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0797】,本源灵使(2 / 2)

加入书签

街上的行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或小声,也或高声的谈论着,直到对方彻底消失在街道尽头,没人怜悯和同情。

行走了很长,也不知道多长,惜福实在又累又饿,在一条人少的街巷坐了下来,背后靠在墙上的老人气息尚存,只是越来越弱了。惜福哭了,豆大的泪珠顺脸颊滚落,变的浑浊,紧接着‘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紧紧抱着老人的身子,哭的很伤心。

“爹娘不见了......相公也不见了......爷爷你不要睡啊...惜福不知道大夫是什么啊.....这里好多的人,惜福一个人好害怕的。”哭声持续着,在巷口许久都无法停息。

此时,街口走来一个男子,他看了看痛哭的女子,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老人,紧接着又走到巷口朝外看了看,这才反身回到惜福身边。

“这位姑娘,这是你爷爷吗?”男子问道。

惜福见有人冲她说话,眼里带着戒备,身子不由往后缩了缩,想了会儿,还是回答:“是....是我爷爷...我们来找相公....可....他睡着了....怎么都叫不醒...有人叫我找大夫....可...可惜福不知道是什么大夫。”

那男子疑惑的盯着她看,不知道打了什么名堂,“我知道有个地方,那里有好多男人,说不定你相公就那里,找到相公,就有钱找大夫给你爷爷看病了。”

不容她多想,那男子就要去牵惜福的手,不过看到浑身的污秽,那男的又缩了回去,干脆道:“像救你爷爷,就跟我去找相公,然后再找大夫。去不去?”

惜福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放心看地上的老人,“爷爷睡着了...不能一个人睡在这里....会着凉的。”

“放心,没事的。”那男子显然耐心很好,缓和的语气说道:“我们很快就回来,真的很快,而且还有新衣服穿,新鞋子。”

“不要你新衣服....新鞋子...”惜福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一只污秽的鞋子,勉强能看出上面的红色,“这是.....相公给我买的....都舍不得穿。”

随即,她停了下来,“可是....我找不到他。”

“所以,你跟我走,我帮你找!”

临了,男子又保证道:“然后我们就很快回来!”

“真..的吗?”惜福傻傻的问。

男子拍拍胸脯,“俺牛二,可是有名的说话算数的,一口唾沫一根钉。”

“好...好....我跟你去。”

惜福又蹲下对老人道:“爷爷,你在这里等惜福回来....惜福给你找大夫治病....你就会醒过来.....又可以看到惜福了。”

两人随后走了,女子边走,不舍的回头看,却又被男子催促赶紧走。

......

天逐渐有点阴了,就在街道尽头,发出金锣声,行人匆匆回避。

一队人马,皂衣铁甲,腰间挎刀行进过来,中间一顶四人大轿,走到街道一半时,忽然停住,轿里的人掀开帘子,露出一张白胖无须的脸,他皱着眉,招来一名随行,“附近有腐烂的味道,去找找。”

随行应下,连忙带着几个人开始在四周查探,没多久就匆匆回来,还抬着一名老人,老人的一只腿上,膝盖以下的部分有了腐败的痕迹。

海大富下了轿,白绢捂着鼻子,冷眼了下地上的人,正要挥挥手让人打发了。

刚一转身,顿时一僵,白绢掉在地上。

失态的叫了一声:“喂哟,快快放上轿子里,马上给洒家找最好的大夫,快去!”

手下的人,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可手里却不慢,连忙将老人抬上轿子,朝最近的医馆过去,海大富上了一匹马,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变的更加失态。

连忙对手下说:“立刻,用最紧急的讯号,通知所有人,放下手里的事情,全力找一个有痴傻的女子,尽全力知道吗?不然洒家可保不住你们闹袋!”

命令一下,所有缇骑四散出击,朝不同的街道跑去。

海大富着急的原地一跺脚,“怎么这个时候来啊,这下可为难死洒家了,如今汴梁城正是混乱的时候,可千万别出事啊,不然督主一定会杀了洒家。”

ps:先发一章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