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入座!(1 / 1)

加入书签

海族的目光,迅速落到了西王母身上,那可怖的威压虽然消失了,但强大的震慑依旧留在在场每个人心中。所以,没有人敢于轻举妄动,就连玄都大法师等人都不敢。此刻骤然现身的西王母,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西王母眼中却没有别人。只有师父,还有拉着师父手臂的那个女子。关键是那个女子还长的很好看!此刻面色苍白,又带着点红晕,眼泪也不要钱的流了出来,给人一种娇弱、想要爱抚的感觉。坯!不要脸!西王母心中冷哼一声。这种话自己不方便说出口,早知道就带上青鸾或者龙吉公主的......师父也真是的,自己在师父旁边陪伴服侍了十多万年,这才离开几年,又找了一个人....还是大罗金仙,难道说,那个大罗金仙也知道了师父的底细?西王母无视众人,飞到玄清面前。“你..…玄清话刚出口,西王母已经挽住了玄清另一条胳膊﹐嘟囔道:\"师父,您又收徒弟了,也不告诉大家一声。\"说着,西王母瞪了魔玉儿一眼。魔玉儿只觉得脑海里面一阵轰鸣,天旋地转,自己好似在无尽黑暗,而且还在不断坠落一般......那感觉只是一瞬,但当魔玉儿回魂过来后,笑容消失,娇白脸颊的红晕消失﹐唯有心惊,以至于掌心不自觉渗出冷汗,身体都在微微颤抖。这.......这是什么样的存在?!西王母的动作别人看不见,但瞒不过开了真眼的主三田将军。主三田将军的真眼,便是坐在还明殿,操控天道观三界的吴天玉帝。主三田笑了起来。很快,玄都大法师、赵公明、云霄娘娘、玉鼎真人等大能也发现了这点,跟着笑了起来。玄清心中叹息,l准有苦笑。若不是徒弟在此,恐怕刚刚自己就冲动出手了。此刻,自己早就死在那些圣人门下了“那你怎么来了?”玄清笑着问道。西王母一时愕然.......对啊,自己怎么来了?师父说幼儿园关闭,不让外人进入的,自己的消息渠道从何而来?玄洁就随口一问,没想到徒弟张口结舌.这是,被这么多大能给吓到了?玄清心中明悟。的确,任何一个生灵,都会被这么多大能给吓到。毕竟,从开天辟地的那一刻,尊卑观念就一古深入人心。唯有接受了无产阶级教育的自己,才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决然和找死想法吧。不让徒弟在人前为难了,玄清笑着朝放钦抱拳道:老龙王。“敖钦愣怔了一下,连忙道:“对,庆典,对,诸位诸位,快快入座,快快入座!~玄都大法师等人全都跟着响应,哈哈大笑着朝玄清抱拳,走向预设的座位。魔玉儿放开玄清胳膊,又和想杀了自己的敌人交换了一下目光,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了西王母的背影上。她们又不是吕岳那种好色炼气士,之前没见过西王母,也不知道西王母的长相。不过,这个表面上的太乙金仙绝对不简单!以她们的眼界来看,玄活是真的大罗真仙,没有掩饰的境界可西王母太乙金仙的境界之下,层层叠叠,根本看不清真实境界。这说明,西王母的境界肯定比她们要高。再联想到刚才那一眼造成的震慑.......魔玉儿双手攥在一起,看着西王母和玄清的背影。想要靠近,又不敢靠近。这个玄清道友,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个如此厉害的徒弟?难不成,因为化形早,收养了一个化形晚的徒弟?如今徒弟超越了师父.....能说得通。可,玄清轻松打杀了两名后期大罗金仙,一名准圣,还撞开了定海神珠的结界,撞飞了至强防御灵宝混元金斗,这又怎么解释?是天才?这也太变态了吧!魔玉儿传音道:\"你怎么看?”敖壁缓缓摇了摇头,她不知逆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有何看法。今日所见,顾覆了她几十万年的修炼。按说这等人物,不该寂寂无名才是....-.老龙王或许知道更多,可不管敖壁如何传音,老龙王都当做什么都没听见。玄清和老龙王并排走着,朝那些站在座位上的海族点头微笑着。刚才在座位上等待的,主要是代表东海、北海和西海的龟丞相。玄清笑着朝三名龟丞相点头。东海龟丞相连忙含笑应对,躬身抱拳.北海和西海龟丞相也躬身抱学,但状态却没那么轻松。低下头后,两人额头全都渗出冷汗。还好还好!还好那些愚蠢的鲨鱼和蛟龙先行试探了一波,不然的话,死的就是他们了。心中的想法,要永远隐瞒下去。以后看到这个奇怪的玄活,也要直接绕着走。龟丞相恭敬的低着头,不敢看玄清一眼。然而,耳边还是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冷哼。骤然间,魔玉儿下坠的场景出现在北海和西海龟丞相脑海中。两人摇摇晃晃几下,咕咚一声栽倒在地。反应过来后,两人又连忙站起,保持躬身行礼的动作。丢人丢大发了!然而,两人不敢有丝毫不敬。因为。他们连声音来源是谁都不知道.......若是发声的主人想要他们性命,这会儿恐怕早就死掉了。难不成是云雪娘娘?可就算在场女性最强大的云霄娘娘,应该也没这个能力吧?那就只能是那个玄清身边的女子了。两人头更低了。玄清微微蹙眉,不知道两名前辈为啥会摔倒。不过,自己部在鬼门关打了个转,这等小事也不会再放心上。敖钦抱学道:\"诸位道友,请坐!”主三田笑道:\"今日乃玄清道友大喜,当然是玄清道友先坐才对。”\"没错没错,\"光芒中的赵公明捋着胡子:\"玄清道友刚才大出风头,又是主座,玄清道友不必客气。”\"多谢诸位前军。”玄清笑着朝这些大能抱拳,走向座位坐了下来。众人连连还礼言说不敢。换做平时,无论如何都要谦让一番,玄清也不会先坐。可如今,生死都置之度外了,这等小事,玄活也就不放在心上,大喇喇坐了下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