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0章 杨风出手(1 / 2)

加入书签

纵然大家都知道张五阳是天命榜排名第五的存在,修为之高,必然惊天动地,怎么强大都不过分。

但是,当大家见识到张五阳出手的风采后,仍旧惊讶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只见张五阳的双手凝结法印的瞬间,仿佛打开了一道通往雷电之都的大门,无穷无尽的雷电从张五阳身上释放出来。化成一条擎天电蟒!

这擎天电蟒出现的瞬间,整个深潭的水面上都有无数的雷电游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那狂放的雷电炸响,仿佛要灭掉深潭周围的一切生灵!

而擎天电蟒更是冲上千米高空,眼看就要冲击在那遮天蔽日的树冠之上!随后一声嘶鸣折返下来,盘旋在母水之下,以电蟒的无上雷电之力拉扯着这一滴母水,想要把母水举起来。

“咔咔咔~”

电蟒以雷电为身,拉扯母水。所激起的力量是何等之大?

就在电蟒发力的瞬间,整个深潭的水都被这股力量爆发出来的冲击波,冲击得朝周围荡漾起数十丈高的巨浪。深潭核心的水流往下凹陷大几十米!

可见电蟒之威何等可怕?

周围无数的围观者看到这一幕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强的电蟒!这股力量足以把整个深潭的水举起来了!比大力士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不愧是张五阳啊!”

“这股惊天之力应该足以举起母水了。看来这母水树终究还是被张五阳所得啊!”

“……”

大家瞪直了眼睛,几乎都无一例外的认为张五阳会得到这母水树。毕竟那一滴母水看上去平淡无奇,但是张五阳引起的电蟒却搅动风云,令天地变色。

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但令人吃惊的是——张五阳这等惊天之力,居然无法拉动母水分毫!

那一滴母水仍旧稳稳的悬浮在半空,一动不动!

嘶!

场外诸人见此,无不胆战心惊:“这到底是什么鬼?以张五阳这样的惊世神通居然无法拉动这母水?这也太夸张了吧?”

不过这股力量还是让母水树灵微微吃惊,宁静的目光里面闪烁着一份异彩,喃喃摇头:“小娃娃,还不够啊,远远不够!”

“恩?莫非它真的重如华江么?”张五阳脸色微微皱起眉头,随后双手法印再度变化,这时候只见张五阳身后的地面上浮现出一个蓝色雷电符文。这符文刻箓着无数古老的雷电文字,仿佛记录着雷电的起源。

“嗡嗡嗡”

雷电符文不断的变化扩张,不出片刻时间,就变化成一个小型的雷池。这雷池内更有井喷的雷电之力奔涌而出,方圆数千米空间之内,全部充斥着蓝色的雷电之力。

众人都知道,这张五阳是打算继续发力了。因此众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死死的盯着张五阳。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瞬间。

张五阳的绝世风采,谁不想亲眼目睹?

“张五阳终于准备放大招了!真是令人期待啊!这可是命榜第五的高手啊!”

“……”

便是在这个时候,张五阳身后雷池上喷出来的雷电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强盛的地步。随后,张五阳张口吐言,大喝一声:“雷霆万钧!”

话落瞬间,张五阳双手合十,往母水所在的地方豁然指出。

“轰隆!”

周围所有的雷电都化成电蟒,受到杨风的牵引,快速的朝母水方向奔涌而去。

只见一条条的电蟒如狂龙出渊,疯狂涌去。

此刻出现的电蟒,何止数千条?

千莽飞腾,共举母水!

“咔咔咔!”

深潭的水面上出现一条条的裂缝,仿佛这大水深潭无法承载千莽的力量,大地村村裂开。

周围的水岸上也出现了无数的裂缝!

千莽缠绕着一滴母水,头顶母水,尾撑深潭大地。结果发力之下,母水没有举起来,反而导致大地龟裂,深潭破碎!

这等惊世之威让无数人为之震惊。

最后,靠近深潭的千米之地岸地全部龟裂,化成了粉碎。千莽也因此失去了支撑,最终无法撼动母水,跟着烟消云散!

失败了!

张五阳目瞪口呆:“这母水居然如此沉重,千莽作为支撑,居然压制得大地都崩塌了,却仍旧无法举起母水!莫非这母水当真是有一个华江之重吗?”

张五阳正思索时间,千莽碎裂,母水的重量轰然作用在张五阳身上。

“轰隆!”

张五阳的身体哪里承受得了母水的重量,当下被压在地上,直接如炮弹一般嵌入大地之中,不知道被压进了多深的地方!

而那母水仍旧稳稳处在原来的地方,刚刚不过是轻轻触碰了压了一下张五阳,张五阳居然就嵌入大地深处。

生死不明!

这等情况,场上诸人已经吓呆了:“怎么搞的?这可是张五阳啊,难道张五阳也无法承受这等威力,被压死了吗?”

“太可怕了!举重母水的风险太大了。刚刚的大力士就因为举重母水而被打成一张纸了。现在连张五阳的绝世强者都被打飞了,生死不明。谁还敢上前去尝试啊?一旦失败都是要死的!”

“玛的,五次机会已经用了两次,我们在场这么多人只剩下三次机会了,如果举不起母水我们都要死啊!哪位英雄站出来成为我们的救星啊,我们不想死啊!呜呜呜~”

“……”

全场都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此刻虽然平静,但是每个人都感觉到一股窒息的肃杀之气!

令人绝望!

母水树灵苍凉的开口道:“机会已经用了两次,还有最后三次。你们好好珍惜吧,不然都给我变成纸张然后等着被泡烂吧!”

全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片哀鸣。无人胆敢站出来了。

母水树灵深深惋惜:“诶,没实力就不要随便打扰别人睡觉,这个道理都不知道还怎么混啊。既然没人胆敢尝试,那么你们就安息吧!”

母水树灵的话音刚刚落下,周围树冠下弥漫着的母水之气骤然发动。

蒸汽!

干燥的蒸汽,大量的吸收着周围每个人身上的水分!

每个人都在疯狂出汗,疯狂失水。

一些修为弱小的人直接被蒸干了!

死了!

“啊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为何散发出来的蒸汽会吸干我身上的水分啊!!!”

“太恐怖了,我受不了了!”

“……”

这时候有人嘶吼着:“这是干汽!无比干燥的水汽。可以大规模的吸收水分,一旦被侵染,我们每个人的水分都会被吸干!最后变成干尸!”

“啊啊啊,我要死了,救命啊。谁去举起这母水啊,我不想死啊!”

“……”

转瞬间死了七八个修为低下的修者,全场的人情绪都崩溃了,纷纷求饶。奈何母水树灵一点面子也不给,周围的干汽越来越浓厚。

杀气弥漫!

便是这时候,一个风铃般空灵的声音响起:“树灵,住手吧。我来试试!”

这声音宛若大家期待已久的救星,众人纷纷转头看去,只见说话的人是玉祭司!

果然,周围弥漫着的干汽停止了运转扩散,周围恢复了平静。

只剩下庞大的母水树冠覆盖方圆十公里之地,散发出庞大的威压。

母水树灵很淡然的看着玉祭司,微微开口:“来吧。第三次机会了!”

玉祭司再无废话,缓缓走向母水。

来到母水旁边,然后深深呼吸,作势就要动手。

便是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这一滴母水,的确重如华江。你若没有做好举起整个华江的准备,那么就要小心了!”

说话的是张五阳!

只见张五阳此刻从地下面钻了出来,浑身衣衫褴褛,颇为狼狈,嘴角还残留着一段血柱,看来刚刚已经受了很重的伤!

不过张五阳被母水压制,还能够活着站起来,这已经让无数人感到惊讶了。

对于张五阳的忠告,玉祭司是感激的。毕竟这是张五阳差点付出生命代价的经验!

玉祭司点点头,然后缓缓伸出双手,左手半个太极图案,右手半个太极图案,合在一起就是太极阴阳图。

太极阴阳道法!

两手在母水两边合十。

这一刻——

轰隆!

两手合一,太极阴阳图顿时圆满。两股力量分别作用在母水上,顿时产生了一股玄妙的对冲能量,围绕着母水疯狂的发力!

随后这个太极阴阳图缓缓的化成两只倒扣在一起的手印。

“太极生两仪,阴阳山河手!”

两只手印仿佛山川河流,从下而上托举着母水,轰然发力!

山摇晃,河激荡!

山河之力,浓缩在这一双阴阳手印之中!

“轰隆!”

澎湃的力量从这太极手印之中轰然爆发,地动山摇,山河裂开!

深潭周围的河流都裂开了,裂缝波及到两千米外!

比之前张五阳发力的时候,场面还要浩瀚。张五阳的裂缝波及也不过千米范围左右。而这阴阳山河手出动之后,裂缝波及到方圆两千米内,增加了将近七八成,甚至一倍!

这样的情况,令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太强悍了!

众人都以为看到希望:“好强的阴阳山河手!这股托举的力量太强了,应该可以举起母水了吧?如果这样撼动山河的力量都举不起母水,那我真是无法想象要怎样的人才可以举起母水!”

期待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

绕是这等惊世的阴阳山河手。也无法撼动这一滴母水!

只见母水稳稳的停留在原来的地方,一动不动。任凭山河手引起的水面裂缝波及到多远,它就是不动如山!

天地风云激变,我自不动如山!

阴阳山河手爆发的威力越来越强,很快达到巅峰。但是仍旧无法撼动母水,最后开始衰落。

面对整个过程,玉祭司的一双眼睛都格外的沉凝,仿佛这没有太过惊讶的东西。当力量衰弱之后,母水重重的砸在玉祭司的身上。只听玉祭司发出一声轻微的闷哼。然后下场和张五阳一样,被砸飞,嵌入地底不知道去哪里了。

失败了!

全场人群炸裂,仿佛无法接受这样的局面!

张五阳也是微微摇头:“一滴母水,华江之重。除非进入虚境的高手还可以试试,或许还有些许机会!否则,都没有可能!”

母水树灵冷冰冰的道:“已经用了三次机会,只剩下最后两次机会!你们还有谁要来试试吗?”

冷漠的声音,仿佛没有人尝试的话,它就要下杀手了。

全场死静,每个人都沉浸在死亡的气氛之中,大家你看看我看看你,没有人说得出话来!

远处的树顶上,黑袍冲血玲珑道:“血玲珑大人,还有两次机会,你要不要出手试试?”

血玲珑冷淡道:“这母水的重量的确很吓人!他们这些人是不可能举起来的。只有我可以试试!”

黑袍道:“不错,血玲珑大人可以召唤尸熊,尸熊力劈华山,应该能够举起这母水。如此这母水就是你的了!”

血玲珑道:“恩,这一滴母水就是母水树的核心,一滴母水划树灵。得到这一滴母水,就几乎得到了整个母水树!看来只有我来试试了!”

黑跑道:“不过你一旦召唤出尸熊,这些人就知道你是亡灵师的身份,到时候还不群起而攻之了?”

血玲珑:“就凭他们也想攻击我?再者,我若得到这母水树,杀他们也就弹指间的事情了!”

黑袍顿时不再说话,而是微微的笑着。

……

母水树灵见全场人没开口,最后微微叹息:“诶,看来你们是无人敢尝试了。那么我再用另一个方法送你们下地狱吧。”

说着母水树的树冠之下释放出无数的湿气。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