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五十六轮命丹(1 / 2)

加入书签

张首辅是夏武盟国子监的首辅,也是夏武盟盟主身边的左膀右臂,得力助手。

因此,张首辅在整个夏武盟都是地位超然的存在,能够在盟主面前说得上话的!

罗晋讲述着张首辅的身份情况,最后道:“这次的事情基本上就是张首辅设下的陷阱!罢了罢了,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你这个家伙现在弱的一比,告诉你也没用。”

杨风很不悦的剜了老不死的一眼,这家伙虽然说话很难听,但是杨风也不得不承认,罗晋说的是实话。

实话往往是刺耳的。

这就是杨风和老不死的相处方式,长年以来都互相不爽,表面上看着矛盾颇多,但是心里面却是顾念彼此。

有时候两个人明明在放生狂笑,但是眼角却含着泪水。

杨风转而道:“以老不死你的实力,面对明天法场上的监斩官自然是搓搓有余,但是张首辅他在监视整个华江城。老不死的你要是出手的话,只怕张首辅马上就会出面截杀吧?”

罗晋陷入了沉默,血玲珑这时候道:“你说的不错,我们在华江城内的一切行动都受到张首辅的监控,今天是刑场砍头的日子。张首辅知道罗先生可能会坐不住。肯定会重点监控法场,要想在法场上劫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老不死的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

血玲珑压低声音道:“前不久罗先生被重伤了。现在伤势还没痊愈,不然我们也不会蜷缩在这个小小的华江城。否则他张首辅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设下陷阱来捕杀我们!”

杨风忽然一阵心酸,联想到之前紫镜公主对自己说过的话。忽然眸子里放出满满的关怀:“老不死的,你这么牛掰,谁伤的你啊?“

罗晋不悦的瞪了血玲珑一眼,似乎责怪她话太多了,随后冲杨风道:“你问那么多干什么?你连自己都保不住,还来管我的闲事儿?”

杨风暗暗抹了把冷汗,也知道罗晋是不会说的。随后道:“那劫法场的事情,怎么弄?”

罗晋忽然愤然的瞪着杨风道:“劫法场的事情做成了的话,也就意味着你的普度门永远钉在诸夏江湖的罪孽墙上。整个诸夏江湖都会把你视为公敌。你觉得你和普度门在这种环境下还能坚持多久?”

杨风自然知道其中的风险,当下道:“那你说怎么办?我总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兄弟被砍头吧?”

罗晋道:“劫法场容易,但是要想让你的普度门光明正大的屹立在诸夏江湖之中却很难。否则劫法场就算成功,也必然是你的普度门覆灭的开始。”

杨风忽然沉默,不再言语。

罗晋恨声道:“老夫我就是因为顶着罪孽的光环,一辈子过着逃亡的生活。只要出现就有人追杀,永远无法光明正大的站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痛苦,难道你还想再走一次吗?”

杨风低头,心中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罗晋继续道:“再说,老夫可是前诸夏八王,实力滔天,被人追杀二十年也没死。你这点实力,如果不能洗刷身上的罪名。分分钟要被人踩死。”

话语很难听,句句都是实情。杨风陡然想到,自己很小的时候师父就带着自己走南闯北,那时候罗晋很霸气的告诉自己是去游历山川,踏遍五洲。听起来是何等的风光霸气?

但是现在想来,这哪是什么踏遍五洲,分明就是罗晋带着自己在亡命天涯!

亡命天涯被他说成是游历山川,踏遍五洲。杨风都很佩服老不死的口才。但是现在杨风一点儿也生不出责备之心,更多的是感到无尽的悲伤和苍凉。

“好好了,老不死你的别来数落我了,我心里已经很难受了。你直接说吧,明天怎么办?”杨风心中愤然。

罗晋道:“你现在可以回去了!刑场之上,我会安排妥帖!”

杨风道:“我曹,老不死的我可是普度门门主,你不告诉我我不配合你,你怎么安排妥帖啊?”

罗晋道:“我活阎罗做事,自有我的道理!”

血玲珑道:“杨风你还是离开吧。罗先生说了会安排妥帖,就一定会安排妥帖。你回去等着就是了,不要再给罗先生添乱了。”

“添乱?”杨风顿时站起身道:“妈比的,老不死的上一次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直接卷走了我存了很多年的私房钱。让老子穷的叮当响,差点连饭都吃不起。事后我为了找老不死的踏遍千山万水。现在好不容易找到这厮,你就让我走?”

罗晋抬头,看着杨风:“不就是几千万么?你居然惦记那么久?你走不走?”

杨风执拗道:“你不说我就不走!”

罗晋长叹一声,颇为无奈的道:“罢了罢了,既然你不走,那就过来吧。我告诉你我打算怎么安排妥帖!”

杨风顿时欢喜的上前,把脑袋贴在罗晋的嘴边,欢喜道:“快说快说。”

正时候,杨风只觉一股力量拍在自己的后脑勺上。

然后杨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眼冒金星,他马上明白过来,顿时大叫道:“老不死的,你居然跟我来阴的……”

杨风努力的想要让自己保持清醒,但是太疲倦了,很快就倒在地上直接晕厥过去了。

罗晋看着地上的杨风,嘴角闪过一抹很爱昵的笑容:“就凭你还想和我对着干,真是痴人说梦啊!”

血玲珑都吃惊了:“罗先生,你不是说他是你最喜欢最得意的徒弟么?也是你这辈子唯一的徒弟,怎么就把他打晕了?”

罗晋道:“这家伙性子太倔强了,太不配合我。把他打晕才好呢!”

血玲珑很无语:“你们也真是的。一年多没见面,刚见面就干起来了。我真是服了你们两个人。”

罗晋忽然很爱惜的看着杨风,眼神里面露出慢慢的柔情:“这家伙太重情重义了,如果知道我们接下来的计划。肯定不会同意的。没办法了,只能打晕他。”

血玲珑道:“罗先生打算怎么做呢?”

罗晋忽然抬起头,凝望着微微发亮的苍穹,沉声道:“当年幽冥府在的时候,我还是诸夏八王。纵然我顶着幽冥府成员的称号,诸夏江湖的人也不敢拿我怎么样。为何?就是因为我背后有强大的幽冥府撑腰。后来,君上被重创,生死不明。幽冥府一朝崩塌,紧接着就爆发了八王之乱,我被削去王座,从此亡命天涯。此后二十年都背负着幽冥府余孽的罪名,被整个诸夏江湖追杀。我东躲西藏二十年,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在我的眼睛里,看到的全部都是黑暗。这样的路,我不能让杨风再走了!杨风承载着我一生的希望,他这一生承载着太多人的希望。我绝对不能让这家伙重蹈我的覆辙!”

血玲珑大为吃惊:“所以,你要亲自出面为他正名吗?”

罗晋道:“不错。我这一年多来故意躲开和杨风见面。就是不想有人知道我和杨风的关系,影响杨风这小子的前程。我一生受过的苦,再也不想让杨风承受一遍。可是这臭小子不争气啊,居然还来找我。这不是辜负我的期望么!“

血玲珑忽然对罗晋充满了敬意:“罗先生对杨风煞费苦心,我相信他终究会明白的!”

“明白?杨风是个聪明人,他一早就明白了。只是他注重义气了,有时候明知道是个火坑,为了情义他也会不顾一切的往里面跳下去。这真是让人头疼的问题,这是个很大的优点也是个致命的弱点。当初君上就是因为太注重义气才招来灭门之祸的。我实在不想杨风因为义气而丧失了理智!“

血玲珑恭声道:“罗先生有心了,我明白了!”

罗晋道:“你的身份还没有太多人知道。如果可以的话,暗中给他一些帮助吧。”

血玲珑道:“是!”

……

杨风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温暖的阳光透过破烂的窗户和屋顶倾洒下来,照射在杨风的脸上,暖洋洋的。杨风睁开双眼,只觉刺耳的阳光进入眼帘,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下来。

稍微回想一下事情的经过,杨风直接跳了起来:“好你个老不死的,居然偷袭我!可恶啊!”

环顾四周,这哪里还有什么老不死的身影?

周围的破祠堂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地上摆放着的酒菜还在,散发着阵阵酒精的味道。预示着昨天晚上见到罗晋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而不是一场梦。

杨风来到昨天老不死盘坐的那个位置,端起那还剩下半杯的白酒,双手微微的颤抖。杨风咽了口唾沫,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然后拿起筷子疯狂的把生菜塞进嘴里里面大口的咀嚼起来。

因为吞咽的太快,噎得杨风眼睛都湿润了。但是杨风仍旧快速的吞咽着。

老不死的,我为了见你一面有多么的困难你知道吗?

你就这样走了。

我舍不得你!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