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月子歌战败(2 / 2)

加入书签

左侧漫天火焰岩浆,右侧是无数的寒冰长河。

这等惊天动地的景象,只怕任何一个人看见了都要吓尿了。唯独储君王神色不变,右手猛然举起,直接朝头顶拍出一掌。

精神破虚天!

“嗡嗡嗡~”

一股前所未有的精神力掌印轰然爆发,轰击两大分身的本体精神意识。一掌拍出后,两个分身的精神意识受到极大的重创,直接消散无形!

化出月子歌的本体来。

储君王微微皱眉:“哦?双属性命丹修者么?同时集合两种属性的命丹之力,这样的修者的确很少见。难怪你能够成为月轮宫的头牌。只可惜,一个人的实力又岂是命丹属性越多就越强的?”

储君王神色淡然,又是朝天高高举起手掌。强大的精神力奔涌而出,化成一道惊天的掌印,对着月子歌悍然拍下!

精神破虚天!

更强更快,几乎没有任何征兆!

强大的掌印出击,封锁了月子歌所有一切的退路,除了和储君王硬碰硬精神力,别无办法。

月子歌眉头紧皱:“这个储君王还真是狠毒,非要逼得我和他硬碰硬精神力。我显然是落于下风。但是现在没办法,只能挨一下了!”

月子歌眉头一皱,目光冰冷。双手结印,喃喃道:“既然要硬碰硬精神力,那么就来吧。精神力,发动!”

“嗡嗡嗡~”

同样的精神力攻击,从月子歌的身上爆发,和储君王的精神破虚天猛烈的冲击在一起。

“轰轰~”

精神力风暴朝四面八方冲散,所过之处,无数人纷纷被重创,甚至死亡,一些人都直接七窍流血,抱头痛苦,下场十分凄惨。

“这个级别的战斗根本不是我们所能够觊觎的,大家快后撤。否则被沾染上都要死人的!”

“快撤,这精神风暴太强了!不要观看了,快跑!”

内务府和外务府的管事纷纷指挥周围的人快速后撤,巨大的广场,很快空出了很大的一片空间。周围的人群,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其他人都跑远了。深怕被波及到。

杨风因为处在月子歌身后的位置,隔绝掉大部分的精神冲击,因此并未受到冲击。否则,只怕不死也是重伤了。

“嗡嗡嗡~”

两个人的精神力冲击互相对攻,僵持不断。月子歌明显的处于下风,被死死的压制着,脸色苍白,眼睛里面充血,仿佛是是都要溃败。

“糟糕,对方的精神力攻击太强悍了。我原本只不过是打算挨他一次攻击,为我施展别的手段争取时间机会。但是储君王显然看出了我的想法。现在死死的压制着我,就是不想给我这个机会呢!”月子歌想要抽出手来发动别的攻击,结果发现被死死的压制着,根本没办法动弹。

“不行,如果继续这么下去,对我很不利。极有可能这就是我们最后的一次攻击!”月子歌心如明镜,当下冷哼一声:“精神化针,给我破!”

“咔嚓!”

月子歌身外的精神力忽然化成一根针,以点破面,对着储君王的手掌轰然刺了过去!

“嗡嗡~”

手掌微微退了半分。

便是这一个缝隙的时间,月子歌把握的很好,右手反掌逃脱,一跃升天。双手结印,化成满天飞雨,无数的月光受到月子歌的牵引,照耀在储君王身上。

“月光聚点!月虹破!”

方圆几千米之地的月光全部汇聚在一个点上,这个点恰好照耀在储君王身上。给储君王的行动能力造成了极大的限制!

这个手段犹如放大镜似的,把周围的阳光汇聚在一个点上,形成大量的热,可以生活烧纸。而月子歌把方圆几千米之地的月光都聚合在一起,形成的能量是何等的可怕?

当这一个点轰击在储君王身上的时候,储君王的身体明显的大震了一下。身上的一片衣角被穿出一个大洞来。

“这大概就是月子歌杀手锏之一了吧!”储君王神色微微凝了一下,随后右手伸出:“既然这么快就战斗到这一步了,那么接下来也而不必再留手了。”

储君王双手结印,对着月子歌轰然拍出:“精神禁锢!”

“嗡嗡~”

一股可怕的精神力波动忽然出现,禁锢了周围的所有精神力波动。

周围的人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精神意识仿佛停止了流转,不受控制了。被一股强大的东西给死死的禁锢住了。

月子歌神色大震,思想也受到了禁锢,想要运转大脑精神,变得十分艰难:“这就是传说中的精神禁锢么?久闻出储君王是个强大的精神念师,没想到他对精神力的修行已经到了这等惊世骇俗的地步了!”

月子歌知道,这会儿的储君王开始认真了!

只见储君王的双手仍旧在凝结法印。

对于像储君王这等高手来说,还需要双手同时凝结法印,那么发动的武技法术,肯定是惊天动地的存在。

只听储君王双手联动,瞬间完成法印,冷冷道:“精神囚牢!”

“封!”

“嗡嗡嗡~”

比精神禁锢还要可怕的精神囚牢发动,月子歌发现自己的精神意识被彻底的封住了。完全没办法动弹!

“好强的精神念术!!!”

月子歌拼命的想要挣脱,发现根本做不到!

自己的思想精神,被封住了!

糟糕!

我这就失败了?

失败了?

月子歌何等高手,自然知道这意味着自己的战斗已经失败了!

精神被封住,接下来什么武技都无法发动了。成了待宰羔羊!

储君王放下双手,负背傲然:“月子歌,你已经输了!接下来你的生死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就你这样的实力,也配带着月虹社和我抗衡么?也配力保杨风么?”

月子歌紧咬着牙关,一语不发。

储君王缓缓道:“那么我就废了你!”

储君王虚空一抓,直接把月子歌精神意识从脑海中提炼出来,然后捏在手里。眼看就要直接捏爆月子歌的精神意识。

这时候,两个人影从天空中踏空而来。

门外的守卫惊恐的跪在地上,大声道:“紫薇宫宫主朱守鹤到!”

“月轮宫宫主殷思礼到!”

两大宫主,宛若千万洪水,滚滚来。

作者朽木可雕说:第一更到。求鲜花啊。最近很多读者书评区说朽木诸多不是,朽木也不好辩解。长年以来,书评区都是一片骂声,朽木也从未说过话。但是朽木想说,我也是人,我也有自己的生活和家庭,也有自己的事情。我只有一双手,一个脑袋。之前努力的时候一个月写五六十万字,一个月都没出门过。有时候出门在外各种开会,我也很无奈。但是朽木不愿辜负读者们的期望,如果可以的话,朽木都会尽力为之。这个月才五天就写了七万字,闭门不出。朽木话不多,以事实来说话,无法做到让每个读者都满意。如果大家喜欢,请大家把鲜花投给我。今天四更!!!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XS665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