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6章 【0806】,掉下去就是出局(1 / 2)

加入书签

年关已至

汴梁城里处处能闻爆竹声,家家户户贴上新符,大小街巷也能见到小孩三五成群嬉戏打闹,年前的灾荒和东厂杀人的恐惧,渐渐淹没在喜气的氛围里。

新年里,无论贵贱高低,俱是笑脸相迎,就连路旁的乞丐也多了许多饭食和铜钱。城里大小官员趁着节气提着礼品开始串门拜访,希望来年自己的上司能青眼相待,平步青云。

年关以前,东厂杀人。

到的新年里,白府阶前,无人过来。初二那天,倒是有人来了,四五人提着礼物敲开大门,被管事的迎了进去,为首那人披头散发,额上系着蓝色布带,颔下一圈黑须密布,爽朗大笑着直挺挺往里面走去,身后则是半道上相遇的金九、高断年以及小瓶儿、曹少钦、海大富等人。

“白公公,我梁元垂来看你了。”来人一进门就冲堂上一人叫道。

随即又是一愣,咋舌道:“公公,你这头发…..四年….不对……五年不见怎么都白了啊。”

此时,小瓶儿也过来帮忙倒水掺茶,埋怨道:“日理万机啊……瓶儿可是一天天看着督主头发变白的。”

屋外候着的高衙内悄声问小晨子,“喂,那李万姬是谁……哪里的头牌?”

“滚…..”

………

众人落座后,曹少钦和海大富依次禀报了各麾下的事情,轮到小瓶儿时,说了关于那日高衙内调戏惜福之事,其实那晚过后,白慕秋从高俅和高衙内的话内,隐隐感觉似乎是有人故意引那高沐恩过去。

于是后来嘱咐了小瓶儿去追查一番,只是至今到没有任何结果。

“那些个跳梁小丑敢在督主面前卖弄伎俩,简直不知死活。”金九扯着大嗓门儿叫道:“就连高俅和蔡京两个老贼还不是上了咱家督主的当,哈哈,知道这事儿的时候,俺老金可是笑的差点裤腰带都断了。”

白慕秋冷笑道:“让太尉唆使蔡相去败上几仗,不然如何会让官家重视起来?若将来梁山坐大,再去剪除,恐怕真的尾大不掉,到时与南方的方腊等人遥相呼应,我等首尾难顾。朝廷若是不在,我东厂也就不在了。”

旋即,他停下话头,想到了什么。

“两月前那些东西都送到本督兄长那里了?”

曹少钦点头应道:“已经由探子交付过去,想必在一月前就已经到了。”

“如此这般便好。那些人终究是刚刚过去,心也是不稳的,而且都是有用之人,杀了也有点可惜。”

说着话,白慕秋看过去,视线落在一个人身上,“元垂,往来奔波也是劳累,过了年关又得北上,听闻你与辽人摩擦了几次,感觉如何?”

被问到话,梁元垂拱手道:“还不是那样,我以为辽人多厉害,小打几仗,胜多败少。不过还得感谢督主赐的武功心法,让元垂在沙场上来去自如。”

白慕秋摇摇头,抬手虚按,让他坐下,说道:“可惜你非童子,不然事半功倍呢。年关过后,你便启程回河间,带军南下,一定要小心谨慎。”

“是,谢督主叮嘱。”梁元垂应道。

白慕秋露着一丝笑容,“那么,我们山东再聚。”

……………

……………

年节近前,初春依旧很冷,山林间大雪仍旧未化。

树叶上的积雪,被稍微一阵抖动,滑落下来,落在一人肩上。那人没有理会,弯着腰拖拽着一个东西,很重的东西,拖出几米,在雪地上留下一道猩红刺眼的血迹,很快又一人过来,将血迹掩盖,帮助那人将尸体掩埋处理。

“档头….今日第几个了?”

“第五个了…..千户吩咐,大军来时,先把眼线处理掉,打瞎他们。”

忽地,远处一人悄悄靠近过来,低声说了些什么。身着锦衣毛领的人点点头,学了一声鸟叫,远处雪地里赫然冒出七八张脸,也跟了过来。

“前面有家野店,多半也是黑店,大概十五六人,咱们摸过去将里面的人宰了。”

……….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