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无尽的屈辱(1 / 2)

加入书签

“哐啷!”

瘦子手上的酒杯掉落在地上,化成碎片。

随后这瘦子猛的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大声道:“祸害华江流域十几个城市的罪魁祸首居然找到了?就是普度门的那帮人?”

大胖子深深道:“我家小舅子就在华江门里面当差。因此我才知道这些消息。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消息今晚就会对华江城所有人公布。都是要公布的消息了,自然是千真万确。”

瘦子还是有点难以置信,一脸的诧异:“我听说普度门在江湖上的口风不错啊。他们管辖的淮河,渭河和蓝河三大流域内都实行了相当强大的救助政策。帮助了无数的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勾结亡灵术者的人啊。”

大胖子笃定的道:“这有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些事情都是普度门他们一帮人亲口承认的。还写下了认罪书。这些认罪书很快会公布出来,张贴在华江城的中央刑场之外。自然是错不了的。”

瘦子这时候目瞪口呆,浑身大震,仿佛听见了自己难以置信的东西。

大胖子语重心长的道:“你还是太年轻了啊。这种事情,要看证据的。华江门这一次铁证如山,做的非常好。等于是为民除害!”

瘦子这才相信大胖子所说的话。瘦子顿时愤慨的咆哮着:“原来是普度门这帮恶徒在勾结亡灵术者,祸害十几个城市里无数的人。真是罪不容诛!斩的好,这些人胆敢勾结亡灵术者,活该被杀。千刀万剐都是应该的!”

大胖子道:“没错,明天我一定要去亲眼看着这几个恶徒被砍头!此等恶魔,人人共诛之!”

瘦子道:“说的没错。这种人活该被砍头。我也要去现场看着恶徒就地伏法!”

大胖子看到瘦子相信自己的话,顿时有一种做大哥的感觉,当下举起酒杯,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来,为了庆祝明天诛杀恶魔,我们来喝一杯!”

瘦子道:“好,我们来喝一杯。正是高兴啊!一口干啊!”

两个人喝酒喝的很开心。

这时候,杨风手里的酒杯掉在地上,碎掉了。

这声音引起了瘦子和胖子的注意,两个人纷纷转头看着杨风,很是鄙视。

两人继续喝酒,但是这时候杨风已冷冷开口:“别喝了!”

大胖子和瘦子刚刚喝了口酒,便被杨风打断了,顿时不爽。大胖子态度更为不悦:“我们喝酒碍着你了吗?你说不喝酒就不喝酒,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瘦子道:“不错,胖哥的小舅子可是在华江门当差,胖哥是有身份的人。你说话最好注意点。别再干涉我们喝酒了!”

胖子两人继续举起酒杯,一个劲的喝着酒。

“我让你们别喝了!”杨风又冷喝一声。直接上前抢过两人的酒杯中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冷冷的盯着两人:“砍头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庆祝的?”

大胖子顿时拍案而起:“特麽的,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让我们不喝酒我们就不喝酒?快给老子道歉,否则胖爷爷我对你不客气……啊!”

大胖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杨风给一巴掌抽的飞了出去。砸在远处的石柱子上,然后顺着石柱子滑落在地上。

所过之处,石柱子上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上面甚至还残留着碎肉的很久。

这一巴掌的威力惊动全场的食客,大家纷纷抬头看着杨风。

瘦子完全惊呆了,连忙把嘴里面的酒吐了出来,连声道:“大哥,我已经把喝下去的酒重新吐出来了。你可别打我啊。这都是胖哥让我喝的。”

胖哥的修为,瘦子是知道的,结果被杨风一巴掌打成这比样。他哪里还敢抵抗?

杨风目光扫过全场,冷冷道:“谁都不许为明天中央刑场砍头的事情庆贺。一旦让我发现,我必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声动如雷,震得大家耳膜都嗡嗡作响。

大家敬若神明,不敢开口。

言罢,杨风直接冲天而起,化成一道流光。

“杨风,你要去哪里?!”月子歌急忙追了上去。

度寒和苗雨两个人也都紧紧跟上。

杨风赶往的方向,赫然是华江门的大门。月子歌连忙赶上,拦住杨风:“杨风,你这是要干什么?”

杨风双目血红,哑声道:“普度门是我的一生心血,是我一手创立的门派。是承载着我宏愿的桥梁。普度门上下集合着我这一生最重要的兄弟。我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普度门出事!”

月子歌道:“我理解你的感受。但是现在你想去干什么?”

杨风道:“去见华不悔。见李元龙,去见几大宗门的高手。亡灵术者绝对和我普度门毫无干系!只要这些大人物愿意出面,普度门才可能渡过难关。”

月子歌倒是没有反驳,杨风并没有因为愤怒而丧失理智,当下道:“我以为你这是要去和华江门以及夏武盟动手呢。既然如此,我陪你一起去!”

杨风沉声道:“不必了吧。你并非我普度门的人。身上顶着昆仑圣境月轮宫的身份。参合这件事情有诸多不便!”

月子歌道:“我自有分寸!”

杨风没有多说话,而是快速的进入华江门的大门。

……

玉祭司此刻住在华江门内最顶级的客房。

这是一个很豪华大气的四合院,其中树木繁多茂盛,景色极美。此刻一身长裙的玉祭司站在院落中间的亭子里,眺望着头顶的苍穹。

玉祭司是个奇怪的女人,她似乎没有什么爱好,喜欢一个人独处,特别是傲然挺立的凝望着头顶的苍穹。

身后,黑袍忽然从黑暗中豁然走了出来。

他并非从门外走来,而是从黑暗中忽然出现的。声音沙哑:“祭司,有个叫做杨风的人上门求见!”

玉祭司喃喃道:“他是来为普度门说情的么?不见。”

黑袍道:“他说他一定要见到你!”

玉祭司微微皱眉:“让他进来吧。”

“恩!”

过不久,杨风月子歌四个人进入院子,来到亭子外。杨风双手抱拳:“在下杨风,见过阴阳道宗玉祭司!”

玉祭司道:“你是为普度门的人而来的吧?“

杨风并不否认:“是。”

玉祭司道:“这件事情已经有了公开的一致性的结论。你求我也没用!”

杨风凝声道:“什么叫做一致性的公开的结论?”

玉祭司看都没看杨风,仍旧凝望着天空的星辰:“普度门七个人亲笔供词全部承认他们勾结亡灵师。诬陷华江门。他们愿意承担一切的罪行!这份供词已经刊登在千闻社上了。没有人可以更改!”

顿了顿,玉祭司继续道:“就算我站出来为你说话,也迟了!”

杨风都懵比了:“这怎么可能?妯百阅,雷利,玄一真人,黑白双煞,罗一刀,萧水灵。这七个人个个都是铮铮铁骨的汉子。怎么可能提供这种莫须有的一致性供词?”

玉祭司道:“或许这就是屈打成招吧!”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杨风哑声道:“这七个人我很了解。他们绝对不可能屈打成招。这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

玉祭司道:“他们入狱已经好几天了。谁能够在牢狱之中承受这么严重的酷刑?你也是人,你能够保证你可以能够承受人世间所有的酷刑吗?”

杨风沉默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最严酷的酷刑,杨风自己都难以想象!的确也不敢打这个包票!

杨风紧咬着下唇,鲜血都渗透出来了:“既然你明知道这是屈打成招。为何不愿意站出来说话?”

玉祭司好奇的看着杨风:“怎么?难道不成你还想着翻盘吗?”

杨风捏着拳头,重重点头:“誓死翻盘!”

玉祭司转过头来,好奇的凝望着杨风的双眼,仿佛想要把这个人的眼神看穿似的,过了片刻后点头:“好,如果你有这个决心。我可以站出来为你说话。但是我能做的也就这样罢了!”

“多谢玉祭司!”杨风双手抱拳,深深作揖。

虽然只是站出来为自己说话,但是杨风知道玉祭司这么做已经承担了很大的压力和风险。看的出来,这个玉祭司是个很不错的人。

玉祭司道:“不客气。我只是想看看你有多大的魄力而已。”

“告辞了。”杨风起身离开。

接下来,杨风又忙不迭的去见东门吹雨。

东门吹雨人未出面,只是对外面的杨风等人问了句:“来人可是昆仑圣境的储君王?”

杨风说不是。重新报了自己的名号。结果名号还没报完,里面的东门吹雨便冷漠的开口:“昆仑圣境也就只有储君王是个人物。其余人一律不配见我。走吧!”

声音落下,院落里出来房门关闭的声音,然后再没有声响。

杨风站在门外,咬着牙,一语不发。

就这样被拒绝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