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0304】,入骨的熟悉(1 / 2)

加入书签

许明哲的脸色越来越黑,就连坐在他身边,一向以沉稳冷静而著称的大长老苏沉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弱者,所以处然是看得很清楚,那把琵琶钥匙吸入鲜血后,琴身上居然出现了血色的纹路。

而这一幕,自然也同样的被戴皮皮收入到了眼中,可是他的脸上却并没有丝毫的惊诧之色,很明显对于这姨切,他早就知道的。

只是很快的便有为那些伤了手指的学生,处理伤口的老师走了过来,附在许明哲和苏沉两个人的耳边低低了说了几句什么,听了这话,许明哲与苏沉两个人的脸色可是越发的难看了。

那些学员手指上的伤居然无法进行止血。

甚至用上了天星学院最好的止血药都不管用。

而这个时候青石台上还有五名学生没有试弹这把琵琶钥匙。

眼看着又一名学生走到了琵琶钥匙前,许明哲腾地站了起来:“不用继续了,我们天星学院”

他是很重视天星学院的名声,可是他也同样重视天星学院的学生。

如果一定要他在天星学院的名声与学生两者中进行选择的话,毫无疑问他会选择学生。

还记得当年洪天波院长离开的时候,曾经对他说过,无论什么时候,天星学院都是要以学生为本的。

这句话他一直谨记于心,而且他在学院的事情上也从来都没有违背过洪天波院长的这句话。

可是这一刻,认输两个字,就在他的舌尖逡巡着,这一刻这两个字居然是无比的沉重,他竟然无法痛快地吐出来。

“不,许院长,我要试试看”青石台上的那个少年却是一脸坚定地道。

“是的,许院长,我们还都没有尝试呢”其他四个学员也是齐齐地开口道。

许明哲的声音有些哑涩难言:“不,不,不用了”

“许院长,我们天星学院没有未战便言败的学生”陈松大吼一声,然后将手指按在了琴弦之上,果不其然,他的手指也被割伤了,鲜血令得琵琶钥匙的琴身之上越发的鲜红了起来。

而接下来又是一个,两个,三个被割伤了手指。

而此时此刻那琵琶钥匙之上的红色已经浓郁成了鲜红色,甚至还带着一丝丝血腥之味。

就在最后一名天星学院的学生即将走过去的时候,一声长啼自众人的头顶上响了起来:“唳”

巨大的鸟影子自天空中投射下来,众人不约而同地全都抬头看去,却是看到了一只硕大的红色苍鹰正瞪着一双锐利的鹰眸向着地面降落下来。

“咦,不是说天星城内禁飞行灵兽载人的吗”戴皮皮看向许明哲声调很是有些古怪地道。

许明哲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苏沉,然后沉声喝问:“来者何人,难道不知道天星城内是禁止有飞行灵兽载人飞过的吗,还请阁下收回你的飞行灵兽。”

百里落嫣站在大红的背上,目光却定格在了那把琵琶钥匙上,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袭上心头。

“怎么了落嫣”即墨青篱也感觉到怀里的少女有些不对。

“篱,那把琵琶在叫我”百里落嫣说着抬手一指那青石台上的血色琵琶。

而随着少女的一指,谁都没有想到那把琵琶居然直接飞了起来,向着百里落嫣飞了过来。

“不好”戴皮皮的脸色终于变了,他的反应速度极快,立马抬手便向着百里落嫣轰出一只凝实的灵力拳影。

即墨青篱冷哼一声,可是还不待他有所动作呢,洪天波却是一声沉喝,然后衣袖一甩,于是那只灵力拳影便直接化为了虚无。

而这个时候百里落嫣却是已经身形一动跃下了大红的背上,素手一扬便将血色琵琶接在了手中,琵琶一入手,一股奇异的心灵相连的感觉便涌上了心头。

这是一种熟悉到骨子里的感觉,似乎这把血色琵琶本来就是属于她一般。

少女轻笑,手指在那琴弦上轻轻一拔,于是一串流畅的乐声便自少女的指尖流泻而出:

“世事谁人自料

一曲清歌把酒问今朝

爱恨没人知晓

痴情被谁辜负了

世间几多煎熬

笑指青天有谁会明了

是非恩怨怎样

富贵水中丢掉了

最是东风骄傲

惹得桃李缤纷人言笑

最是青春年少

花飞花落几人看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