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酒醉的人(1 / 2)

加入书签

“您看出来他是怎么了吗?”斯勒德盯着安德鲁斯卡问道。因为安德鲁斯卡已经对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库巴斯检查了好久,只是越到后来眉头皱的越紧,但是他越不说话,斯勒德这心里就越没底。

安德鲁斯卡摇了摇头,他实在是看不出来库巴斯昏迷的原因。呼吸正常,心跳正常,就连他用自己的感应去感受库巴斯的灵魂,也是好好的在身体内,但就是不睁眼。

见到安德路卡斯摇头,斯勒德心里也开始更加慌乱。如果说连安德路卡斯都看不出来问题,那可能真的要等教皇回来了。可是这个哪里说得准,他记得有一次,福莱希斯曼消失了整整一个多月。如果真是遇到这种情况,那库巴斯岂不是要在床上躺一个月,他的时间本来就很紧张。

斯勒德一股坐在了椅子上,他现在不光是库巴斯这突发的事件让他很头疼,家族那边的事情也是到了很关键的时刻。因为陈小曼已经被他们扣了很长时间了。他知道陈小曼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曼德毕竟还是有很大影响力的,最近就有不少跟曼德有关联的其他家族开始对他们家族施压,虽然说这些压力不能给罗斯费勒德家族造成多么致命的伤害,但是随着时间的拖延,他们家族的声誉必定受到影响。

还有就是宫安国的那个宫门,虽然斯勒德对它不是很了解,但是他知道,在中国这个强大的国家里,还能有这样的存在,肯定不简单。即使他们家族跟一些国家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那毕竟是小国家。对于中国这个庞然大物,他们家族还这不敢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即使上次库巴斯去中国查那件事情,也是很低调,而且最后也是无功而返。

“难道是冲着她来的?”正在思索的斯勒德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疑问。最近也只有陈小曼的事情才是他们的重点,预想中的那个画家直到现在并没有出现。这跟原来的计划可是有相当大的出入,一开始他们家族分析,陈小曼是认识这个画家的,所以才故意让宫安国传递消息,以引诱那个画家出现,否则以他们家族的安保措施,宫安国怎么可能传达出去信息。

只是让斯勒德意外的是,要等的人还没来,自己的儿子就先这样子,难道这真的是巧合还是那边已经过来人了,而库巴斯正是被过来的人给弄成这样子。斯勒德越想越心惊,如果过来救陈小曼的是这种存在,那还真不好办了。

“斯勒德先生!斯勒德先生?”安德鲁斯卡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库巴斯,甚至把他的眼皮都翻开看了看,依然看不出什么所以然,于是便扭头冲着斯勒德喊了一句,看到斯勒德没有反应,于是又提高嗓门叫了一声。

“啊?奥!您……您喊我?”的确刚才斯勒德的心思没有在这里,安德鲁斯卡最后的一嗓子倒是给他吓了一跳。

“我觉着库巴斯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就是睡着的样子,不行的话,你再等等!我就先回去!”

安德鲁斯卡给出这样的答案也是没有办法,看到库巴斯的样子,他突然想起来福莱希斯曼让他照顾的那个路西菲尔。心中总有种隐隐的不安,现在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好长时间了,天都快亮了,是应该回去看看。

“那……那……那我让司机送您!”斯勒德知道安德鲁斯卡是个很有个性的老头,自己认准的事情别人很难改变,也只能按他的要求做。

就在安德鲁斯卡刚要起身的时候,一个保镖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他看了看安德鲁斯卡,便俯下身子在斯勒德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什么?也是到现在没有动静!”

斯勒德皱着眉头问道,刚才这名保安告诉他,昨天跟欧阳靖楠来的那个男子到现在还趴在床上一动未动。本来这不是什么大事,喝多了睡着了也无可厚非,可是即使喝得再多,翻个身总是要的吧。

斯勒德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一开始他还怀疑自己的儿子跟这个人是不是有关系。可是他现在已经知道,那个人昨天下午直到现在就那样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这可很不正常。难道这是个圈套,万一这个人在自己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又是欧阳家族的人。

这一连串的事情让斯勒德怀疑其中肯定有蹊跷。

“那个欧阳靖楠呢?”斯勒德突然问了一句,既然是她带进来的,那肯定跟她有关系。

“她?哦!她倒是没什么异常,昨晚就睡着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