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惊人消息(1 / 2)

加入书签

杨风说的话,一个一个字的从牙缝里面蹦跶出来!

震得全场的家具椅子都在微微的摇晃!

朱守鹤和胡志名都微微吃了一惊,没想到杨风说话的锐气这么大。只见杨风站在耶律川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耶律川:“既然赌了,就要输得起!”

耶律川大口喘息,面红耳赤,他自己都觉得十分丢人。特别是当着宫主和大长老的面,此刻更是面上无光,当下咬着牙,轻声道:“杨风,之前是我一时冲动,乱说话。还请你不要和我计较!”

杨风冷冷的盯着他,一言不发。

耶律川咽了口唾沫,继续道:“杨风,你非要做的这么绝情么?我好歹也是紫薇宫的二师兄,也是张百伦的至交。你对我这做的这么绝,对你也没有好处?你让宫主情何以堪?你要是激怒了张百伦,后果不是你能够对付的!”

杨风冷冷道:“我见不得你之前的那般嘴脸!少给我比比,愿赌服输!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张百伦的人!”

耶律川咬牙道:“我要是不同意呢?以你的实力莫非还能够奈何得了我吗?”

杨风道:“那我就把这件事情公布出去,你若继续选择苟且偷生的活着,我也没办法。但是总有一天我会拥有超越的实力,到时候必然会一巴掌拍死你!”

杨风说的决绝。

耶律川面色很难看,自己的确输掉了赌约。如果传出去自己耍赖的话,只怕自己的名声也就毁掉了。人活一张脸,耶律川自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耶律川咬牙道:“你就不怕我在这里杀你灭口么?”

杨风一步不退:“你可以试试看!”

“你真以为我不敢么?”耶律川性子火爆,大声开口,一步踏出。作势就要动手了。

“你敢!”萧鸿雁此刻走了出来,挡在杨风身前:“你敢动我小师父一根毫毛试试?”

萧鸿雁更是决绝,身上的命丹之力一轮轮的散发出来,随时都准备进入战斗状态。

“萧鸿雁!你怎么帮着一个外人?!”耶律川气急,大吼着:“你是我紫薇宫的人,快给我过来!”

“我的确是紫薇宫的人,但是不代表我就是你的人!小师父是我萧鸿雁认定的师父,你敢动他,我必定拉着你一起下地狱!”萧鸿雁目光沉凝,冷冷的开口。

耶律川沉凝了,他知道萧鸿雁的修为,和自己也在毫厘之间。如果真的动手的话,就算自己真的战胜了萧鸿雁,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这是耶律川怎么也不想看到的下场。

眼看两人争锋相对,作势就要出手。

这时候胡志名开口道:“好了好了,你们年轻人自己的私事儿,还在大殿里面闹成这样,成何体统?耶律川,你虽然是我紫薇宫的第二弟子。但是刚才你的确和杨风立下了赌约,现在输掉赌约,你理应自废修为,离开紫薇宫入杂院修行,永不得再上山!”

胡志名一开口,事情就变了!

耶律川大吃一惊:“大长老,你在说什么啊?我是紫薇宫的二师兄。我多年来为紫薇宫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处处围护紫薇宫的荣耀和权威。现在就为了一个杂院小厮的一个赌约,你要放弃我?让我废掉修为,入杂院不得再上山?你们这是比杀了我还要难受啊!”

胡志名道:“没办法,这是自己立下的赌约,你必须承受失败的代价!如果你连失败的代价都承担不起,也不配成为我紫薇宫的弟子!”

胡志名说的很决绝!

耶律川如遭重击,身体猛然往后退了两步,随后快速的转头看着宫主朱守鹤:“宫主,我是你的学员,我的一身本事都是你们教的。我多年来为紫薇宫做出了多杀贡献,您是最清楚的。现在真的要为一个杂院的小厮而放弃我吗?宫主!!

朱守鹤道:“耶律川,今天的事情和你说的是两件完全不相关的事情。杨风炼制出命轮加持丹本是好事,是你和杨风非要立下这样的赌约。这是你们自己的私事儿,明白么?敢赌就要输得起!”

耶律川目瞪口呆,受到巨大的打击。

朱守鹤道:“是你太狂妄自大了。一个能够批量炼制出极品拟命轮丹的炼药天才,炼药术必定远远超过了你。你本就不该藐视这样的天才!藐视天才,就要付出代价!”

宫主开口,性质完全不同,耶律川也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宫主,我之前的确过于狂妄了,我认错,我道歉。但是我真的不想被废修为进入杂院啊!”

朱守鹤冷冷道:“我紫薇宫的人,是非分明。如果你拒绝履行赌约,那么我这个做宫主的只好出面主持公道了!”

耶律川失魂落魄,脸上最后一份骄傲和自信也消失殆尽。

此刻的耶律川真正的感到害怕了!

浑身都在发抖,当下快速的跪在地上,爬到杨风身前,拽着杨风的腿脚:“杨风,我错了!我之前有眼不识泰山。犯下弥天大错,还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我的过错。给我一条生路!”

耶律川说的很悲切!

杨风冷然道:“你刚刚不是说要在这里杀我灭口吗?当时那种视我为蝼蚁的气概哪里去了?”

“我错了,刚刚是我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耶律川再也顾不上自己的脸面,大声的哀求着。

杨风冷冷道:“滚!!”

下一刻,朱守鹤微微叹息,缓缓伸出右手,对着耶律川缓缓拍出……

……

“你们听说了,紫薇宫的二师兄耶律川被废了修为,坠入杂院修行了!这可是紫薇宫的第二号弟子啊,居然落到这样的下场。真是可怜可悲!”

“听说是紫薇宫的宫主亲自惩罚的耶律川!”

“紫薇宫宫主是耶律川的授业恩师,怎么会对耶律川下这么重的手呢?”

“听说耶律川得罪了一个叫做杨风的少年,才遭到这样的惩罚……”

“杨风……莫非就是杂院第一的那个杨风么……”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