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 图穷现杀局(1 / 2)

加入书签

妯百阅等人被安排在最末尾的位置座落下来。

华隆和华音两人就坐在他们旁边。

全场的气氛有点严肃。

最后华雄忽然微微含笑道:“妯百阅军师不愧是才貌双全的绝世女子。普度门能得你这样的军师,真是普度门的福分啊!”

妯百阅自然知道这是客套话,当下微微道:“二当家的谬赞了!”

华雄含笑道:“诸位远道而来,我们华江门自然要一尽地主之谊。宴请诸位。不过今天国子监的李元龙先生也在场,那就让我们共同举杯,敬李元龙先生一杯酒吧!”

华雄很是热情,大家自然不好驳斥,纷纷举起酒杯,敬了李元龙一杯酒。李元龙似乎很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场面,看着大家敬他酒的时候,李元龙的目光都是发亮的。

华雄继续道:“这一次李元龙先生远道而来,乃是为了我们华江流域近日出现亡灵师祸害附近十几个城市的事情而来。虽然华江流域的势力众多,但是显然以我们华江门为首,另外你们普度门也在华江七大水系之中占据三大水系了!”

华雄不动声色的把话题引到正题。

李元龙这时候看了旁边的陈倩尔一眼,特别是在陈倩尔那美丽的身材上瞟了一眼,随后目光扫过全场的人,微微道:“华雄刚刚说的不错!这一次亡灵术重现江湖,给华江流域的十几个城市造成了很大的创伤,我身为夏武盟国子监的核心成员。这一次亲自驾临华江城,就是要秉公执法,严肃处理此事。但凡发现有江湖门派包庇或者勾搭亡灵师的,一定严惩不贷!”

说到最后,李元龙一双冷漠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妯百阅等人,给大家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这时候,萧水灵开口道:“这件事情的确人神共愤,要共诛之。我们也对这种行为大力谴责,如果李元龙先生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我们一定全力协助!”

华雄抿了一口酒:“萧水灵,你此言差矣。贼喊捉贼的事情我见的多了。但是你想在李元龙先生的眼皮底下玩这样的手段,恐怕要行不通了!”

萧水灵神色淡然:“我听不懂,还请二当家的明言!”

华雄道:“刚刚我们和李元龙先生详细的商议过这一次亡灵术的出现情况。此事和我们华江门并无关系。这一点李元龙先生也是认可的!”

萧水灵知道,他们的爪牙,终于要露出来了。

李元龙很淡然的抿了一口酒:“华雄所言不错,我已经对华江门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和取证。结果证明这一次亡灵术的事情和华江门并无关系!我已经书写报告上交给国子监的张首辅了。”

这话一出,萧水灵等人的压力很大。他们早就预料到华江门的鸿门宴会露出爪牙,只是没想到这爪牙露的这么快……

华雄貌似漫不经心的道:“如今的华江流域,除了我们华江门之外,就只剩下你们普渡门颇有影响力了。这亡灵术的事情既然和我们华江门无关。那么肯定就和你们普渡门有关了!”

含沙射影,矛头直指普渡门。

华雄声音落下的瞬间,周围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落在普渡门的众人身上。

萧水灵深吸一口气道:“你这个决定为免太过草率了吧?”

华雄道:“我用的书数学上的排除法。一点儿也不出草率!我可断定,这一次亡灵术和你们普度门必然有关!否则凭借亡灵术者个人的能力和手段,是万万不可能在华江流域十几个大城市同时搅动风云!你普度门,有纵容和勾搭之罪!”

说到这里,华雄重重的一拍桌子。

宴会厅周围顿时出现十几个身穿清一色劲装的武士,每个武士都爆发出强盛的杀气。仿佛只要华雄的一个眼神,他们就会一拥而上直接把妯百阅等人拿下似的。

面对这等气势,萧水灵不退反进,冷哼一声道:“无凭无据就直接要对我们动手,你们这样做为免太随意了吧?难道如今这世道都不用讲道理了吗?”

华雄眼看自己已经达到目的,李元龙也已经开口,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太需要自己煽风点火了。李元龙自然会出面围护。

果不其然,李元龙略微冷傲的道:“我在华江门取证都取了一天一夜,同时撰写了三千字的取证报告上交张首辅。你怎么能说我太随意了呢?莫非你这是质疑我夏武盟的威严吗?”

萧水灵浑身一愣,这顶大帽子太大了,萧水灵知道自己不能够继续争辩下去了。否则矛盾很容易继续扩大化。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妯百阅缓缓开口了:“华雄二当家,李元龙大人。这一次华江流域出现亡灵术祸乱,我们一样很心痛。李元龙大人在华江门的取证,我们是信服的。但是如果因为华江门和亡灵术无染,就说我普度门和亡灵术有染,这为免颇有牵强!为什么就不能两边都无染呢?”

华雄直接道:“看来妯百阅军师还是不服输啊。你若非要若此,那也简单。我们华江门可以联合夏武盟和在场的其他宗门组成一个行动组。派往普度门总坛进行取证。你看可否?”

说话的时候,华雄的目光里充斥着强大的自信!

妯百阅何等眼光?自然一眼就看出来这华雄没美其名曰是组成行动队取证,其实是要借助夏武盟和其他宗门的力量共同灭了普度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如果让这等庞大的行动队去了普渡门取证,那对普渡门来说才是灭顶之灾!

到时候普渡门将完全丧失抵抗力。

李元龙也信誓旦旦的道:“恩,如果妯百阅军师颇有微词,我们可以组成联合行动队前往普渡门取证。毕竟我们夏武盟做事,从不偏颇!”

妯百阅道:“不瞒诸位,就在昨天晚上,我们普度门的黑白双煞两个人被亡灵术所伤。此刻都还躺在华江门的寝宫之中。如果诸位不信,可以现在就去查看!”

妯百阅这话一出,倒是让全场的人大为吃惊。

华雄直接跳了起来:“这不可能!”

妯百阅道:“不可能?你们去我的住房看看不就知道了?我实在不明白,为何我们远道而来华江门,才住下第一天就遇到了亡灵术者。这其中是怎样的内情,还请华江门的诸位领袖,给我一个说法!”

华雄,华隆,华峰,华不悔等人同时站起身,眼睛里面闪烁惊讶之色。

华不悔冷冷道:“华雄,华峰,你们带人去看看!”

华不悔知道,这件事情如果属实,那就太严重了。

刚才大家还言之凿凿的说亡灵术者和华江门毫无干系,国子监的李元龙先生还完成了取证,铁证如山。如果这时候妯百阅的人在华江门被亡灵术综重伤的话……那之前的一切都不成立了。

非但如此,祸水反而会引在华江门身上。谁都有理由怀疑这亡灵术者就隐藏在华江门,和华江门有撇不清的关系!

到时候,整个华江门都要洗不清了!

华雄和华峰两人快速离开宴会,片刻后抬着重伤的黑白双煞来到宴会厅。众人纷纷抬头看去,只见黑白双煞身上留下好几个醒目的伤口,伤口里面散发出浓浓的亡灵之气。

一看就是被亡灵术重伤!

大家都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华江门的人更是惊慌失措,纷纷看着华不悔,等待着华不悔开口。

妯百阅这时候道:“诸位也都看见了,昨天我们来的时候,黑白双煞还好好的。今天一转眼就变成这样了。必然是有亡灵术者在华江门内出没。至于这亡灵术者为什么会来攻击我们普渡门的人,我想理由也很简单——因为我们普渡门和华江门长年以来都是敌对关系,华江门恨不得将我们普渡门从华江流域的地图上抹去!”

这帽子一扣,扣得华不悔都紧皱眉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反驳。

妯百阅继续道:“今天昆仑圣境和圣剑宫的人也在,还有夏武盟的李元龙先生。大家都看见了,我们普渡门是无辜的。还请诸位为我们普渡门主持公道,为天下伸张正义!”

话语如刀。

华不悔目光冰冷,说不出话来。

李元龙也是面红耳赤,前一刻他还说取证完成,华江门和亡灵术者绝无有染的可能。现在就出了这样的幺蛾子,他只觉自己很打脸。当下冷哼一声:“华不悔,枉我对你一片信任,你的华江门却搞出这样的事情来。实在太令人失望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把屁股擦干净吧!”

说完,李元龙冷哼一身,起身离开:“今日宴会到此为止。亡灵术者的事情,择日再议!”

李元龙挥手离开。

陈倩尔自然也跟着离开了。

储君王冷冷道:“华不悔,我们的时间很有限,请你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说完,储君王也跟着离开了。

东门吹雨摇了摇呕吐,站起身来:“无趣。徒耗时间!”

也走了。

全场只剩下华江门和普度门的人。华雄咬牙道:“妯百阅,你这是明目张胆的诬陷我们!分明就是你自己把自己的手下给弄伤了,非要怪我们头上。你的良心不会疼吗?”

妯百阅淡然道:“我的人在你这里出了问题,还请你们给我一个说法,否则天下人的眼睛是雪亮的。到时候恐怕你们就不好解释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