的钱,她一份都不要。”

杨风转头看着小慧,凝问道:“小慧,这里赢得的出场费是多少?”

小慧道:“我们这里的出场费分为三个档次,八千,一万五,两万,还有更高的我就不知道了。我的台费是一万五。”

杨风点点头:“基础台费就一万多,很多会趣悦顾客的美女,弄个三四万问题不大。如果还会陪顾客出去的话,一个晚上十几万的收入也是没有问题的。”

小慧道:“恩,情况差不多这个样子。”

杨风微微道:“但是你只要你自己的台费,为什么?”

小慧道:“因为我不想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也不愿意取悦任何不愿取悦的人,更不想不想索取超越我付出的任何一分钱。”

顿了顿,小慧抬头看着杨风:“我知道,你们或许会觉得我所做的这一切毫无意义。既然来了这个地方,就要放得开,不要装。对吧?”

杨风没有说话,显然是大体同意了这个说法。

小慧继续道:“很多事情本来就没有意义,就是因为有人一直去坚持,让坚持本身变得有意义。”

杨风忽然似有所思:“你是说,事情本身没有意义,有意义的是对事情的坚持。”

小慧道:“对。事情本就没有意义,有意义的是坚持。”

杨风点点头:“说的好,来,小慧我敬你一杯。”

小慧端起酒杯一口喝完,有点受宠若惊。

这一次杨风并非轻轻的抿一小口,而是直接喝了一满杯。

小慧举起杯子,杯口朝下,表示自己喝完了。杨风微微含笑,做了同样的动作。

小慧笑道:“杨哥海量。”

杨风道:“彼此彼此。”

说完,杨风重新靠在沙发上:“你们继续玩游戏吧。”

正时候,绝世风姿的纳流苏缓缓走来,然后在杨风身边坐下来:“杨公子,今天客人多,我去打了一个圈招呼。没让你久等吧?”

因为喝了不少酒,纳流苏的面色有些发红,眼神也有些迷离,坐都不太坐得稳了。

身体半靠在杨风身上,杨风感觉到一股异样的酥酥麻麻的感觉。

杨风咳嗽一声,缓过神来:“怎么会呢,纳经理能来陪我,我已经很高兴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愿意。”

纳流苏抬起头,眼神迷离的看着杨风:“你的嘴还真甜,以前肯定骗过不少美女吧?”

杨风看到,纳流苏的眼神迷离,娇艳红唇,几乎都能够滴出水来了。此时此刻,杨风有种狠狠的亲上去的冲动。

杨风玩味笑道:“很少,我说的都是实话。因为说假话太累了。”

纳流苏道:“那你能叫我一声流速吗?”

见杨风没有马上回答,纳流苏端起酒杯就到满一杯酒,然后一口灌了下去:“我喝一杯酒,你喊我一声流苏好吗?”

见杨风没说话,纳流苏马上准备倒第二杯。杨风赶紧压住酒杯,然后道:“流苏。”

“嘻嘻~”纳流苏像个小女人一样笑了,然后虚软的靠在杨风身上。

杨风看得出来,纳流苏应该是有段很不顺利的感情,刚刚的举动,恰恰显露出纳流苏还沉浸在那段感情之中不能自拔。或许,刚才那一刻,纳流苏把自己当成了她之前的恋人了吧。

诶,真是个苦命的人啊。

杨风靠在沙发上,任凭纳流苏靠在自己怀里,杨风伸手抚摸着她的背部。

小慧和优优几个人看到杨风纳流苏聊得这么火热,都没有来打扰。

这时候,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呦,这不是小慧吗?你刚刚不是在楼下的澡堂里陪我吗,陪到一半居然推脱身体不适离开了,我还以为你真的身体不适呢,没想到居然跑到这里来陪别的男人!你还要不要脸啊?你知道你在耍我贾烈虎吗?!”

冷冽的声音带着一股淳厚的真气,横扫周围。

杨风抬头看去,但见说话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虎背熊腰,十分雄壮,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人不敢逼视的强大真气!

在贾烈虎身后,还站着三个修为强大的手下,个个都怒目圆瞪,死死的盯着小慧。

小慧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起身弯腰行礼:“对不起,烈虎哥。我刚刚不应该中途离开你!对不起!”

贾烈虎冷冷道:“我贾烈虎出来玩,最讨厌欺骗我玩弄我的人。你不过就是一个混场子的biao子,居然就敢耍我贾烈虎!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啪!”

贾烈虎二话不说,一巴掌掴在小慧脸上。

这一巴掌带着真气,把小慧打得直接砸在茶几上。

茶几上的酒杯等器物全部碎裂!

“玛德,居然敢耍我贾烈虎,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来啊,打断她的腿!”贾烈虎行事如风,话落瞬间,一个手下顿时上前,举起拳头就要砸向小慧的膝盖。

虽然是肉拳,但是没有人怀疑这一拳下去,足够把小慧的腿都给砸成两半!

眼看小慧就要遭殃了,这时候曾海猛的站起身:“住手!”

曾海站起身的时候,出手挡住了那砸出的拳头。

贾烈虎冷冷的盯着曾海:“小慧耍弄我,就是为了来陪你这个小白脸啊!怎么地,你是要为小慧出头吗?”

曾海冷冷道:“当然。小慧既然过来陪我了,那么你就不可以动他,否则就是不给我面子。”

贾烈虎哈哈大笑:“面子?你一个小白脸居然还敢在我面前说面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曾海道:“不知道。”

贾烈虎冷冷道:“竖起你的耳朵,给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听清楚了。我是北拳会的执事长老!”

北拳会!

和南拳门齐名的门派。严格来说应该比南拳门要强大不少。

南拳门毕竟坐落在水南市。但是北拳会却是坐落在江宁。

吴子凡便是出自北拳会,是北拳会的几大副会长之一。

曾海沉默了,他经常来往江宁,从小又是在江宁长大的,自然知道北拳会的强大。

贾烈虎了冷冷道:“你还要为这个biao子出头吗?”

曾海沉默了。他不敢得罪北拳会。

权衡再三,曾海道:“既然你是北拳会的人,那么这件事情我给你道歉。小慧不懂事,做出了让你感到不开心的行为,我愿意出一笔钱,还请贾长老不要放在心上。”

贾烈虎冷冷道:“出一笔钱?你是谁啊?”

曾海道:“会昌市曾海。”

贾烈虎冷冷道:“我听都听过什么会昌市。你不是想出钱消灾吗?可以,给我十个亿,我就不计较了。否则,你就他玛德给老子闭嘴,不要瞎比比。”

十个亿!

曾海倒吸一口凉气!

惊呆了,说不出话来。

就算曾海能够拿出十个亿,这也太多了啊!

贾烈虎戏虐道:“十个亿都拿不出来,也敢在我贾烈虎面前说和?你特么是哪颗葱啊?如果不是看在你人模狗样的坐在十二号卡座上,我给赤金庄一个面子,否则我早就直接废了你这个小白脸!”

曾海气急,咬牙切齿。

欧阳瑾这时候在曾海边上轻声道:“曾海,算了吧,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不值得你花十个亿。”

曾海看着茶几上痛苦不已的小慧,很难受。

贾烈虎戏虐的看着曾海:“没本事就给我闭嘴吧。再敢阻拦我,我直接废了你。来啊,打断小慧这个biao子的腿。”

手下又准备动手。

这时候一个冷淡的声音响起:“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声音不大,但是给人很有分量的感觉。

贾烈虎的目光落在说话的杨风身上:“你特么的又是哪颗葱啊?居然敢在我贾烈虎面前说教?”

杨风端起一杯红酒,轻轻地摇晃着,看都没看贾烈虎一眼:“曾海是我的兄弟,你刚刚的话伤害到我兄弟了。跪下磕八个头我原谅你。小慧是我兄弟曾海的朋友,你打了我兄弟的朋友,跪下磕十个头,然后自断右手,我原谅你。”

杨风的声音不大,但是传遍了周围好大一片空间。周围临近的几个卡座上的贵客都清清楚楚的听见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