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黎万兴vs千宫雨(1 / 2)

加入书签

虽然场上的人都觉得杨风不过只是一个小小普渡门的门主,但是杨风的这番话说的斩钉截铁,居然带着一股让人不可抗拒的成分。

仿佛杨风真的有能力说到做到似的。

张子路看过文件,交给张冬青,张冬青看过后交给黎万兴。

三个人都知道,这文件是真的。

至少黎万兴这个老家伙是一眼就看出来,传音给张子路张冬青两个人:“没错,这份文件是真的,上面还有我们省北张氏炼药堂的亲笔签名和印章。”

张子路传音道:“黎叔,既然这个锦盒里的文件是真的,那么我们就直接动手抢夺吧。只要你出手,场上没有人是我们的对手。把这个锦盒拿到手了,我们管他化武门还是普渡门呢,我们省北张氏的难关都度过去了。”

张冬青这时候也传音道:“黎叔,子路的说法虽然比较鲁莽一些,但是我认为不无道理。就算和千宫雨起了正面冲突,但是如果能抢到这份锦盒,还是划算的。回头我父亲自然会想办法处理和千宫雨之间的矛盾。”

黎万兴传音道:“不着急,我感觉杨风这个人很不简单。万一锦盒里面的文件参合了假的文件呢?我们还是等看过了所有的文件再说。”

张冬青传音道:“看完所有的文件,黎叔你就能够判断出来杨风没有动手脚?”

黎万兴:“恩,当然。这一次我来之前详细翻阅了我们省北张氏这百年来和千湖药家所有的书信资料往来。签署了我们省北张氏印记的书信资料一共有三百零二份。每一份文件都是一式两份,在我炼药堂有存档,我都仔细阅读过了。如果我看完了他这个锦盒内的所有书信资料,其中也有三百零二份的话,那么就意味着我们省北张氏和千湖药家所有的证据往来都在其中了。到时候再出手抢夺也不迟。”

张冬青:“还是黎叔想的周到,我听黎叔的。”

张子路:“不对啊,就算黎叔你可以确定书信资料无误,但是杨风手上万一还拍摄了药家禁地研究所那惨无人道的工作视频呢?这些视频可是很容易复制备份的。”

张冬青:“这个没有关系,我们省北张氏担心的是药家和我们的往来。如果我们能够拿回所有往来的书信。不管药家的研究基地有多么的残暴不仁,也无法证明和我省北张氏有关了。”

张子路微微点头:“没错,还是少主说的有道理。如此我就等黎叔翻阅了所有的文件再说。”

黎万兴把第一份文件交给千宫雨的时候出现了迟疑,拽在手上迟迟没有松手。

千宫雨微微道:“黎叔,你这是不想给我看吗?”

黎万兴道:“千宫雨,这些书信往来只不过是我们省北张氏和千湖药家之间的事情。后来杨风接手了千湖药家,自然也就变成了我们省北张氏和普渡门之间的事情。这和你们化武门无关啊,你为何非要横叉一干?”

千宫雨修为极强,黎万兴也很担心。万一千宫雨拿着这份文件直接跑路,然后公诸于世,他黎万兴岂不是没有办法了?

千宫雨淡然道:“黎叔,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你省北张氏终究不过省北张氏,而我化武门才是中海省的霸主。掌管着中海省内的一切江湖大小事宜。现在有人在我化武门的地盘上胡作非为,想要瞒天过海。你说我化武门可不可以过问?”

说到最后,千宫雨态度一冷,眼神里爆射出凶悍的光芒。

黎万兴一下子也找不到理由来反对,毕竟千宫雨说的话一点毛病也没有。

这时候杨风也开口道:“黎万兴,我说过,这里是普渡门。我是在传阅文件,让你们验证真假。我并没有说只给你省北张氏的人看吧?”

黎万兴狠狠的瞪了杨风一眼,然后把文件交给千宫雨。

千宫雨只是瞥了一眼,便把文件还给冯东:“传阅下一份吧。”

冯东小心翼翼的把文件收好,然后出示下一份文件,继续传阅……

全场的气氛都很紧张,冯东一份一份的开始传阅文件,全场鸦雀无声。

过了很久,很快就穿越了三百零一份文件。

锦盒里只剩下最后一份文件了。

冯东深吸了口气,把三百零一份传阅过的文件小心翼翼的放入锦盒内,然后拿出最后一份未传阅的文件,交给张子路:“这是最后一份文件了。”

张子路看后给张冬青,最后给到黎万兴手上。

张子路紧张的传音问:“黎叔,刚刚穿越过三百零一份文件,你都说是真实的。这是最后一份文件了,是真的吗?”

黎万兴看了,微微点头:“恩,这最后一份文件也是真的。看来杨风这小子没有蒙骗我们,这锦盒内装着的文件,的确是我们省北张氏和千湖药家所有的书信资料往来。”

张子路顿时大为兴奋:“那我们直接出手抢夺锦盒吧。”

张冬青也传音道:“我认为可行。黎叔你拖住千宫雨,其他的人交给我和张子路就行了。我是出了你和千宫雨之外最强的高手,异能五级巅峰,对付这里所有的人都搓搓有余。如此一来,必定万无一失。”

黎万兴装作还在认真看文件的样子,其实心中还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抢夺。

张冬青传音道:“这是最后一份文件了。如果你传给千宫雨,只怕就太危险了。千宫雨和我们不一样,他只需要得到其中的一份文件,曝光出去就足够给我们省北张氏造成致命打击。而我们则需要拿回所有的三百零二份文件才能够免除危机。这最后一份文件太过珍贵,千万不能交到千宫雨手上。子路的意见虽然很冒进,但是我认为这无疑也是最好的办法了。”

黎万兴沉默了片刻,传音道:“等一等我问问杨风,如果杨风愿意交给我们,那么也就免除了一场斗争。”

黎万兴都发话了,张冬青和张子路也无可奈何。

黎万兴手里拿着最后一份文件,并没有急着交给千宫雨,抬起头看着杨风:“杨风,你还算是个老实人,这三百零二份文件的确就是我们省北张氏过去时间里和千湖药家所有的书信资料往来。既然我已经验证了,那么现在就物归原主了吧。”

杨风眯着眼睛:“黎万兴,这东西本就是千湖药家的,现在我接手了千湖药家。物归原主,也应该是归于我普渡门才是吧?”

黎万兴道:“这书信资料上都盖有我们省北张氏的印章和签名,当然是我省北张氏的了,难道你还想抗拒不还吗?”

杨风道:“强词夺理。如果这就是你们省北张氏的态度的话,那么我宁愿把这些资料交给雨公子,也不会给你们了。”

黎万兴大吃一惊。

千宫雨这时候趁势道:“杨门主所言不错,省北张氏唯唯诺诺,做事情两面三刀。说好了每一份文件都要互相传阅。可是到了这最后一份文件,黎叔居然死活不肯给我。这分明就是没有信誉啊。如此重要的文件资料怎么能够交给一个没有信誉的人呢。”

顿了顿,千宫雨道:“如果你把这些资料交给我千宫雨的话,别的不说,我千宫雨以自己的名声保证——绝不让省北张氏动你普渡门一根毫毛!否则我千宫雨便是身败名裂!”

这话说的铿锵有力,不但杨风吃惊了,就连省北张氏的人都大为震惊。

张冬青直接拍桌子:“杨风,既然事情到了这地步,我也不隐瞒你。如果你胆敢把资料交给千宫雨。我省北张氏必定不惜一切代价要灭了你普渡门。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他千宫雨愿意花费多大的代价来保你!他千宫雨又有什么能力为了保你来对抗我省北张氏?”

铁锤冷哼道:“张冬青,你就别装比了。如果说这话的人是你爹张朝北,还有点分量。可是很可惜,说这话的人是你张冬青。你说话的分量,难道还比得过我们雨公子吗?真是开玩笑了。”

“如果说这话的人是我呢!”一直沉默不语的黎万兴开口了。

这话一出,千宫雨都感到吃惊。

黎万兴的身份,可不一般!

黎万兴不但是将省北张氏的炼药长老,更是省北张氏的顶梁柱,中海省医术第一人。可谓是省北张氏最重要的人之一!

说话一言九鼎,张朝北也对黎万兴十分倚重,甚至是言听计从!

说话的分量,自然不同。

黎万兴冷冷道:“我再复述一遍,我以省北张氏炼药长老的身份发誓——如果杨风胆敢把这些资料交给千宫雨,我保证立刻调遣我省北张氏最精锐的高手前来中海市,灭绝普渡门。不管谁敢阻拦,我省北张氏都会倾尽力量将其灭了!”

字字珠玑,全场鸦雀无声。

连千宫雨都眉头紧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黎万兴傲然的盯着杨风:“杨风,现在,你还不愿意物归原主吗?”

张冬青和张子路同时站起身,一左一右的站在黎万兴两侧,身上真气澎湃,随时都准备动手!

杨风眯着眼睛,心中也是哇凉哇凉。娘希匹的,原本想了很多种可能,但是没想到事情一爆发就出现了最坏的情况。

这个什么妯百阅,到底特么靠谱不靠谱啊?

杨风十分纠结,心中琢磨着,原本就是让千宫雨和黎万兴他们狗咬狗,互相争斗,如此看看还能不能出现什么转机。现在倒好,黎万兴一锤定音,千宫雨居然不站出来怼了。

这场面就不太好看啊,也让我很被动!

冯东这时候仿佛看出了杨风的纠结,知道杨风有些话不太方便说,冯东便开口道:“雨公子,黎叔。这份资料对我普渡门来说就是个烫手山芋,我们并无意用这些资料做什么文章,只要谁能够保我普渡门平安无事,这份资料,我当然愿意双手奉上。眼下你们双方各执一词,实在是让我们不知道如何处置。”

邵天虎这时候也道:“是啊,大家都已经坐在桌子上了,想来有任何的问题,我们都能够坐下来商量着解决。还请你们双方给我们指一条路。”

邵天虎也知道,这些服软的话当然不能够由门主杨风来说,否则岂不是折了普渡门的气势。但是他们可以说,哪怕最后没有人当一回事,杨风也还有回旋的余地。

黎万兴冷冷道:“说是说大家坐下来一起商量,其实也没什么好商量的。这三百零二份资料,我们省北张氏要定了!”

黎万兴的态度逐渐的硬了起来。

千宫雨仿佛还在纠结迟疑,一直没有继续强硬表态。

杨风手里压着锦盒:“雨公子,你就不说话了吗?”

千宫雨微微道:“我还是那句话,你若把资料交给我,我以千宫雨的名声向你保证,必定保你普渡门平安无事。可是如果你把资料交给黎万兴的话,那么,就别怪我千宫雨不客气了。一个惹怒我千宫雨的小门派,一个胆敢罔顾我化武门门派利益的小门派,我们化武门绝对不允许这样的垃圾存在世界上!”

杨风忽然笑了:“如此说来,我不管把这个资料交给谁,你们当中的另外一方都会灭了我普渡门。不管原因是泄愤也好,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总之我普渡门今天注定了要成为牺牲品,是这样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