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 百阅对不起(1 / 2)

加入书签

杨风有一种深深的被自己所恶寒的感觉。

储君王这三个字,深深的击穿了杨风的心神。杨风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讨厌憎恶一个人!

杨风暗地里发誓,自己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打爆储君王。把这个家伙死死的踩在脚底下!

不惜一切代价!

因为过度的激动,导致杨风的心跳呼吸加快,一度都差点噎住了气。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杨风的呼吸才重新恢复通畅。

苗雨上前搀扶着杨风,安慰道:“杨哥,你别太激动了。这些人都是无情无义的自私自利之辈。不值得你为他们生气!”

月子歌忽然也很厌恶储君王,此刻咬着牙,一字一句道:“杨风,你说的对。不但是你来错地方了,我也来错地方了。我没有想到我们同门的储君王等人居然这般无情无义。连其他宗门的玉祭司和张五阳都不如!这些人让我感到深深的恶寒!“

月子歌身为昆仑圣境的第二天才,内心自然是高傲的。看人也很毒辣。而且月子歌本身是个很热心的人,有情有义。之前在内务府的庆功宴上公开为杨风对储君王出手,这已足见一般。

但是今天,储君王身为同门之首,杨风放下恩怨和仇恨,主动请求帮忙。得到的居然是嘲讽和恶意下水。这样的人,连张五阳和玉祭司都不如。月子歌在心中对储君王感到深深的鄙视。

此前,月子歌对储君王的强大修为,或多或少有些敬畏。

此刻间,已荡然无存。

月子歌伸手拍着杨风的肩膀,道:“杨风,不必伤心了。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你会力压储君王,成为我昆仑圣境年年青一代的真正领袖!”

杨风深深呼吸:“恩,会的!”

说完,杨风转身离开。

苗雨跟上:“杨哥,你打算去哪里?”

杨风道:“见一个人,李元龙!”

这话一出,大家都感到很诧异。

其实除了李元龙之外,还有一个人的分量也很重——华不悔。

但是杨风仔细了解过事情的始末,知道普度门现在占据了华江流域七大水系的其中之三,和华江门已经有了不可调和的生死矛盾。华不悔自然是要杀之而后快。

找华不悔,无异于自取其辱罢了。

但是李元龙,好歹也是名义上的第三方,或许还有周旋的可能。哪怕是理论上的可能……

……

这时候的李元龙,正在房间之中和六个顶级的美女吃喝玩乐。

日子过的要多逍遥就有多逍遥。

其中的场面,只怕超出了绝大多数人的想象,但凡人类能够想象到的男女场面,此刻都在李元龙的房间里面上演。

房间里面传来李元龙那放肆的大笑声。

隔壁的一个院落,陈倩尔一个人喝闷酒。就在前不久,李元龙还来找她,送了一个什么法宝给陈倩尔,说是陈倩尔这次表现不错,他个人拿出来的奖励。

陈倩尔刚开始信以为真,很高兴的接下了礼物。但是紧接着李元龙就坐在自己身边,伸出了那双咸猪手。言语之间就是想泡自己。

李元龙长得很不好看,陈倩尔一点兴趣都没有。最后把那个法宝还给李元龙,尊敬的请李元龙离开。

结果李元龙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说自己不识抬举。等回去要给自己降级。

国子监的人权势很大,陈倩尔很郁闷。前途堪忧!

再者,她身为这一次亡灵术者事件的亲历者,何尝不知道这一次普度门是被屈打成招,分明就是华江门联合李元龙给普度门设置的一个陷阱,要让普度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对于这种处置方式,陈倩尔心里是不认同的。奈何自己又无能为力。只好借酒消愁。

酒过三巡,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陈倩尔本能的就以为是李元龙,顿时不加理会。

“咚咚咚!”

敲门声还在持续,伴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我,杨风!”

杨风!

陈倩尔顿时大喜,猛的站起身小跑着拉开大门,一眼看到杨风后便直接扑进了杨风的怀抱,然后很委屈的抽泣起来。

“厄……”

杨风一阵尴尬:“陈倩尔,你这是怎么了?”

陈倩尔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最后道:“杨风,我对不起你!”

杨风拍了拍陈倩尔的肩膀:“没关系,事情我都了解了。这不是你能够改变的。如果你方便的话,带我去找李元龙吧!”

……

隔壁的一个大别墅门口。

陈倩尔越过门卫,来到别墅一楼的大门口。一行死人站在门口,静静的等待着。

三楼的大卧室里还来亮着灯,虽然拉着窗帘,但是通过影子看到一个男子在同时驾驭六个美女,在房间里面不断更换地方,你来我往,追来追去,好不潇洒。

玻璃窗的隔音效果虽然很好,但是在外面的杨风等人能够听到李元龙那刺耳且兴奋的叫声,另外还有女子们的惨叫声,嘶鸣声。

这些事情,对女人们来说本是很快乐的事情。但是这些女子们的叫声却很凄惨,仿佛承受着某种巨大的痛苦。不用说也知道李元龙在里面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了……

杨风眉头紧皱,目光里都要喷火了。这个李元龙勾结华不悔陷害普度门,几乎把普度门送上绝路,现在还好意思在里面做这种事情。真是太过分了。

不过杨风也只好站在外面等候。

陈倩尔传音给杨风:“李元龙虽然行为荒诞,人品下作。但是他毕竟是国子监的人,修为极高。已经入了虚境。领域还未成。能够进入国子监的,都是一等一的顶级高手!”

杨风道:“你这么说了,我心中就有数了。放心吧,我是来谈事情的,不会意气用事!”

陈倩尔微微点头,站在杨风旁边。她感觉到只要站在杨风旁边,就感到一股温暖,很有安全感。陈倩尔很开心。

足足等了将近两个小时。

三楼的房间里面才安静下来,李元龙气喘吁吁的坐在沙发上,休息了片刻,开始洗澡。这才缓缓下楼,打开了一楼大门,看着陈倩尔等人。最后目光落在月子歌和苗雨身上,绽放出异样的光芒。

苗雨和月子歌都是绝世大美女,看了一眼就很难让人移开目光的那种。特别是月子歌身上的气质更是惊世动人,李元龙看的眼睛都直了。

陈倩尔觉得很丢人,当下咳嗽一声:“李元龙先生。杨风找你有事情要说!”

“杨风?是哪颗葱?”李元龙冷冷开口。

陈倩尔指着旁边的杨风:“就是他,昆仑圣境的人。也是普度门的门主!”

杨风也趁势双手抱拳:“在下杨风,见过李元龙先……”

一个“生”字还没说出口,李元龙就蛮横的打断道:“什么阿猫阿狗的,就不要带来见我了。你身边的那两个美女若是有空,不妨来我的房间里喝杯茶。我们可以畅聊一下人生!”

杨风眼神一凝,心中很是郁闷。这家伙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啊。

陈倩尔很尴尬,咬牙硬着头皮道:“李元龙先生,杨风这一次是来为普度门求情的话,希望李元龙先生有扭转乾坤,至于条件都好说……”

“放肆!”李元龙忽然爆喝一声:“我李元龙乃是夏武盟国子监的人。秉承的是天下为公的做事策略。这一次普度门的人勾结亡灵术者,霍乱十几个城市,给数以千万级的人民造成了巨大人身财产损失。这等十恶不赦之徒,杀一万次都不过分。谁要是胆敢给这样的恶徒求情,那就是株连。同样要受到严惩!!”

李元龙一开口就打断了一切的交谈空间。

陈倩尔都吃了一惊,没想到李元龙居然如此凶悍,说的这么大义凛然。这分明就是诬陷……李元龙最清楚不过了。

李元龙大义凛然的冲陈倩尔道:“陈倩尔,你好歹也是我夏武盟的五星监察使。应该知道什么是是非黑白。这件事情我奉劝你不要再参合了,否则你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至于你,那个叫什么杨风的是吧。你身为普度门门主,本应是第一个要砍头的人。不过是昆仑圣境做了你的保护伞。你若是再求情,我即刻把你逮捕入狱,明天一起斩首!”

说完,李元龙冷喝一声:“一群恶徒,给我滚!不要来这里污染我这片清净高雅之地!”

……

陈倩尔住处。

四人坐下来,杨风心情很不好,阴沉着脸。这一番人情关系走下来,除了张五阳和玉祭司让人感到意外,其他人都是一张张丑恶的嘴脸。

储君王,朱清流,叶千沉,张百伦……还有李元龙!

一张大网已经张开,普度门已经被网罗其中。仿佛注定了要被灭亡的下场。

苗雨,陈倩尔和月子歌三人都很同情的看着杨风。她们很想说些什么来安慰杨风,但是发现此刻的言语是那么的苍白,或许保持沉默就是对杨风最大的支持了吧。

苗雨试探着问:“杨哥,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杨风摇头,一脸茫然:“事发突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月子歌道:“我听说朱雀和你的关系不错,你要不要找朱雀来帮忙?”

杨风此刻也只能往这方面去想了,不过很快就摇头了:“朱雀身居深山之中,几乎都不用手机。我没办法联系上她。而且明天就要砍头了。朱雀相隔不知道多少距离,怕是也来不及了!”

月子歌道:“卫瑶宫主呢?”

杨风道:“卫瑶也几乎不用现代的沟通方式,我一下子也联系不上啊。太远了!”

杨风很慌乱,如果可以的话,杨风会不顾一切的找人帮忙。但是杨风说的也是事实,朱雀,紫镜,卫瑶这样的顶级高手,几乎都不用现代的沟通方式,相隔这么远的距离,根本来不及通风报信。

朱守鹤?

也是联系不上!

师父?罗晋……那老不死的消失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而且听紫镜的讲述,似乎老不死的现在还在被诸夏江湖的各大宗门追杀,之前屡次身受重伤,怕是过的也很不好。这一次岂能让他出面?

就算想要找他帮忙,一下子也联系不上。

思来想去,杨风实在找不到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人。当下长叹一声,抬头凝望着苍穹,只见苍穹如墨,上面有星光闪耀。按照时间估计,应该过不久就要天亮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