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章 一剑杀一人(1 / 2)

加入书签

杨风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却是歇斯底里的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面蹦出来的!

场上每个人听了都感到一阵胆战心惊!

曹一剑和胡延平心中也是感到一阵胆寒,但是他们随后联想到场上可是有三大领域高手呢。就算杨风可以击败华老祖,也万万不可能击败曹雄刘文和李元朝的联手啊!

有了这一层想法,胡延平顿时更为嚣张,咳嗽一声,傲然道:“杨风,你脑子抽风了吧?我们场上三大州的领域强者都在场!你居然大言不惭的说要我们都死在这里,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

胡延平哈哈大笑,笑得很夸张。

杨风微微道:“这很好笑么?”

胡延平笑得更加夸张了:“难道不好笑么?”

杨风冷冷道:“既然你都说自己要笑死了,那么就第一个去死吧!”

说完,杨风右手忽然拍出一掌。

眨眼时间结成了一个法印,豁然拍出!

没有任何花哨的一掌!

道心诀!

一股玄妙的力量豁然飞出,瞬间笼罩在胡延平身上。

胡延平刚开始并没有感觉到很怪异,盖因这股力量并非普通意义上的攻击力量!因此胡延平没有太过重视,但是等这股力量降临身上的时候,胡延平这才感觉到怪异——这股力量居然直奔自己的道心而来。

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体内的道心都被剥离了!

一股无形无相的武道意志,就这么被剥离了,被杨风捏在手里!

“不!这不可能,这是我道心啊。你怎么可以直接剥离我的道心?!”胡延平整个人都惊悚万分!

杨风冷冷道:“因为这就是道心诀!剥离你的道心不过反掌之间!”

杨风猛然用力一捏!

胡延平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大叫:“不要捏碎我的道心!不要……”

话还没说完,道心被捏碎了!

胡延平整个人都口吐鲜血,失魂落魄的倒在地上痛哭吐血。

而杨风这时候却是一步踏出,右手举起食指,对着胡延平微微点出:“千丝引!”

无数的剑气化成细丝,穿破胡延平的身躯,把他身上的血肉一块一块的割下来!

“啊啊啊!!”胡延平疯狂的咆哮着。

杨风却直接置之不理,冷冷道:“你对月子歌一个女人下如此毒手,我便让你承受十倍的痛苦!另外,因为你今天的行为,我要整个胡家都为月子歌‘陪葬’!你,只是一个开始!“

杨风神情冷漠,催动剑丝,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胡延平切割成无数的碎片!

胡延平在无限的惨叫和悔恨之中,逐渐的失去了生命!

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但是对于场上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仿佛漫长如一个世纪般!

随后,杨风一步踏出来到月子歌身前,伸手抱起月子歌:“子歌,我来了!你对我的嘱托,我一定完成!”

入手处,到处都是鲜红的鲜血。

月子歌的身体都变了形状,几乎都辨认不出是一个人的形状了。

心脏,五脏六腑,全部被长剑击碎了。

杨风纵然运转生生造化功,也最多只能够缓解月子歌的伤势,而无法痊愈!

作为医师,杨风第一眼看到她,就知道月子歌几乎不可能痊愈了!

“社长!”

月子歌说了两个字,吐了三口血。

杨风看的心疼,眼睛滚烫:“子歌,你别说话了,我都知道,我都懂!”

月子歌沉默不语,嘴角闪现出一丝丝的微笑。

“磁磁磁~”

杨风疯狂运转生生造化功,同时运转大生机术为她缓解伤势。片刻后伤势有所稳固,杨风这才把月子歌横抱起来,静静的凝望着怀里的人儿:“你会没事的,你挺住,你会没事的!”

“恩,恩,我知道!我知道!”月子歌吃力的说着话,她紧紧的握着杨风的手,仿佛想用尽全部的力量在说话:“他们要设局害我廷尉府,请社长一定不要落入圈套,恳请你一定要治好府主的病!”

大概月子歌知道自己身体情况不好,活不久了。因此在死前用尽一切力量在说话!

完成最后的遗愿。

这一刻,杨风忽然感到说不出的心酸,不知不觉眼睛都有点发红:“你放心!我答应你,一定为你治好廷尉府府主的病!”

月子歌笑了:“谢谢你,杨风。此生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只可惜,我未能继续看见后面的事情了!”

染满鲜血和伤口的脸蛋,也是那般的美丽。

如同秋日里的枫叶,如同寒冬里的红梅。

杨风深吸一口气,把月子歌交给慕紫嫣:“紫嫣,看好她!”

慕紫嫣只是深深点头:“恩!”

杨风伸手抚着月子歌的脸,上面充满了伤口,割手,但是杨风却抚得很仔细,紧紧的凝望着月子歌:“子歌,你挺住。看着我让他们一个个下地狱!一定要看到最后!好吗?”

月子歌嘴里流出大量的鲜血,已经无法说话了,只是用力的点点头。

杨风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转身看着对面的四个人:“你们,一个个都要死,你们背后的宗门,也一并去给月子歌陪葬!”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