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0792】,血衣社(1 / 2)

加入书签

福宁宫,寝殿

金銮之上,偌大的大殿当中,只是摆了一桌家宴,桌子很小,俩人坐的非常近。赵吉满脸笑容,敞怀大笑着,举着酒杯道:“小宁子才是朕的真福心,刚一出关,这老天爷便降下大雨,持续数月的旱情总算是过去了,来,这杯酒,乃是朕敬你的。”

“陛下,请!”白慕秋也不推脱,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赵吉亲自为他斟酒,“这第二杯,乃是感谢小宁子今日为朕精心准备的一出困兽斗的戏码,很有趣,朕从未想过人还能这样比斗,改日在延福殿的御石园里,朕决定建一座困兽场,闲暇时,看看人与人像猛兽一样在里面打架,肯定非常有趣。”

白慕秋这次没有说话,默默喝完,放下玉杯,开口道:“陛下,为何此宴不叫上蔡相等人一起?亦或者如妃娘娘。”

“此乃家宴!”

赵吉放下杯子,停顿了一下,忽然语气有些凌厉,“那些个外人,不过外臣而已,朕心里依旧还是向着当初你们几个,所以各个委与重任,小桂子丝毫不会武功,却也敢用一个花瓶救了母后,这才是忠仆,他读过兵书,喜好军伍,于是朕便让他做了西北监军,领枢密院事。小南子身无特长,在你不在的时间内,也让他暂代内务总管,打理后庭宫俾内侍。海大富将御直器班打理的井井有条,忠于职守,小瓶儿也是如此,你们一个个都没让朕失望过。”

他眼里些许血丝,话语顿了顿,“唉~朕却是让你们失望了,少年时,壮志凌云,想做那天下雄主,可如今回头看看,到底是让天下百姓过的凄苦,那些个蔡京、王黼一直巧言令色,蛊惑着朕,朕心里如何不清楚,可....可....就是架不住他们在耳旁引诱,其实朕心里也苦啊。”

白慕秋离了座位,起身拜道:“奴婢有罪,闭关四年却是未为陛下分忧半毫,愧对陛下的信任了。”

赵吉连忙将他扶起,“以后小宁子无须再朕面前自称奴婢,在朕眼里,小宁子不是那些奴才可以比的。”说着,他拍拍手,叫人端过一件东西。

揭开黄绸,托盘内,放着一张圣旨。赵吉将它取过,递给白慕秋,示意他看看。

白慕秋展开圣旨,上面一个字都没有,只是右下角却是已经加盖了玉玺印。他骇然看了一眼,一时间脑子没转过弯来,不明就理的看向眼前的天下第一人。

“是不是很奇怪上面没字?”

赵吉两颊通红,酒气熏熏道:“上面要写什么,小宁子,你自己看着办,莫要辜负了朕的信任。”

“臣!”

白慕秋心里微微也有些感动,大声高喝:“谢过陛下信任。微臣愿做陛下耳目,监察百官,如有犯上,定斩不饶。”

“好好,小宁子!朕等着你!如今朕啊,那是眼不明,耳不清。你回来了,朕就可高枕无忧了。”

赵吉高兴的走上两步,却是歪歪斜斜,撑着桌子,断断续续道:“朕要让那些老东西看看,离了他们,朕还有你们,小宁子放手去干,对了,朕差点忘记,往后小宁子大可不必坐在宫里,朕已经把当年濮王的那座王府赐予你了,有空去看看。”

白慕秋拱手道:“微臣先谢过陛下,官家如要做那气吞万里如虎,微臣当然愿意做那俯瞰山河之鹰。”

可是,他说的话,那人却是没有听到,而是伏在桌上,呼呼大睡了过去。白慕秋一摆长袖,冷声道:“扶陛下回去休息。”

角落里连忙跑来数名内侍,搀扶着醉醺醺的皇帝匆忙往寝殿龙榻过去。

白慕秋出了宫门,脸色从恭敬一下变的冷漠,如今他长高了不少,俯视着一旁等候的海大富,对他道:“你的伤势如何?”

“回公公的话,奴婢恐怕一两月是动不得内力了。”海大富小心跟在身后苦笑道:“当日若不是有公公赠穿的软猬甲,估摸着那一掌,奴婢恐怕此时已死透多时。”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