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朱守鹤的威力(1 / 2)

加入书签

这两个人,人还在千米之外,但是他们带来的威压,却已经压制得全场的人都无法呼吸。

那滚滚而来的,仿佛根本不是两个人,而是两座巨大的大山!

场上诸人看到这等情形,纷纷低头伏在地上,大声道:“参见紫薇宫宫主,参见月轮宫宫主!”

全场参拜!

三宫宫主,代表着三宫最高的地位,最高的修为。代表着整个昆仑圣境最核心的人物和水平。每一个宫主都是超凡入圣的可怕存在!

一宫之主,那当真不是盖的。

“储君王,给我住手!”紫薇宫月轮宫两大宫主,同时开口。

如果说之前储君王面对胡志名的时候态度还很冷傲的话,那么此刻储君王面对两宫宫主,却充满了凝重。不过也只是凝重而已。

月轮宫宫宫主殷思礼落在地面,冷然道:“储君王,谁给你的胆子,还敢妄言抹杀我月轮宫的头牌月子歌?”

朱守鹤道:“还有我紫薇宫的杨风,岂是你说杀就杀的?“

两宫宫主,同时威压!

嘶!

周围的每个人都感到口干舌燥,说一个字都十分困难。

这可是两宫宫主啊,换成别人看到这样的阵仗,只怕早就直接吓尿跪在地上求饶了,哪里还敢站着说话?

可储君王非但没有下跪,反而很淡定的站着,手上的动作微微停息,却仍旧捏着月子歌的精神意识,喃喃念叨:“我说是谁来了呢,原来是殷思礼和朱守鹤两位宫主啊!你们来了也好,很多事情可以摆明了说!”

储君王神色淡然:“之前的事情想来你们都知道了,并非我储君王有意为难杨风。倒是因为杨风此人嚣张跋扈,无法平衡和我的矛盾。我还是那句话,若杨风能够让胡刀的命丹复原,我既往不咎!”

朱守鹤道:“命丹和本命融为一体,碎裂了岂能复原?你这不是故意为难杨风吗?”

储君王道:“天大地大,不过一个理字大。如果杨风无法复原,我用他的命丹作为赔偿,又有什么不妥当的吗?”

朱守鹤无法反驳。储君王从一开始就想好了一切,自然让所有人无话可说。

殷思礼道:“你和杨风的矛盾,那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儿。为何还要把月子歌牵扯进来。快放手!”

如果是别的学员,被殷思礼公开要求放手,只怕早就忙不迭的松手了。但是储君王却没有松手,反而继续冷冷道:“是月子歌非要为杨风强出头,我不过教训一下而已。如果月子歌愿意道歉,并且从此不再出头围护杨风的话,我自然愿意给殷思礼宫主一个面子,就此放手!如若不然,我是不会放手的!”

嘶!

储君王的话,让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冷气!

面对月轮宫宫主还胆敢说这样的话,这是何等的霸气啊!

殷思礼也不好继续反驳,毕竟储君王每说的一句话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高举高打。让人无法反驳。反而还让人觉得储君王是个圣人,说什么都是大公无私。

殷思礼冲月子歌道:“月子歌,杨风的事情你就不参合了吧。毕竟杨风的确无法恢复胡刀的命丹。你说什么也没用了!”

月子歌面色沉凝,最后微微点头。

殷思礼松了口气,冲储君王道:“储君王,你现在可以收手了吧?”

储君王冷冷道:“还差一句道歉!”

月子歌的精神意识都被剥离,被人家捏在手里,死亡近在咫尺。月子歌都感到天旋地转,最后咬牙:“对不起,我道歉!”

“恩,这个态度就对了嘛。昆仑圣境有我储君王就足够了。你们还瞎折腾什么来挑衅我,这不是给我们三宫添乱么!”储君王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松开手。

精神意识回归月子歌本体,月子歌这才缓过神来,整个人“噔噔噔”的往后退了十几步,最后靠着一张桌子,这才站稳身体,然后大口喘息,全身的衣服都湿润了。

这时候,月子歌转头看着杨风,公开道:“杨风,对不起。我月子歌没能力保护你!”

杨风微微含笑:“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们不过萍水相逢而已,我很感念你!”

月子歌悲惨一笑,眼神里面流露出一股让人说不出的心疼:“杨风,我欠你的!”

杨风笑了,笑得很惨。

其实刚才杨风说的是实话,月子歌和自己不过萍水相逢,这个女人愿意为了自己,为了她曾许下的承诺而公开和储君王出手,这已经令人感动了。

杨风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只能说储君王太强太霸道了!

连月子歌都不是储君王的对手,还败的那么快。这是杨风万万没想到的。不过如此也让杨风感到一股说不出的悲愤和绝望。

连月子歌都已经退出了,月轮宫的宫主殷思礼显然也不可能为了自己再继续干预储君王的事情了。

只有一个朱守鹤。不知道他是否能够为自己和储君王对抗?

储君王冲殷思礼微微点头,然后右手牵动着那股束缚着杨风第六命丹的力量,猛的一拉。

“咔嚓~”

第六命丹上面的二十个命轮开始溃散,命丹上也出现了更多的裂缝。随时都要崩塌似的。储君王神色淡然:“杨风,用命丹补偿吧!”

说着,储君王还要继续动手。

朱守鹤忽然直接出手拉住储君王的那股力量,冷然道:“储君王,杨风是我紫薇宫的人。不管犯下任何错误,都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松手吧!”

储君王目光微冷:“朱守鹤,你这是要力保杨风吗?”

朱守鹤道:“不错。我就是要力保杨风!无论他是对是错,我都要保!”

储君王冷冷道:“这么说来,你朱守鹤是要和我储君王做对了?”

朱守鹤道:“无所谓你怎么想。你若继续动手破碎杨风的命丹,那么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你若觉得你是我的对手,那么就继续动手吧!”

朱守鹤人不高,也不健壮,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惊天动地。

惊动全场!

到现在为止,也就朱守鹤直接不把储君王的威胁当一回事儿。

储君王微微皱眉:“我储君王说出去的话,就是君令。绝没有收回的道理!!如果你要我收回我说过的话,那就看你有多大的本事了!”

这话一出,场上的人只觉呼吸都凝滞了。储君王这是一点也不给朱守鹤面子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