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再临神龙门(1 / 2)

加入书签

神龙门外,有一片很大的树林,树林中有一棵格外大的银杏树。

枝繁叶茂,金色的树叶遮天蔽日,屹立在林子里,鹤立鸡群,格外出众。

一个穿着很帅气的白西装的少年,站在树下,孤零零的背影,和孤傲的银杏树格外般配。

少年的手上,握着一把古琴,迎风而立。

……

神龙门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大婚之期,气氛十分喜庆,他们仿佛忘记了江宁之辱似的。

一处挂满红色灯笼,铺满红地毯的院子里。两排侍女从院落里延伸到院子外面,气势壮观。

房间里,萧若雪穿着雪白色的婚纱,两名侍女给她梳妆打扮。

萧若雪神情木讷,周围的人都在欢声笑语,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甚至眼睛里面还噙着眼泪,仿佛随时都要掉下来。

只是因为强忍着,才一直在眼眶里面打转。

“姐姐,今天可是你大婚的日子啊,你应该开心才是啊。”一名侍女很温柔的笑着。

另外一个美丽侍女也劝说道:“是啊,能够嫁给楼余青这样的顶级英雄人物,这是东南之内多少女人做梦都想的事情呢。姐姐何必不开心呢。”

“是啊,虽然楼余青年纪大了点,但是作为女人,嫁给一个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男人才能够享用一生的荣华富贵啊。”

“……”

萧若雪一动不动,神情仍旧木讷,梳妆完毕后,萧若雪疲倦的开口:“你们出去吧,我累了,要休息。”

大家恭敬的退下,反手关上们。

房间恢复了宁静,萧若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张让世人倾倒的容颜上,却在忍不住眼泪滑落。

享用一世的荣华富贵?

呵呵……

她自嘲的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

萧若雪看都没看,直接道:“我说过,我累了,要休息!”

“枝芽!”

大门推开,进来的是剑无双。

透过镜子,萧若雪看到站在门口的剑无双,她皱起眉头:“剑无双,你有什么事?”

剑无双神色傲然:“明天上午九点,楼余青会带着花雨楼所有的高层前来神龙门迎亲。到时候,神龙门摆婚宴,吃完酒席你就跟着楼余青前往花雨楼了。自那之后,你便是楼余青的妻子。”

萧若雪紧咬着下唇:“我知道,不用你来提醒。”

剑无双的声音十分冷淡,仿佛不是在交流,而是在阐述一种命令:“虽然你为人妻,但终究是我神龙门走出的人,要谨记恪守妇道,安分守己,不要丢我们神龙门的脸。别忘记了,师父对你二十一年的养育之恩。如果没有师父,你哪里有现在的辉煌成就,不管身在何处,都不要忘记要报恩。师父对你的恩情,你三世也报不了。”

萧若雪变得很痛苦,身体都在发抖。如果不是为了报这二十年的养育之恩,萧若雪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剑无双的话,宛若一把无形的剑,深深的刺痛着萧若雪的心脏。

剑无双宛若无觉,继续冷然道:“最后一点,从现在开始你就待在这房间里,不要出去了。我要再三提醒你,你最好不要生出抗命的念头,因为这没有用!宿命如此,你认命吧。”

言罢,剑无双转身离开,大门自动关上,留下一阵风在房间里面旋转荡漾。

“啊!”

萧若雪抱着头,痛苦的低声嘶吼着。

她这痛苦的嘶吼声,又有谁听得见呢?

宿命如此,你任命吧!

简单的八个字,击溃了萧若雪最后一点的期望!

良久,门外再次响起敲门声,温柔如萧若雪这样的女子,也忍不住大声叫了一句:“你们就不能让我安静的待一会儿么?我不会逃,我不会反抗,可以了吧?”

“是我,萧水灵!”门外传来萧水灵的声音。良久后萧水灵的声音继续响起:“杨风有件东西让我带给你。”

萧若雪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拉开房门。

萧水灵踏步而入,把信封交给萧若雪。后者结果信封迫不及待的撕开,颤抖着打开信纸,看着上面的内容。

字数不多,但是字字珠玑,看到最后,萧若雪的眼泪打湿了信纸,嘴里面念叨着信纸上最后的几句话:“山崖下的青衣温玉,花灯节上刚柔情深,。宿命无路,我为你开窗;淮水涛涛,我为你搭桥,彼岸有我就有情,你若归来即是家!”

萧若雪知道,杨风讲述的是第一次在中海市被周家老祖宗打落山崖,自己救过他的命。花灯节上,自己为他挡住白武天……

后面六句话,劝说她不要任命。就算宿命没有给你出路,我杨风就给你打开一条生路!

这是何等的情义!

养育自己二十年的师父,为了达成目的,罔顾自己的幸福和后半生。但是这个只有数面之缘的少年,居然愿意为自己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这是何等的讽刺!

“呜呜呜~”萧若雪捏着信纸,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萧水灵也一阵心酸,上前搀扶着萧若雪:“萧若雪,杨风在神龙门外林子里最大的那棵银杏树下等你。今晚不见你,他会等到天亮!”

“我要是去的话,岩魂会杀死杨风的!”萧若雪的情绪几度失控:“师父养育我二十年,生养之恩,我不能不报。”

萧水灵眉头紧皱,鼻子一阵酸楚。该死的杨风,居然让我处理这么煽情的事情……

“选择权在你手上,一切由你决定。”萧水灵知道,这是别人的事情,自己无权替萧若雪的人生做决定。

良久,萧若雪情绪稍稍镇定,眼睛开始变得决绝:“请你帮我带一句话给杨风——我重情义也重名节,不会深陷苦海。我和他注定今生无缘做朋友,我要身为人妻,请他注意分寸,不要来破坏我的名节。”

萧水灵一阵酸楚:“你确定你想好了?不挣扎一下么?”

萧若雪拿出一串碧绿色的珠子,递给萧若雪。

“我意已决!”萧若雪坐在镜子前,拿起梳子重新梳头:“你走吧!”

……

银杏树下。

少年遗世独立,静静的感受着风和鸟的声音。

夜,越来越深,天空的月牙儿来到了头顶上,开始往西边降落。

一个女子从远处缓缓走来,杨风猛的回头:“若雪。”

“我是水灵。”萧水灵神色暗淡,把一串碧绿色的珠子交给杨风:“你是不是很失望?”

“她不来?”

“她说她重情义也重名节,不会深陷苦海。和你注定今生无缘做朋友,马上就要做为人妻了,请你不要去破坏她的名节。”萧水灵淡淡的开口。

杨风握着温玉的珠子,笑了,凝望着远处神龙门的大门:“傻丫头,人生在世,本就不必背负太多的枷锁。何必如此呢。”

萧水灵轻声道:“杨风,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余生的自由。既然萧若雪做出了她的决定,你我就祝福她吧。”

杨风摇头:“你不懂。她的认命,和你理解的不同。”

“不同?”萧水灵好奇。

“她说她重情义也重名节,不会深陷苦海。你还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么?”杨风喃喃道。

萧水灵喃喃念叨着两遍,然后失声道:“他这是要以死明志?”

杨风道:“只有死人,才不会深陷苦海。”

萧水灵浑身大惊:“这……岳柏龙也太无情了,这是要逼死萧若雪啊。”

少年一语不发,凝望着神龙门那巍峨的城堡。

寒鸦争鸣,月落西方朝阳起。

天已亮。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