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倒霉的两人(1 / 2)

加入书签

笑面佛在江湖上的风流事件可谓是人人知晓。<ahref="http://www.kan121.com"target="_blank">www.kan121.com</a>

在元国六年的时候因为内门比武失手错杀同门师弟,被主持已杀心太重为由逐出师门。

同年回到家中,却因为正遇见战乱,山贼在搜刮时,杀死了其两老,唯一的一个妹妹被山贼头子看上,带回寨子里作为压寨夫人。

回村听见这个消息的笑面一怒之下,在村头的铁匠铺里连夜吩咐铁匠为其造了一杆长枪。

单枪匹马,独自一人上了子,那年下着大雪,笑面佛抗着长枪,胯下骑着一匹白马,仿佛从地狱而来的修罗一样。

寨子里的一百多号人群起而攻之,凭借着心里的怒火那一夜,天上的月亮都仿佛被鲜血所染红。

笑面佛从晚上一人杀到天亮,深可见骨伤口布满全身寨主已经心如死灰,被笑面佛割下项上人头,已祭两老的在天之灵。

笑面佛最后看见的只有已经上吊气绝而亡的妹妹。

全村的村民的在山脚下等待着笑面佛的归来,可看见的只有笑面佛背着已经断气的妹妹。

村民感谢笑面佛的所作所为,安葬好妹妹的笑面佛,再一个夜晚迎着夜光,背着长枪,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村子。

从那之后笑面佛背着长枪,流浪江湖,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佳话,最近两年江湖上却很少流出笑面佛的消息

上官月对笑面佛的身世来历娓娓道给沐长风听。

一阵感叹,沐长风早已义愤填膺,感叹着这如今的世和这深不见底让人闻风丧胆的江湖事事。

而上官月对这一切早已看透,每次到这,上官月都是笑着摇摇头,摆摆手对沐长风说:“你初出江湖,这江湖的打打杀杀尔虞我诈,在以后的日子里你不知道还会经历多少,你所经历的,你所见到的,正是你成长必须的,我和你爹都老了,当年的那些红名早已不在,以后还是你们这些后生扬名立万的机会,孩子,你还是好好的努力吧”。

现在的沐长风对上官月的映像已经早有改变。

渐渐的,他接受了上官月,对这个没有任何拜师仪式的师父已经默认了。

知道沐长风如今已经快要到花甲之年,还是孤生一人,对他的往事感觉很是猜测,既然上官月不告诉他,他也没有再三的追问,只是把这个疑问压在心里。

也许在以后的日子里,在合适的时候,上官月会把他这坎坷又传奇的一生告诉他,可能只是时机未到。

听着上官月训着话。沐长风心里很是沉重,几次都产生退出江湖的想法,但又一次次的把这个想法压在了心里。

沐长风和上官月此次毫无目的地,只能一路的打听,江湖上最近对笑面佛的消息少之又少,这对两人的寻找不禁又增加了难度。

两人就这样四处游荡,终于在一处从西域回来的商队口中得知。

在回城的途中,边疆处看见一个背着长枪的疯和尚,此人举止怪异,拦住商队要一壶西域的好酒,无奈之下只好给风和尚取了一壶,那厮便仰天大笑,消失在商队的眼里。

上官月思索许久,背着长枪的疯和尚那便是笑面佛无疑,两人策马扬鞭。向边疆行去,扬起一阵黄沙。

此时的笑面佛在已经在边疆处一个小镇里住下,这里是来往商队歇脚放松之地,来往的人络绎不绝。

镇子里一处酒楼里,一个说书先生在高台上谈古论今,说着江湖上的趣事,还有那些奇案,惹的台下的人一阵拍手叫好。

上官月和沐长风两人正经过一个峡谷,两边是陡峭的悬崖,是不是的传来一阵阵令人汗毛倒立的狼嚎。

胯下的马脚步逐渐变得急促起来,是不是还停下死活不肯前进。

见多识广的上官月猜测前面应该是有野狼栏路。这家养的畜牲闻见野狼的气味已经吓得纹丝不动。

上官月吩咐沐长风把两匹马栓好,远处的狼嚎逐渐变得更近了,初出江湖的沐长风还未遇见过如此的阵势,心里不觉得紧张了起来。

前面狭窄的小道上逐渐出现了数十双闪着绿光的眼睛,迎着微弱的月光,沐长风才看见在前面出现的是数十只看似瘦弱的野狼。

“小子,你就自求多福吧,这野狼谷是无数的高手丧命的地方,我们这次遇见的只是一些失去头狼的散兵游勇,但丝毫不要放松警惕”。上官月说完后从背后的刀鞘里抽出大刀,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沐长风虽然心里害怕,但硬着头皮,手里的玄铁棍紧紧的握住,丝毫不敢大意。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